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短篇見視野 語言的試煉 — 香港文學季書評比賽極短篇組評審紀錄

2015/9/8 — 20:37

文學季設立400字的極短篇書評比賽,邀請學者兼作家謝曉虹教授女士、評論人兼詩人鄭政恒先生、作家兼編輯兼出版人袁兆昌先生三位作為評審。比賽原意乃是鼓勵人們多寫書評,特別鼓勵現時報章不會容納的篇幅,配合時代與科技的轉變,尋找新的書寫形式。想像中400字的形態,會比較接近facebook status或報章專欄的形態。因為預想書寫形態很多,或會出現優秀作品之間未必可以分出高下的狀況,於是不分冠亞季,只給予三篇得獎作品定額1000元的獎金。整個比賽共收稿44篇,尚算踴躍,評審認為水準參差。

謝曉虹重視書評作品能否提供進入被評作品的語境,歷來的書、作家作品這麼多,應提供語境讓讀者進入,例如說明七十年代的書為何現在要讀。就算是評新書,也可以與作者前作相比,有論點的延續或者推翻。她認為短篇書評也應該要有焦點,400字足以完成一個重要的論點,不應太籠統、重複陳腔濫調,就算是網路作品,也可以有個人獨特的論點。她亦重視,(假設對像是一般讀者)看完書評後,會不會想去看那本書?短篇書評也要讓讀者知道如何去讀那本書。評論者之出色,是須知道自己作為批評者的位置何在。

鄭政恒稱,不應誤解400字的短篇就是印象式批評,他著重書評作品是否有宏觀的視野,若能夠對了解作家然後再寫的話,對作家、作品有貫穿的意象批評,那幾篇參賽作品會較值得肯定。幾百字的文章也有潛質變成幾千字,只有一兩個觀感的比較失望,鄭傾向肯定宏觀,有穿透力的評論。他也從書背文宣的角度去考慮參賽作品:書背的說明文字不一定能是消費性質,而是可以有概括力和尖銳的。他認為書評是大量閱讀之下的提煉,提煉純度便決定書評的質素。

廣告

袁兆昌稱,他對於參賽作品的想像是FB STATUS的寫法,寫得很快,本身對作家或作品已有透徹的閱讀。這些作品像是練習,擬想一種新的體裁。他發現不少作品沒有想在400字以內作試驗,他感到失望,認為應有意識突破日常閱讀去作實驗。他強調形式實驗的意識,甚至對以POINT FORM寫就的作品有興趣。

由評審的意見看來,平日臉書上STATUS的評論不見得提供語境,也常見就一兩個POINT散漫發揮、傾向籠統;這在網絡上一個孤立的STATUS來看,是沒有問題的,也可能有很多LIKE,但進入比賽的比較語境,便顯得人云亦云。

廣告

評審注意到有好多篇參賽作品是黃碧雲《烈佬傳》的評論,很可能出現《烈佬傳》鬥《烈佬傳》狀況:評審經考慮後,結論是只看書評本身,而不理被評論的對象是否重複。三位評審之間對作品的看法和要求並不統一,因此接下來的討論流程需要磨合。

流程是,評審先提供自己所挑選的獲獎及推薦作品(三至五篇);再集中討論有被重複選出的作品;再設一輪遺珠之拉票,評審可以就自己很喜歡但未受注意的作品拉票(出現不少零散討論);此輪討論後,設投票,評審在各篇中選三篇投票評分,最高分的一篇3分,次者一篇2分,一篇1分。最後得出三篇不分先後的獲獎作品。過程糊名。以下為個別突出作品之討論。

 

【不從「烈佬」看《烈佬》】(評 黃碧雲︰《烈佬傳》)

此篇在第一輪已得到三位評審一致注意。

鄭政恒認為此篇在各《烈佬傳》書評中最為突出,在人物書寫以外另闢蹊徑,注目於時間與地點,別有發現,且清楚點出個人的閱讀角度。

謝曉虹認為此篇能突出其評論角度之獨特處,具有與其他評論對話的意識。

袁兆昌認為,有些句構具詩化傾向,讀後難忘。

在最後階段,此文獲得之分數為鄭3分,袁2分,謝2分,評為獲獎。

 

【行路•難】(評 黃碧雲︰《烈佬傳》)

此文在遺珠環節受到謝曉虹力推。謝認為此文語言尖銳奪目,可能也有虛招,但它有和黃其它作品比較,不那麼一板一眼。其它突出的作品感覺都很中文系,但此文不是以學院方法寫,看完書評後,會想去看那本書。謝之游說打動袁兆昌。

袁兆昌同意,評黃碧雲的文章中,以這篇最吸引,活潑的語感正是極短篇所需。

經討論後,鄭政恒表示,以遊子角度看《烈佬傳》,文辭華茂,卻貼合原著,下筆情理兼具。

在最後階段,此文獲得之分數為袁3分,謝3分評為獲獎。

 

