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穿越 400 年:何止是莎翁,根本就是莎神

2016/4/23 — 15:58

莎士比亞 / Wikipedia

莎士比亞 / Wikipedia

今年的四月廿三日是莎士比亞逝世 400 週年。

William Shakespeare's First Folio 1623. Copper engraving by Martin Droeshout

William Shakespeare's First Folio 1623. Copper engraving by Martin Droeshout

廣告

其實他是神。沒有他,好些英文字句根本不會出現,如 the course of true love never did run smooth、fair play、naked truth、break the ice等; 沒有他,世上根本沒有 Jessica 這個名字; 沒有他,佛洛依德可能從來沒有發現意識這回事;沒有他,可能沒有黑人演員,再拉遠點更可況是美國黑人總統的出現;又或者,沒有他不會到處是骷髏頭,Damien Hirst可能不會做出那個鑽石骷髏頭 “For the Love of God”。所以說他是神,在四百多年前他創造了不單只留傳後世的劇作,還可以在歷史時間的演變中留傳至今 。

The Infant Shakespeare Attended by Nature and the Passions by George Romney

The Infant Shakespeare Attended by Nature and the Passions by George Romney

廣告

大英博物館內有一張George Romney 的 “Shakespeare Attended by Nature and the Passions”,畫內那個幼嬰是莎士比亞,畫的配句是 「幼兒莎士比亞被自然之母及熱情所環抱」,然後再加以引申 "Nature is represented with her face unveiled to her favourite Child, who is placed between Joy and Sorrow. On the right of Nature are Love, Hatred & Jealousy; on her left hand, Anger, Envy, & Fear." 他是大地之母最愛的孩子,在喜樂與傷悲之間。畫中的幼兒莎士比亞被放在正中,光線都集中在他身上,身旁就是被大地之母,喜、怒、哀、樂、恐懼等各種人性包圍,這張畫讓我想了起 Correggio 的 “The Birth of Christ” ,那種神聖降生塵世的感覺。所以說莎士比亞是神,是莎神。確實,他在生時已經是非常著名的詩人及劇作家,死後更是被崇拜的大文豪。他呼風喚雨,要你快樂便快樂,傷悲便傷悲。要你死時怎也逃不過。

The Birth of Christ, by Correggio

The Birth of Christ, by Correggio

莎士比亞的劇作就是兩種:悲劇與喜劇,但足以包含所有人性的各種,而當中除了愛情就是暴力,愛與恨總是雙生兒。在莎劇中的死亡個案有 74 宗,死因是: 毒死、斬頭、高處墮下、分屍、刀捅死、黑熊追殺、燒死甚至被焗成饀批,被焗成批的就是 “Titus Andronicus” 內的 Demetrius 及 Chiron,非常慘情可怕。總覺得死亡是莎劇引人入勝的原因之,悲劇從來造就英雄,而要成為悲劇英雄都是沒有好下場。而當中那種哀傷是混集了人性黑暗的各種,假如在莎劇中的英狂沒有死去,就不會是英雄。消失在人間的時空中,才是一種「穿越」,才成就英雄。而莎士比亞劇作的「穿越」不是在英雄角色,也穿越時代。

直至 1600 年,莎劇當中的女角都是由男演員飾演,之後便開始有女演員的出現。初期都是一些小角色,女演員為了在男性戲劇世界中求存,會願意讓富商觀眾付錢都後台「觀賞」她們更換戲服。Margaret Hughes 飾演 Othello 中的 Desdemona 便是首次有文獻記錄的女角出現在莎劇,在開場前有一段前言由當時的詩人 Thomas Jordan 所寫的,大意就是提醒觀眾當晚會有女演員的出現。女演員的出現是一種界限的穿越,之後當然還有黑人演員。Othello 就是一名黑人角色,而首名黑人飾演是在 1825 年飾演 Othello的 Ira Aldridge,一位從紐約跑到倫敦的非裔演員。幾百年前有這種眼光及膽量寫出一個黑人的角色,只有莎神。

莎劇被改編了無數次,不同劇目都有不同的時代的版本,在不同的時代版本中更有不同的演釋。最經典莫過於 Peter Brook 在 1970 年的 “A Midsummer Night’s Dream”,在 Brook 這個版本中,背景甚麼都沒有,就是一個白盒子,所有的劇情變成想像,整齣劇就是場奇幻的雜技表演。早前在莎神出生地,英國 Warwick的 Stratford-Upon-Avon 的 莎士比亞劇場內上演的 “A Midsummer Night’s Dream” 中,仙子國王Oberon是名黑人,而所有仙子都是穿西裝的。前幾年更有過全男班的 “Hamlet” ,更有 queer 版本的沙劇 。電影的改編更是數不盡,直接改編及間接啓發,到處都是莎神的影子。1956 年的美國科幻電影 “Forbidden Planet” 的劇情及角色據說是取材自 “Tempest”,電影發生在一個孤獨星球上,而戲劇是在一個荒島中,同樣是關於魔法、想象,電影更加入了「潛意識」這個20世紀初才出現的概念,在莎神的時代,可能就是魔法吧。

現在看 “Forbidden Planet” 是 Cult 得非常,裡頭有一句對白大意就是人類不是全知,總有些未知之事。但莎神他彷彿無所不知,幾百年前的劇作就是對末來社會及政治等各種情況的一種預言,人性的黑暗幾百年來也如是,一齣又一齣,是經典亦是常新。莎士比亞的第五十五首 Sonnet ,大意就是:如雲石的堅硬,也不敵時代的節奏;戰士們的劍峰以及在人們記憶中那隱藏的恐懼,還有死亡,才會隨世界直至末日,這首十四行詩就是談經典作品能留傳千秋萬代,這根本就是他本人 - 莎士比亞 -的作品。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