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矢崎印象(之三)

2018/4/10 — 17:44

《午後微風》是矢崎的第一部劇情長片,十六米厘拍攝,攝於5年前(1980),那時他還在東京大學唸書,機器和燈光都是用學校的,但也花了250萬日圓(約港幣7萬多元——按:當年對率計算),拍攝時間長達7個多月,中間邊拍邊停,錢用光了就再借。矢崎這次回去日本後便會著手拍攝他的第二部作品。我問他哪裡來的資金。他說朋友知道他很想把電影拍出來,便湊呀的湊了30萬日圓給他做製作費。

30萬當然不夠,,但他還是決定先拍,然後再想辦法,不夠再算。為了省錢,女主角就是他老婆。他說她是個8米厘電影女星,不過從前拍的都很糟糕,婚後他便不准她再拍別人的電影。他不厭其煩地把新片的故事告訴我們。

廣告

跟《午後微風》一樣,它說的也是一個不可能的愛情故事,不過今次不是同性愛,而是兄妹之愛。事有湊巧,我也在構思一個兄妹相戀的短篇小說,不同的是我故事裡的那對兄妹是孿生的(按:我的小說終究沒寫出來,矢崎的電影卻在7年後完成了!)矢崎吃力地不斷翻揭他的旅行字典,翻不到他想找的字,便拍打著字典,頻說:「爛字典!…日本…回去…英語…我一定學。…下次,香港來…跟你說英語!」我問他日本年輕導演中最喜歡那幾個?他答是長崎俊一(也是《午後微風》的編劇,作品有《闇打つ心臓》和《九月之冗談》)和石井聰亙(作品有《爆裂都市》和《逆噴射家族》)。他說大部分的日本導演都是坐在導演椅上拍戲的,只有長崎和石井是站著的。我問:「那矢崎監督呢?」他想了想,說:「也是站著的...但在這之前——」說著拿起啤酒一飲而盡:「然後...拍到一半...」跟住做了一個趴街的動作,引得我們大笑不已。

不記得說到那裡時,他突然大叫了一聲:「哎呀!」然後不斷追問:「What mean——哎呀?」原來那是英國影評人湯尼雷恩(Tony Rayns)在愛丁堡教他說的。翻譯小姐用日語告訴他這是種增強語氣的說法。不料他聽了竟再大叫:「哎呀!屌你老母——what mean?」

廣告

 

(之三)

作者 facebook

作者按:本文圖片 Capture by David Cha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