【那邊的太陽是深黑色的──淺談《狼狽》的光意象】(評 文於天︰《狼狽》)

兩位評審均注意到此文,認為此文四平八穩,論點清晰。鄭政恒認為作者抓緊光意象,留下討論空間,牽引顧城更是奇峰突出,留下幾許伏筆。謝曉虹注意到,文章以日前大熱的「裙子的顏色」為切入點,捉住「光」的主題,不單評論焦點突出,並試圖與大眾對話,只是這類文章很難做書背,明顯是面向網絡推廣。袁兆昌則認為,文章稱文於天的詩集有「兩大主線」,以「主線」論詩集,不是很準確。

在最後階段,此文獲得之分數為鄭2分,謝1分,評為獲獎。

 

019︰【兩個胡燕青】(評 胡燕青︰《好心人》)

鄭政恒在遺珠環節力推此篇。書評將作家與作品一併討論,相當險,卻能化險為夷,觀照人性的兩面,且與作品相扣。

謝曉虹認為,這篇其實也有自己的論點,但「個人不是很接受『人性』這種標準」,可以寫得旁敲側擊一點。

 

【何妨吟嘯——讀廖偉棠《八尺雪意》】(評 廖偉棠︰《八尺雪意》)

兩位評審留意到此文,均表示好看,可以強烈推薦,但因為文章超字,不予授獎。鄭政恒表示,文章好看,但無具體內容和論點。謝曉虹表示,文章語言詩化,可能是虛招,懷疑一般大眾能否進入。袁兆昌回應,詩化語言儘管可能意義晦澀,但如果做到「型」,也能接觸到大眾。

 

【社會如何改變一本小說】(評 鍾玲玲︰《愛蓮說》)

在遺珠環節,本文被提出來討論。謝曉虹認為此文以社會時事歷史切入,提供了另一種觀點,有GIMMICK(噱頭);但文章迴避了書的所有細節,只講背景,並引了一句,此文不是面向文學讀者的,純粹提供一個進入點。袁兆昌表示,若想打入非文青的世界,此文可能是有效的書評。

 

(從《烈女圖》到《烈佬傳》的黃碧雲)

此文在遺珠環節被提出來討論。袁兆昌喜歡此文的形式突出,短文中都以章節分類,認為很易進入;他覺得這是標準文青書寫,看完書之後再參加黃碧雲的灣仔活動,把活動都寫進去。謝曉虹認為形式有可鼓勵之處,但還表達差一點,文字須要更簡潔有力。

在最後階段,此文獲得之分數為袁1分。

 

〈浮城的承載與延續〉(評 韓麗珠︰《離心帶》)

此文在遺珠環節被提出來討論。謝曉虹一度懷疑此文有做「詞典」的野心,但也許只是筆記。以POINT FORM形式去寫,短句的話,文字就要很好。此文文筆仍有待磨煉。

 

(評 韓麗珠、謝曉虹︰《雙城辭典》)

此文在遺珠環節被提出來討論。袁兆昌注意到此文將書中文題鑲入文中,是有難度,有心思,「我對形式突出的文章情有獨鍾。」

討論過程形勢變化不小,評審在討論後進行投票。在最後階段,【兩個胡燕青】(評 胡燕青︰《好心人》)獲得鄭1分,(從《烈女圖》到《烈佬傳》的黃碧雲)獲得袁1分。至於三篇突出作品,【不從「烈佬」看《烈佬》】(評 黃碧雲︰《烈佬傳》)獲得之分數為鄭3分,袁2分,謝2分;【行路•難】(評 黃碧雲︰《烈佬傳》獲得之分數為袁3分,謝3分;【那邊的太陽是深黑色的──淺談《狼狽》的光意象】(評 文於天︰《狼狽》)此文獲得之分數為鄭2分,謝1分;此三文評為獲獎。

 

* * *

附:各篇討論文章作者名表列,香港文學生活館將尋求園地發表各參賽作品中的優秀之作。

[獲獎] 黎國威【不從「烈佬」看《烈佬》】(評 黃碧雲︰《烈佬傳》)

[獲獎] 謝雨馨【行路•難】(評 黃碧雲︰《烈佬傳》)

[獲獎] 徐焯賢【那邊的太陽是深黑色的──淺談《狼狽》的光意象】(評 文於天︰《狼狽》)

 

阮文略【何妨吟嘯 —— 讀廖偉棠《八尺雪意》】(評 廖偉棠︰《八尺雪意》)

陳律銘【兩個胡燕青】(評 胡燕青︰《好心人》)

麥志榮【社會如何改變一本小說】(評 鍾玲玲︰《愛蓮說》)

謝海勤【浮城的承載與延續】(評 韓麗珠︰《離心帶》)

黃依豪(評 韓麗珠、謝曉虹︰《雙城辭典》)

巫燕妮(從《烈女圖》到《烈佬傳》的黃碧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