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磚頭

2016/3/22 — 13:04

2月9日晚上,多場警民對峙在旺角街頭發生。

2月9日晚上,多場警民對峙在旺角街頭發生。

他沒有想過自己的重量
只知一道藏之已久的氣
從屋裡走到街頭
鬆開圍欄,掙脫路牌
落在一個正在沉沉
沉下去的手掌上
沉到最底
身體顫顫地彎曲
變成了一張痛苦的弓

離開手掌與抵達目標之間
他在開釋這道恨意
在胡椒與血之上
他有這麼幾秒的冷靜
與自由:降落地上
發出一點比過去
或許響亮一點的聲音
還是去選擇
一個頭顱

他知道頭顱曾經比他硬
硬得非要排隊去測試棍棒
不可。他知道本來沒有他的事
他會繼續躺著墊人的腳
回到家裡也繼續從低做起
構築心頭只有自己大小的
未來的家,聽呼籲
關緊門窗,就像自己
本來緊閉的樣子

廣告

他知道那些
比他還要粗礪的
年輕的手掌;他知道那些
頭顱之外的無數頭顱
鈣化,朽壞,衰老
被清掉一切內容,就像他
在失重中一再認出
一個一個鏡子一樣的
牆的族譜

他沒有想過自己的重量
只知要從屋裡走到街頭
鬆開圍欄,掙脫路牌
落在一個還在沉沉
沉下去的手掌上
沉到最底
身體痛苦地屈折
變成了一張
給時間凝定的弓

廣告

2016年2月17日

(原刊於《明報》世紀版詩言志,2016年3月20日,獲作者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