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石黑一雄的巨人・奧林匹克大白象

2015/3/7 — 18:55

Circus Maximus: The Economic Gamble Behind Hosting the Olympics and the World Cup (2015.1)

作者:Andrew Zimbalist/想讀:姚崢嶸

每隔幾年,特區政府就身痕,要申請主辦國際運動會。每隔幾年,我就會寫文章,指出這類形像工程之勞民傷財。論點早已重重覆覆,但論據則是越來越多,越來越一面倒。

以下是我2010年以另一身份寫的文章,日後特區政府再有如此雄圖之時,歡迎讀者「剪貼」來寫反對信:

廣告

東亞運才塵埃落定,特區政府已密鑼緊鼓準備再次申辦亞運。當年香港「申亞」失敗,主事人員在鏡頭前如喪考妣之情景,仍歷歷在目。我們真的那麼「恨」辦亞運嗎?

不久將來,特區政府向市民推銷亞運,必然會提到以下幾個理由:

廣告

(一)推廣體育
體育當然值得推廣,但舉辦亞運會作用肯定有限。推廣運動重點在市民參與,而非作壁上觀。香港馬拉松和毅行者辦得有聲有色,因為每年成千上萬市民親 身參 加,大大提高香港跑步和行山風氣;對比 7 人欖球賽,雖也是國際盛事,各位讀者身邊又有多少朋友玩過欖球?香港主辦過奧運馬術賽,但之後香港人仍舊只熱衷賽馬。對筆者來說,東亞運唯一「傳奇一刻」,是特首化身小球迷現身看台 的奇景。

有說,主辦亞運會留下大批符合國際標準的運動場地,可供市民享用,這完全是一廂情願。為大型運動會建造的大都是專業和專項場地,一般市民根本沒有機會或興趣使用。有幾多北京市民可以去「鳥巢」跑步,和到「水立方」游泳?香港大部分公共室內運動場出租率極高,往往令人望門興歎,一般公園又貼滿「不准這樣那樣」告示,供大眾使用的運動場地嚴重不足。與其花幾百億買來幾個星期的亢奮,不如多建普通場地惠及普羅市民。加強培訓精英運動員,也只需動用 300 億元的一小部分。

(二)城市品牌
今年亞運在廣州舉行,請問上屆由哪城市主辦?(答案:卡塔爾的多哈。)我們仍相信舉辦亞運有助宣傳城市品牌嗎?況且,香港乃亞洲首屈一指的金融商貿中 心,何需多花 300 億再向亞洲各國宣傳?

(三)經濟效益
國際貨幣基金會 (IMF) 3 月份發表一篇題為《值得嗎? (Is it Worth It?) 》 的文章,歸納主辦大型體育賽事經濟效益的研究結論:效益成疑。較小眾的玩兒如冬季奧運會如是,最大眾化的夏季奧運會亦然,就連真正萬眾期待、亦最商業味的世界杯足球賽,也不能為主辦國帶來具體經濟效益。

首先,大型體育賽事從來與超支結下不解之緣。雅典奧運最初預算是 16 億 (美元,下同),結果以差不多 10 倍價錢結帳;北京也是預算 16 億,最終竟花了 400 億!倫敦奧運會還有兩年才舉行,成本已由原來預算 40 億增加到 190 億。

其次,就算體育賽事對經濟有刺激,作用也很短期,縱有旅客增長,盛會帶來的高旅費和擠塞,也令部分旅客卻步。筆者最近迫於無奈要往上海出差,由於世博效應,機票就比平常貴了兩三成。 特區政府最喜歡強調大型建設創造多少職位,當然也只是短期刺激。況且花上巨資興建日後無甚用途、還需繼續負擔高昂營運成本的場館,其實就是經濟學者說的「頑童打破玻璃窗有助經濟增長」悖論。 「值得嗎?」最重要的結論是,所有客觀研究,都無從證明舉辦體壇盛會可以帶來具體效益,大部分的所謂「支持論據」,俱來自需要向市民伸手要錢的主辦單位或政府。特區政府過往也在各大型項目上馬前發表效益估計,爭取民意支持,但最終種種有形無形、界內界外、直接間接、短期長期效益,皆證實是空頭支票。納稅人,甘心再上當嗎?

參考書評:
Just say no: Hosting the Olympics and the World Cup is bad for a city’s health

The Buried Giant (2015.3.3)

作者:石黑一雄 (Kazuo Ishiguro)/想讀:周達智 (tc)

The Remains of the Day 及 Never Let Me(電影《長日將盡》及《別讓我走》原著)作者石黑一雄從不重覆自已,每隔數年才有新著,今年的新作自然萬眾期待。喜歡書香的讀者留意,美國版(圖左)和英國版捧在手有完全不一樣的感覺。個人較喜歡 Faber & Faber 簡約風格,不染一塵,但美國版華麗的設計直透紙邊(留意染黑的書邊),亦令人愛不釋手。決定兩本都好好收藏,讀 Kindle 版。

任何書評都是劇透,不提供了,反正這是出版大事,書評早已看之不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