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秒速 5 厘米 — 九十年代單戀故事

2017/5/5 — 13:09

【文:承希】

早前《你的名字》熱潮席捲全球,創下多項最高票房紀錄,新海誠的名字廣為各地觀眾留意。早於2007年,他的《秒速5厘米》已在日本、台灣等地掀起熱潮。新作《你的名字》固然以愛情為主線,但亦加入了大量日本傳統神道文化元素;回溯十年前的舊作,卻僅以愛情為主線,描述了一個青春與成長的故事,彌漫着人與人之間的感傷與遺憾。

《秒速5厘米》的背景設定為90年代,以男主角遠野貴樹的經歷為主軸,將電影分為三個部分三段時期,從初中時的青梅竹馬篠原明里,到高中轉校後的同學澄田花苗,及至在職時期的女朋友水野理紗,三人分別代表了貴樹於不同時期所面對的人事心境。根據故事所說,「秒速5厘米」指櫻花飄落的速度,如此優美感傷的意象背後,是作者對電影時間和節奏的刻意經營。日本動畫描寫少年熱血、青春、失敗與成長的作品多不勝數,卻鮮有像《秒速5厘米》般採取緩慢平淡的基調,充滿着冷色調和各種靜態事物。

廣告

秒速5厘米宣傳照

秒速5厘米宣傳照

廣告

初中異地戀相見

首節〈櫻花抄〉開始時講述貴樹與明里分別搬離東京,及後尚有書信往來。不久後,貴樹因家人工作關係須搬往更遠的地方居住,在再次搬家之前,貴樹與明里約定再見一次。這節花了不少時間在貴樹當天怎樣千里迢迢赴約,從乘火車遇上大風雪,到鐵路被迫停駛,貴樹在火車上愈加忐忑不安,幾近落淚。值得注意的是,當年他還未有個人電話,只能在火車上乾着急。電影畫面又夾雜着他的回憶,包括二人以前的交往、後續的書信往來等等,在交代情節的同時,亦使觀眾替主人公感到焦急。通過對日常生活細節的捕捉,如緩慢移動的畫面、如實呈現日常生活中無意義的重複雜音,電影將貴樹的焦慮與不安具體呈現至觀眾眼前——很可能也是明里當下的心情。這趟漫長的火車之旅,從空間和緩慢的電影時間上,展示了男女主角分隔二地的遙遠。

在這趟漫長的火車之旅中,電影還突顯了貴樹處於群眾中的孤獨。不論是人來人往的車站,還是杳無人煙的月台,貴樹面對的就只有陌生與不安,男主角與所有擦身而過的人都不曾有過有意義的交談。這種城市人式的寂寞,與他後來終於到達並找到明里時所感到的溫暖,形成了鮮明對比。貴樹遲到了四小時,看見明里仍在車站守候。二人心有靈犀、不見不散下重逢相聚,為本來電影的冰冷色調注入溫暖的情感力量。他們在雪中的櫻花樹下接吻,在大風雪下的小屋中互相依偎,睡醒後終於出現了黎明融雪的場景。然而,他們最終也沒有向對方表白心跡。火車一別,暗示二人的生命將向着不同的軌跡發展,他們亦不復相見。

秒速5厘米宣傳照

秒速5厘米宣傳照

單戀的少女

電影接着進入第二節〈太空人〉,這節更多地以貴樹轉校後結識到的同學——澄田花苗為主觀角度進行敘述。花苗是一位好動活潑的黝黑女孩,接近人們對鄉鎮女孩的典型想像。對於這樣的女孩來說,從東京轉校過來貴樹具先天吸引力,花苗立即就喜歡上貴樹。花苗暗戀貴樹的情節貫穿全節,並夾雜了她在運動、學業,尤其是面對未知的將來,所展現出的少年人迷茫與憧憬。從情竇初開、滑浪時海面波濤洶湧、不知怎樣填寫升學志向書……到後來在陽光明媚下乘風破浪、立定志向、直面自己的情感——貴樹既是繫鈴人,也是解鈴人。

第二節較少從貴樹的角度敘述,讓這節更多元地展示花苗的青春活力,同時發揮了隱藏貴樹心裏所想的伏筆作用。結合三節來看就會發現,對貴樹來說,當下的鄉鎮女孩花苗,怎樣也比不上他在東京時,從未得到過的青梅竹馬明里,解釋了他為甚麼對花苗的曖昧態度沒有任何表示。高中的貴樹已擁有手提電話,卻失去了明里的聯絡,常常輸入着沒有收件人的訊息。同時,他要考入東京的大學,暗示他與花苗的這段曖昧情誼必將無疾而終。值得注意的是,本節之所以名為「太空人」,有兩個重要場景,一次是貴樹與花苗在等待過鐵道時,看着巨大零件在運輸;及後在一次一同回家的黃昏,目睹火箭升空。這刻意安排的場景,將他們即將面對成人社會的巨大壓力,以及恰若邁向蒼穹的青春生命力,以華麗的畫面呈現在二人和觀眾眼前,追溯並反思少年生命的成長。

