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神探》— 被同化的命運?

2018/12/4 — 17:35

電影《神探》截圖

電影《神探》截圖

近日翻看杜琪峰、韋家輝在 2007 年的的《神探》,再一次肯定這確是一道折射人性的鏡子,清清楚楚的把人的軟弱與不堪都透過劉青雲所飾演的陳桂彬顯示出來。筆者不欲再從有精神病的陳桂彬能看到人心中的「鬼」(即人性陰暗面)來剖析該電影,卻希望從片中陳桂彬的最後一句話來帶出一點點的反思。

陳桂彬一直的以代入的手法來作調查,並且藉著能看見人心陰暗面這個得天獨厚的天賦而在警員被殺及失槍案中確定林家棟所飾演的高志偉就是兇手,而在片尾在高志偉的佈局下,一名南亞裔的嫌疑犯、陳及高都同在一個單位中,爆發槍戰。在爭逐之中,南亞嫌疑犯已被高志偉擊殺,陳則嚴重受傷,高欲把陳殺害後就逃走,但豈料他的槍已沒有了子彈,但陳卻仍有,高因逃跑無望而害怕得槍也跌在地上。此時,其實陳只需拿出手釦便可捉拿高,但他卻說了一句:「放低槍,你開槍就同其他人無分別。我都係人,點解要有分別。」然後,他便瞄著高的頭,開槍把他擊殺了。

這句說話暗示了陳對現實的態度。在現實之中,他被眾人包括他的前妻都看作患有嚴重的精神病,警隊也把他革職了。然而,他卻仍對一些沒有人能破的案件有使命及興趣,會以自己的方式來把案件破掉,但是沒有任何人的欣賞及嘉許,其實他是一個孤獨寂寞的人,根本無人能被他分享,他只能與自己投射的人相處,即使太太已離他而去,但在他幻想中,太太仍在;即使沒有探長的職務,但他仍以為自己有下屬,有拍檔。可是,當他前妻有一次狠狠的對他說:「全世界人都有鬼,如果係你無,咁係你有問題。」一切也開始有變化了。陳不再堅守自己的核心價值,甚至到最後他也認定自己只是人,而不是神而開槍把人射殺,認定做自己只是一件孤獨的事,也不能被現實世界所接受。

廣告

某程度上,這是由整個文化思潮吞滅而致的結果。做自己被注定在世上是少數,不能是主流,因為主流就是有著主流的文化及既定框架,當你不能在意框架下做事,你就是異類,你就不應被世界所接納甚或無法生存。說穿了,現實就是營運著的快餐店,最好全部東西包括人都是同質,不准有別的意見、別的做法,因為當有這情況出現便會有機會失控。在此情況下,人是被物化了。而被物化卻不一定有好的結果,從陳被另一探員射殺而死以使案件被破的功勞歸於自己的結局便可知,迎合主流背後的動機便是滿足自己慾望,而滿足慾望在普遍的情況下都是零和遊戲,不一定是賺而亦有機會被他者從自己身上獲利的。在杜韋的調度下,結局所彌漫的氣氛便可窺探杜韋對人性如此表現的怒哮。

在《使徒行傳》第十六章中,保羅與西拉即使把鬼從被鬼附的使女中趕走,但因著不能再因使女被鬼附而獲利,使女的主人便聯同不同的官長首領毆打保羅西拉二人,又關他們進監獄。正正保羅與西拉知道自己使命的獨特,便不會屈服於此文化思潮中,相反他們更在監裡唱詩讚美主,更有獄卒因而信主。也許,在現代如此講求效率,不能有所拖遲的年代,馬上作決定的情況非常普遍,但是又有多少時候這能作得對呢?所以路加福音廿一章的提醒亦是值得反思的,我們有謹慎,有時時警醒,常常祈求嗎?每每我們常警醒謹慎便可知上帝如當日分地時所量給我們的地界是怎樣,亦能知道自己的使命是怎樣,絕對沒有必要要迎合世界,使自己被同化及物化的。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