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睽違三年 充滿紀念性的回歸派對 專訪南瓜妮歌迷俱樂部

2015/4/30 — 13:29

南瓜妮歌迷俱樂部團員左起:吉他手李孝祖、鼓手林一根、BASS 手弘禮、主唱柯家洋、吉他手小青蛙。

南瓜妮歌迷俱樂部團員左起:吉他手李孝祖、鼓手林一根、BASS 手弘禮、主唱柯家洋、吉他手小青蛙。

【文:JohnnyWen】

推開門,踏入充滿咖啡香氣的小空間,這裡是剛開幕不到一個月的「好意思 Café」,也是今天專訪主角─南瓜妮歌迷俱樂部(以下簡稱南瓜妮)的大本營。在等待團員到齊前,我一眼就認出那位帶著墨鏡、坐在桌前塗塗寫寫的大男孩是主唱柯家洋,可能是沉默不語、也可能是墨鏡營造出來的冷酷氣質,總覺得有些難以接近的距離感。不過顯然是我多想了,訪問開始後,他把墨鏡摘下,帶著微笑親切地打招呼:「你好,我們是南瓜妮歌迷俱樂部。」

南瓜妮歌迷俱樂部團員左起:吉他手李孝祖、鼓手林一根、BASS 手弘禮、主唱柯家洋、吉他手小青蛙。
歷經團員們陸續當兵的三年時光,南瓜妮終於全員到齊,正式宣告回歸,並展開充滿紀念性的巡演「銀河派對」。到底這些年他們在做些什麼?暫離的人與留下的人,在心境上又有哪些變化與成長呢?

廣告

「我們從來沒想過有人會離開或解散耶!」

服兵役對樂團而言,是一把殺人不見血的無形刃,多少人信誓旦旦吶喊著:「音樂是我的生命,當個兵而已,一年就出來了不算什麼。」但退伍後,工作的工作、結婚的結婚,人生規劃中任何一個項目都比玩音樂重要,無可厚非,徒留下痴痴等待著的團員們,繼續寫下樂團悲歌,朝音樂之路熱血邁進。

廣告

然而,解散危機彷彿從來沒有出現在南瓜妮對未來的擔憂中,「可能大家反應比較慢吧!」主唱柯家洋笑著回答:「其實也沒有什麼堅不堅持,我們從來沒有擔心過是否會解散,應該說,根本沒空想這種事。」除了柯家洋和吉他手小青蛙入伍的那年樂團暫時停擺,其他時間南瓜妮依然持續著自己的走唱創作生涯,在缺了手、少了腳的漫長時光中並沒有停止寫歌,表演也以找人代打的形式進行著。像是去年一根當兵時,便找來好友「Trash」樂團鼓手金魁剛代打,共同完成單曲〈海王星〉,更參加了2014簡單生活節、原聲音樂節、中國(上海、杭州等)巡演、高雄夢時代跨年活動,以及文化、東華和台南應用大學等多場校園演出。

三年,反而讓南瓜妮累積了更加充足的能量,就像魯夫一行人相約在夏波帝諸島集合般,沒有人失約,甚至每個人都更強大了。

終於全員到齊,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當然是做專輯啊!」所有團員異口同聲說道。在去年(2014)年底發行的限量手工單曲《海王星》迅速完售,不只讓團員們備受鼓舞,更加深了今年一定要發行新專輯的堅定信念。

「最想做的還是專輯,不過在專輯完成後,我希望大家可以分別嘗試一些不同的 project,像是跟不同音樂人合作、做些跟南瓜妮不一樣的音樂,我覺得會很有趣!」柯家洋表示,像自己就蠻想跟小青蛙一起弄些比較電的、實驗性高的音樂,其他團員也分別有自己擅長或喜愛的樂風。

述說回憶篇章的新單曲《海王星》

「這首歌敘述著一段關於回憶的故事。占星學上,海王星是雙魚座的守護星,在記憶銀河裡滿載著或好或壞的碎屑,如果我們選擇拾起的小事都是美好的,就有力氣在這不堪的世界繼續往前走,用力地走。」南瓜妮的音樂總是營造出一種抑鬱又令人沉醉的矛盾氛圍,歌詞渲染力十足,由主唱迷離而深刻的嗓音詮釋,引領聽眾進入歌曲所希望傳遞的情緒中。

聊到創作方式,身為創作核心的主唱柯家洋表示,通常是自己和小青蛙會先 jam 出一段旋律,將歌詞填入,團員們再於練團室裡一起編曲。「海王星也差不多是用這種方式完成的。在回家的路上,腦中忽然浮現出畫面,與當時心情和一些想像結合,於是回到家後,歌詞也寫好了!」

音樂是抽象的,要如何表達一首歌想傳遞的意念呢?其實並不容易。不過,南瓜妮有他們相處多年所培養出來的獨特默契。

「他(柯家洋)常常丟給我們一些形容詞,或是像電影場景那樣描述畫面的感覺,然後我們就依照這些提示來編曲。」

「在紐約街頭的暗巷中、路燈很昏暗、孤獨感……」柯家洋現場示範。

「像這樣丟出零碎的詞句,然後我想像一下,就大概知道哪一顆效果器要轉到哪個刻度。其實,每個人捕捉到的想像都不太一樣,不過這也是共同創作有趣的地方!」吉他手李孝祖笑著回答。

《海王星》單曲手工製作中。

《海王星》單曲手工製作中。

「創作最容易卡關的部分,大多在於想出第一段樂句、寫下第一句歌詞之前,以及完成了 80%,卻始終距離自己滿意的結果還差那幾步路、無法走完的過程。」柯家洋在自己的筆記本上隨手畫了示意圖。等待靈感降臨是煎熬的,更不用說將那模糊的、零散的概念組合成有邏輯的歌曲文字,然而,這些都比不上完成前的瓶頸。

