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真的歡迎牠嗎?

2016/10/12 — 15:16

《不歡迎大象》封面

《不歡迎大象》封面

【文:鄺穎萱】

從前,有個男孩飼養了一頭小象,他跟別人一樣視小象作寵物。有天他帶着小象參加寵物派對,卻在派對門口發現一張告示寫着 「Strictly No Elephants」,男孩沒有因為小象被拒而選擇自己加入派對行列,反之,他決定跟這位「朋友」到公園逛逛,而小象也因為男孩,勇敢地走上原本不敢走的人行道,一人一象就向公園邁進。在公園裡,他們遇上一位養臭鼬的女孩,原來她也是被拒於寵物派對門外,兩人決定自己辦一場寵物派對。最後,他們揀選在樹屋舉辦了一個「歡迎所有人」的派對,飼養各種各樣奇怪寵物的人和動物都來了,甚至連當初拒他倆於門外的女孩都在樹屋外面探頭觀望。

表面上,這是個簡單的友情故事,男孩與小象互相扶持,故事裡頭不斷重複「朋友就是要這樣啊!」的字句,道出朋友之間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相濡以沫的感情,而男孩與小象的友誼在「被排拒」的當下更加彰顯。這個故事是在情義以外, 其實同時在說明一個「歡迎」的道理,讓我們從新考量「歡迎」的定義。

廣告

先從字面意義來說,當餐廳侍者說「歡迎光臨」時,這是歡迎誰呢?每當我們到異國旅遊,入境大廳總是寫着「歡迎來到XX國」,這究竟又是歡迎誰呢?是歡迎「任何人」嗎?食肆歡迎的其實是具消費能力的顧客,甚至是身光頸靚的客人;而入境大堂歡迎的是持合法入境證件的人。故事的主人翁以為「大家都可以參加」的寵物派對,事實上也只歡迎主辦者心有所屬特定的寵物。

所以當我們說「歡迎」,好客(hospitality)內裡隱含着某種條件。即是說,所謂歡迎,同時附帶「不歡迎」的條件。邏輯上,歡迎某些人,自然無可避免地暗示着拒絕某些人。換句話說,餐廳是「不歡迎沒錢的人」或入境大廳寫着「謝絕沒有簽證的人」。「不歡迎大象」這個告示只是寫出「歡迎」中附帶排斥的潛規則。若能把歡迎與不歡迎視為一體的兩面,「歡迎」及「不歡迎」就是相對的。

廣告

最後的「All are welcome」當然是完美結局,即便做得到,一切都是發生在樹屋裡,這不其然產生另外一個議題,樹屋是以圍牆圍起來的一個空間,那樹屋以外的地方,又會是一個怎樣的光景?

在這繪本裡面,有個叫人不為意的鏡頭,就是作者安插了那位原本排拒男孩的小女孩先在樹屋外探頭張望。男孩沒有因自己曾被拒而拒絕小女孩,她亦嘗試走上樹屋,或許這就是兩人對話的開始。

就邏輯而言,「絕對的歡迎」不是一個目標,而是一個思考和實踐的過程,讓我們看到歡迎背後的意義與(不)可能。

我們經常說生活離不開政治,如果我們將《不歡迎大象》這個故事引申到今日的選舉制度,不難看到所謂合資格的公民都有平等的權利成為候選人,並在平等的環境和機制下角逐 ,大家都有選舉權及被選舉權的說法,與現實是存在矛盾,否則某些人被拒參選又是一回甚麼事呢?■

 

原刊於讀書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