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祖孽》、《雙瞳》和《閃靈》

2018/9/10 — 18:16

《祖孽 (Hereditary) 》劇照

《祖孽 (Hereditary) 》劇照

在影院看了《祖孽》,我是恐怖片愛好者,但很久沒看了。這部今年備受好評的恐怖片值得去戲院看,雖然畫面都很光明甚至溫馨,但聲效夠恐怖,這一點和《閃靈》相似,看完出場夜晚 10 點幾,幸虧是在香港,一個週末,10 點夜生活才剛開始,外面燈火通明,車水馬龍,從影院到家大概 5 分鐘,我不敢直接回去,在外面坐了會兒接了接地氣才回,回到家,把所有燈都打開了。特意放了許冠傑吵鬧的音樂。以前看恐怖片之後我都會再看一部其它類型的洗一洗腦子才睡覺,免得發惡夢。在影院看恐怖片的人不少,但全場都屏住呼吸,無人看手機也無人出聲。

我覺得《祖孽》是《閃靈》(Shining)和《雙瞳》的混合體,關於精神疾病,關於宗教傳說。看到最後我以為會是個大團圓,以為 Annie 會以己之力拯救全家,想不到結局卻是宗教的大團圓最終一屋死完。《雙瞳》是我看過最好的恐怖片,除了他營造的神秘恐怖的氣氛之外,還因為我們中國人對道教多少都有點了解,對這個大仙比對這個佩蒙神熟悉一些。最後那個飽受折磨的小女孩兒終於殺夠了「人梟」,成功昇仙了。這部戲裡,佩蒙神也被呼喚出來了--還好,他不是為人類帶來什麼恐怖事件的神,只是個讓信眾有藝術,財富和朋友的神。

和《閃靈》最大相似之處是這個獨立屋,像《閃靈》裡的酒店一樣,這部戲抹去了一切背景,甚至連男主人的工作都沒說,孤零零的一棟屋,坐落在森林裡,大而空曠,木質家具,閣樓,對面的樹屋。對於蝸居在香港鋼筋混凝土森林裡的我,這樣的大屋只是存在於電影裡,不知道那些歐美地區真是這樣生活的人看了,會有多大陰影。

廣告

《閃靈》是一個完全由精神疾病衍生出的恐怖片,傑克.尼科爾森沉重的砍門聲,以及他拖著砍斧像個受傷的狼咆哮著追砍家人的場面,留在影史成了經典,這部戲裡最後三十多分鐘的高潮就是 Annie 徹底崩潰,幽靈一樣的飛速移動,而且穿著白衣(想像一下大部分人害怕蟑螂其實是它移動的方式),用頭砸閣樓地板,最後吊在屋頂自己用繩子鋸斷脖子,一聲聲越來越密的鋸斷聲令人膽戰心驚。應該是最恐怖的一個鏡頭。

其實精神病和邪魔附體應該是科學和宗教對於一些相同表徵的不同解釋,例如忽然口歪眼邪,突然自殘,突然做出一個普通人做不出的動作(180度轉頭)。最終人被治癒了,科學上的解釋是腦部病變恢復,行為恢復正常。宗教解釋是邪魔離開了身體。這裡唯一令人疑惑的恐怕就是需要吃藥而不僅僅是催眠或者精神疏導的精神病,不過驅魔可能也餵一些聖水的。人的行為是腦控制的,因此腦出現病變什麼都可能發生(聲音變了,行為變了)。

廣告

神魔有神魔的體系,科學有科學的傳承。

據說積尼高遜做完《閃靈》後真的精神分裂了,其實這也不奇怪,好的演員有幾個不是精神分裂呢?精神不分裂怎能演好角色呢?所以好的演員能夠控制自己,他們總有一個錨(有人是去人跡罕至的地方度假,有人是和生活裡的朋友一起談心)在完成一部作品後趕快回到原來的自己。

《祖孽》我覺得不及《雙瞳》之處除了我剛才說的文化背景之外,就是它實在是太專注於嚇人了,以至於其他方面一切從簡,太過簡潔,失去了部分真實感,也失去了一點點煙火味,我至今還記得《雙瞳》裡有一個檳榔西施在夜晚的路邊兜搭過路的司機。這個角色除了引出附近大廈的命案新聞幫警察錄口供之外,還令整個恐怖電影多了人間氣息,從而,更恐怖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