「一首歌做到後面會覺得,應該差不多可以表演了吧?不過實際上自己心裡知道,這還不是最完整的程度。通常此時 BASS 手弘禮就會直截了當地把大家的心聲說出來。」

「對,我都會直接說『這樣還不行吧?』然後大家就會默默地認同,再繼續花時間磨下去。」

採訪過程可以感受到團員們的感情很好,講話和吐槽都非常直接。

採訪過程可以感受到團員們的感情很好,講話和吐槽都非常直接。

《海王星》是在鼓手一根當兵期間完成的,和以往的歌曲相比,團員們都感受到明確的進步與改變。

小青蛙:「兩把吉他對話的比重增加很多,以前沒有這樣的嘗試,算是一種新的突破。」

孝祖:「沒有破綻的成分變多了。我們不敢說完全沒有,但是像之前的歌,有些地方會有小瑕疵,不和諧音、或 grooving 沒有在一起之類的;海王星這首歌幾乎沒有我們自己覺得不太完善卻無力改變的部分。」

弘禮:「我覺得表演時的心靈連結率從七成增加到九成。」現場所有人大笑,應該是覺得「心靈連結率」這個詞很酷!「演出時大家不是會有所互動、互相配合嗎?就是那種一體感,有點難形容。比起自己把自己的東西彈好,我覺得『大家在一起』的時間增加了。」

以吐槽代替爭吵,團員感情絕佳

成團超過五年的南瓜妮,團員間彼此熟識的歲月更長,令人好奇到底大家感情好不好呢?還是只有在練團表演時相處而已?我們特別準備了幾個小問題,來看看團員們在舞台下的一面。

誰最常遲到?

所有人異口同聲回答:「林一根!」

鼓手一根解釋:「因為我家住(汐止)很遠啊!而且搭公車容易塞車……」

「你遲到跟你家距離絕對沒有關係。之前有幾次練團,你最後 10 分鐘才到是因為?」

「呃、因為忘記……」

由於南瓜妮有個團規是「遲到的人要付練團費」,因此儘管只參與 10 分鐘根本練不到什麼,一根依然付了練團費以示負責,此行為算是值得嘉許。

誰和誰私底下交情最好?

「大家感情都不錯耶~沒有誰和誰特別好,我們比較會因為不同事情而約不同人。」

家洋開玩笑說道:「除了李孝祖。大家都跟他不好,因為他不喜歡跟我們出來。」團員們紛紛表示,大家常常一起做的事情就是排擠李孝祖(笑)。

「那是因為你們都約喝酒!我又不喝酒。」為自己平反的孝祖再次被爆料,某次表演完喝醉差點騷擾速食店店員,還逼團員在山坡上走很多路。

(編輯語錄:在團體中,通常調侃就是愛的表現,所以孝祖你就認命地擔任這個角色吧!)

吵架的時候,大多是由誰擔任和事佬?

「……我們其實很少吵架,比較多是在音樂上的爭執,沒有大吵過。」家洋表示,如果爭執太久沒有結果時,團長小青蛙會跳出來下個結論,因此也有「本團的包公」之稱。

常常擔任協調角色的小青蛙,總是把事情處理地很和諧,雖然有時心裡可能產生與其他人不同想法,卻也會適時退讓。那麼,這個團裡誰最難搞呢?

孝祖:「其實每個人有不同難搞的點,大家意見都很多,只是會選擇要不要說出來。」

誰的異性緣最好?

原本以為這題很好回答,沒想到團員們討論很久卻沒有定論,最後只好投票,由主唱家洋獲得兩票勝出。

家洋:「其實我覺得是一根,他平常雖然不太理人,但是靠近他的人就會覺得這個人很可愛。

那誰最會把妹呢?

家洋:「李孝祖!他是那種喜歡在私底下偷偷認識很多人的人。(孝祖大喊:我哪有!)」

從訪談中可以感受到,團員之間感情絕佳,大家吐槽歸吐槽,認真的時候也會幫對方說話;互相稱呼本名的感覺也很親切,就像相處很久的鄰居或同學一般,彼此間沒有隔閡。

全員到齊!2015 春季巡演「銀河派對」

「銀河派對」之名起源於《海王星》的最後一句歌詞:「閉上眼,回憶碎成一地銀河。」希望能帶領大家一同回憶這幾年來的點點滴滴。其實,從鼓手一根退伍到巡迴開跑只有一週的時間,團員們表示,很多事情籌備不甚完整相當可惜,經過香港、廣州和深圳巡迴後,希望能將整個概念表達更清楚。

此趟巡迴讓南瓜妮獲益良多,最值得一提的是「誠實安可計畫」。

「現在很多演出結束會為了安可而安可,喊這兩個字彷彿變成了一種形式,樂團也會事先練好安可曲。這次我們決定不特別做準備,見機行事,結果現場真的有人喊,而且不是形式上喊喊那種、聽得出來是真心的!」柯家洋形容當時的情景,非常熱情激動而混亂的,完全沒有討論好要下什麼歌,僅憑著彼此的默契演奏完兩首很久沒練團的歌〈南瓜妮歌迷俱樂部〉和〈第四人稱〉。

「銀河派對」深圳站,攝於 B10 現場。

「銀河派對」深圳站,攝於 B10 現場。

「銀河派對」香港站,攝於 Hidden Agenda 現場。

「銀河派對」香港站,攝於 Hidden Agenda 現場。

 

 

原刊於Blow吹音樂

Blow吹音樂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