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研究日常 @流行音樂的生活思考

2018/9/14 — 19:19

我們怎樣通過聽歌的環境和心境來轉化歌曲的意義,使之再生?閱聽過程的細節是甚麼?時間和地點有甚麼決定因素?我們怎樣用音樂來處理自己的情緒問題?音樂的感染力從何而來?(作者 Facebook 圖片)

我們怎樣通過聽歌的環境和心境來轉化歌曲的意義,使之再生?閱聽過程的細節是甚麼?時間和地點有甚麼決定因素?我們怎樣用音樂來處理自己的情緒問題?音樂的感染力從何而來?(作者 Facebook 圖片)

周耀輝的研究兵分三路:歌曲、歷史、理論!在讀 Simon Frith 的文集,本來要讀 Why do Songs have Words — 點解歌曲有文字?真吸引的論題,但我卻先讀了 Music & Everyday Life,音樂與日常生活,文章很短,論述卻很多面向;music is now the soundtrack of everyday life,音樂是日常生活的聲軌,說得真好,香港常常有「樂壇已死」、「流行音樂已死」的說法,但我們仍然在聽歌,我在聽,我的學生也在聽,儘管歌單不一樣!Frith 談的是音樂的公共與私人特性,譬如說,在公共地方聽歌,可以劃分自我獨立的領土,同時又干擾或入侵了別人的區域,音樂是雙面刃,既是防禦、自衛的工具,也是冒犯和對抗的武器!Frith 說一家人聽音樂,音樂建構了家庭或家族的歷史,而我會說,一個城市一起聽歌,流行曲建構了我們的時代,每個時代都是一個空間,裝載了歌曲,銘刻的那些溫度、濕度和天氣!Frith 說音樂是人際關係的橋樑,我會再加一句:音樂也是情感(尤其是愛情)的記憶儀器,聽歌讓我們想起了人面!

結論時候,Frith 提出兩個觀點:第一,音樂作為社群溝通、身份建構的媒介,應該有更複雜的層面,例如音樂如何被創造?這裏指的不是作曲填詞人,而是閱聽者,我們怎樣通過聽歌的環境和心境來轉化歌曲的意義,使之再生?閱聽過程的細節是甚麼?時間和地點有甚麼決定因素?第二是音樂的神秘力量,最簡單的問題是我們怎樣用音樂來處理自己的情緒問題?複式一點是音樂的感染力從何而來?甚麼歌聲吸引了注意力?音樂如何帶來生活的驚喜?為何一些歌曲會突然變得陳腐?我們拒絕聆聽甚麼?這些問題,論者沒有提出答案,答案由讀者自行填上!

讀着 Simon Frith 的理論,驟然很遺憾,香港曾經擁有非常光輝的流行音樂歷史,當然我不相信現在沒落,而是時代不同,音頻不一樣,然而,香港的音樂教育從來都很狹窄和割裂,狹窄於一些二元對立,像古典音樂與流行音樂、實用功能與頹廢墮落的界定,割裂於社群、文化和歷史的聯繫。我們聽歌,卻沒有課程教導我們如何聽?聽到甚麼?怎樣從音樂認識自己、他人和城市?

廣告

Frith 談的是音樂的公共與私人空間,譬如說,在公共地方聽歌,可以劃分自我獨立的領土,同時又干擾或入侵了別人的區域,音樂是雙面刃,既是防禦、自衛的工具,也是冒犯和對抗的武器!

Frith 談的是音樂的公共與私人空間,譬如說,在公共地方聽歌,可以劃分自我獨立的領土,同時又干擾或入侵了別人的區域,音樂是雙面刃,既是防禦、自衛的工具,也是冒犯和對抗的武器!

廣告

Frith 說一家人聽音樂,音樂建構了家庭或家族的歷史,而我會說,一個城市一起聽歌,流行曲建構了我們的時代…

Frith 說一家人聽音樂,音樂建構了家庭或家族的歷史,而我會說,一個城市一起聽歌,流行曲建構了我們的時代…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