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究竟甚麼是「轉角唐樓」?

2019/3/8 — 10:39

近日,古物古蹟辦事處向古物咨詢委員會,建議將深水埗青山道301-303號一座「轉角唐樓」,列為二級歷史建築。對於碩果僅存的「轉角唐樓」,這無疑是一個遲來的認可。但近乎絕種的「轉角唐樓」,是否值得一個更高的歷史評級,甚至法定古蹟的地位呢?

唐樓得不到政府的保育的重視,並非一日之寒。在現行法律底下,縱使建築物被列為一級歷史評級,業主亦可以隨意改動建築的任何部份,或者甚至拆卸重建。相較之下,例如英國的歷史建築保育則比較完善。建築物無論任何評級,業主均可以作出改良,但需要證明新改良部份的設計,並不會影響建築物的重要歷史元素。此舉可以鼓勵業主將歷史建築,改成為符合現代需求及商業運作,而又帶有歷史元素的新建築。換句話說,所有評級的歷史建築都受到法例保護,但政府亦同樣鼓勵業主將物業作出修改和改良,為歷史建築注入新的活力,變相鼓勵保育。

相比之下,香港現行法律就只規定最高評級的法定古蹟不可拆。例如灣仔同德押,就照樣在業主的堅持下被拆卸重建。在改建的時候亦使用和一般建築一樣的建築物設計規範,忽略了歷史建築的個別特色和限制。增加了設計的難度和限制了創意。令業主對於保育改建卻步。

廣告

「轉角唐樓」在香港大約只剩下兩至三幢。要了解他們的建築價值,或許先要了解一下什麼是唐樓。其實所謂的唐樓,和業主或住客是否華人幾乎完全無關,亦和建築的形態、類型、和設計完全無關。根據香港大學建築系學者朱慰先博士(Cecilia Chu)指出,唐樓一詞大約在1880年代隨意出現。唐樓和洋樓的分別,其實在於其地契條款。唐樓可以分拆出租,亦可以同時作為住宅和商業運作的混合用途,而洋樓就只可以是獨立住客或租客,而且只能作單一用途。因此不少洋人大地主,例如渣打(Catchick Paul Chater),有鑒於唐樓可以有更大的租金收益,都紛紛要求政府,將自己的歐式建築土地,轉為唐樓建築。

而「轉角唐樓」,即是指位於兩條道路交界的唐樓。旺角和深水埗一帶,在1930年代開始發展起來。新道路的開拓,減輕了當時已經十分擠迫的香港島的住屋壓力,亦帶來了以摩登建築(modern architecture)風格來興建的唐樓建築。一般來說,這些30年代興建的唐樓,由於臨近街道,都會好像廣州或南洋一帶的住宅建築,設計蓋過行人路部份的騎樓。在南洋,這種騎樓稱為「五腳基」,或者「亭仔腳」 ,有說是英語 “five-foot way” 翻譯過來。在廣州和廣東各地,亦可以找到很多同類型的騎樓,甚至有「廣州式騎樓」之稱。但對於騎樓建築是否源自於廣州,或是來自於南洋新加坡一帶,還是來自英國因應殖民地印度熱帶氣候而在建築加入的外迴廊,建築歷史學者仍然沒有定論。我認為亦可能由於初期地界貼近馬路規劃,而因此缺乏行人路空間。當現代都市生活蓬勃起來,街道上行人增加,在建築上需要找一個方式去容納更多的行人,而騎樓就可以避免將整座建築退後而令業主失去樓面空間。凡此種種,可以肯定的是,廣州、香港和南洋各地,在建築文化上均受到殖民活動帶來的文化影響,而騎樓正正就是標誌着這段殖民歷史,以及各地的文化關聯的建築元素。 

廣告

比利時義品公司Crédit foncier d'Extrême-Orient (CFEO),在1930年代的旺角、深水埗一帶所興建的唐樓建築例子。

比利時義品公司Crédit foncier d'Extrême-Orient (CFEO),在1930年代的旺角、深水埗一帶所興建的唐樓建築例子。

比利時義品公司Crédit foncier d'Extrême-Orient (CFEO),在1930年代的旺角、深水埗一帶所興建的唐樓建築例子。

比利時義品公司Crédit foncier d'Extrême-Orient (CFEO),在1930年代的旺角、深水埗一帶所興建的唐樓建築例子。

當騎樓遇上兩條路交錯的轉角,騎樓就可以擺脫延綿整條街道的節奏,而演變出各種千變萬化的設計。幾乎每個「轉角唐樓」的手法和線條,都有所不同,展現了各位建築師的巧思。因為「轉角唐樓」有兩個臨街外牆,建築的商業價值較高,業主似乎都會委托建築師去進行比較精細的設計。其中一個設計和興建最多「轉角唐樓」的地產公司,並非來自香港的殖民宗主英國,而是來自比利時的義品公司Crédit foncier d'Extrême-Orient (CFEO)。在20世紀初,他們以來自銀行和借貸業務的資本,在遠東地區進軍地產事業。這一個跨國的地產公司,在中國各大城市包括天津、北京、上海、南京、香港、以及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等地,都設有分公司。他們大舉買地興建房地產,亦設有建築設計部門,除了為自己公司的投資進行設計之外,亦有接洽公司以外的設計工作。義品公司的獨特背景,說明了香港建築除了因為殖民宗主國— 英國的影響之外,亦有來自法國和比利時的影響。而他們在東亞和東南亞各地的活動,有進一步將摩登建築設計和技術,吸收和散播到各地。

不少「轉角唐樓」的騎樓,原本都是室外的迴廊空間,是一種對於香港的熱帶氣候的一種適應性,代表了本港現代建築的本地轉化和獨特性。騎樓的圍欄通花,帶有1930年代盛行的裝飾藝術(Art Deco)風格影響。有些業主亦會選擇將頂樓的位置,設計出向後退的建築形態,變成更加私密的閣樓公寓空間。在1930年代九龍區工業發展蓬勃,因而形成了一個嶄新的中產摩登居住空間。這些九龍區的戰前唐樓,相對於港島區擠迫的建築,象徵香港城市發展之餘,亦代表了香港的摩登文化,其實早在20世紀初的2、30年代,就已經發展起來。唐樓建築的洋人業主和西方建築風格,其豐富的混雜性(hybridity),亦標誌着香港獨特的殖民現代性形態。

星加坡的「轉角」騎樓建築例子。和香港的「轉角唐樓」相比,又有另一種獨特的形態。

星加坡的「轉角」騎樓建築例子。和香港的「轉角唐樓」相比,又有另一種獨特的形態。

星加坡的「轉角」騎樓建築例子。和香港的「轉角唐樓」相比,又有另一種獨特的形態。

星加坡的「轉角」騎樓建築例子。和香港的「轉角唐樓」相比,又有另一種獨特的形態。

(部份資料來自筆者未出版的博士論文內容。如需轉載敬請事先聯絡,以保障未來學術出版的嚴謹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