秒速5厘米宣傳照

秒速5厘米宣傳照

鐵道上擦肩而過

與戲名相同的第三節〈秒速五厘米〉,描寫貴樹畢業後,獨自在東京工作和生活的情況。延續第一節城市人式的寂寞,電影夾雜着貴樹的現實與回憶,以及大量日常生活細節,烘托他工作總是若有所失,心靈找不到寄托的無根失落。第一節〈櫻花抄〉呈現的城市人落寞在火車上進行,而火車畢竟有終點,還有等待着他的明里;第三節〈秒速五厘米〉將貴樹近幾年的孤獨生活濃縮成幾個生活片段,沒有終點,與他一起三年的女友也不是他真正喜歡的人。在刻意的日常淡化下,電影通過主題曲流露了貴樹與明里的情感悸動:「いつでも探しているよ/どっかに君の姿を」(無時無刻都在尋找/希望能在某處找到你)。可是事過境遷,在貴樹孤身一人思念往昔的時候,早已放下這些的明里已經有了未婚夫。電影最後安排貴樹和明里在鐵道上擦肩而過,火車過後貴樹留在原地回頭,明里卻離開了。

從第一節貴樹和明里都未能向對方送上寫好的表白情書,到第二節花苗最後也沒有向貴樹表達自己的心意,足見這種青春少年的曖昧不定——「反表白」主題貫穿整部電影。及至第三節貴樹與明里擦肩而過,再將整部電影的「反表白」推向高潮。在淡然優美的畫面背後,是強烈的內心情感起伏,並為電影開首二人在鐵道上交錯的片段賦予新一重的滄桑感。他們的心聲只能透過主題曲表白:「言えなかった『好き』という言葉も」(還有過去那句說不出口的喜歡你)。在畫面似淡實烈的反差下,交錯一幕比一般的煽情手法更能在觀眾心中留下烙印,早已成為動漫界的經典,及至10年後的《你的名字》才將這個遺憾結局逆轉過來。

在對方已經離開並在愛情上步入婚姻的時候,貴樹沒有追上去,反而選擇轉身離開(如果貴樹回頭追上去,不能說決沒有追回明里的可能,但貴樹完全沒有這樣做的意思)。在呼應電影「反表白」主題的同時,轉身離開亦代表了男主角的釋懷與重新出發,不再被記憶牽絆住。他們或許已不認得曾經刻骨銘心的對方,卻在各自的心中烙印了一種若有所失的青春回憶。兩位主角初中時只有書信和家居電話的聯繫方式,及至高中和成年才有普及起來的手提電話和訊息聯繫,但到了高中後貴樹已經無法得知女孩的電話,注定二人失去聯繫。男女主角失聯的情況,對現今世代來說恐怕是一件難以想像的事,但對90年代少年時期的人們來說,男女主角很可能也是他們當年所留下的回憶與遺憾。

秒速5厘米宣傳照

秒速5厘米宣傳照

秒速與厘米的錯位

明里沒有回頭、貴樹轉身離開,所代表的是一種時間(秒速)與空間(厘米)的錯位。他們最愛的是小時候的對方,卻被迫分離;長大後失去聯繫,再在鐵道上——這時間與空間交合的一瞬間,錯失相認的機會。

可是進一步想,即使相見又如何?與其說那飛馳而過的火車阻隔了二人重新發展,不如說那火車只是讓貴樹找到了情感的下台階。換個想法,如果火車沒有及時出現,貴樹會否真的叫停明里?即使二人重聚,甚或明里尚未訂婚,她還會接受這位小時候的情人嗎?同樣地,貴樹會否覺得現實中的明里與他一直思念的人有所不同?更誇張地說,難道他們再走在一起,就代表貴樹能夠實現他那一直嚮往的美好回憶了嗎?在層層的成長與經歷後來到鐵道當下,或許二人即使得以相認,恐怕也沒有甚麼話可說。借用張愛玲的文字,很可能就只能輕輕地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裏嗎?」

時間沒有為櫻花的飄落放慢多少腳步。事過境遷,他們的最愛只能珍藏在回憶之中。相比起電影主題曲《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直白地表露主角二人的內心情感,林若寧填詞的《櫻花樹下》更多地透露了電影的主題和結局:

還記得櫻花正開還未懂跟你示愛

初春來時彼此約定過繼續期待

人置身這大時代投入幾番競技賽

曾分開曾相愛等待花蕊又跌下來

才洞悉這是戀愛

……

秒速之間變改小小世界

眷戀也許走不過拆卸的街

少女亦隨年漸長走得多麼快

 

如有天櫻花再開期望可跟你示愛

當天園林今天已換上滿地青苔

如有天置地門外乘電車跨過大海

匆匆跟你相望一眼沒理睬

明日花昨日已開

從未懂示愛、別時火車站上約定再見,及至一季又一季的花蕊跌下來。面對時間秒速變改、物是人非,多年後鐵道上相遇只有匆匆相望一眼沒理睬,明日之花昨日已開,一切美好也成了昨日的回憶。

 

作者個人簡介:中文系畢業。喜愛文學、電影、動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