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場對談】賣書者言:書店難做,但未至於無得做!

2016/11/28 — 12:39

新加坡大型連鎖書店 Page One,傳出債務問題多時,最終宣告撤出香港;專營美術設計書籍的香港獨立書店「書得起」,也走上結業之路。

經營難,書店執。聽似是熟悉的邏輯,但賣書人本身怎麼想?

《立場新聞》上月舉行書店對談會「賣書者言」,由立場博客、《字花》編輯查映嵐主持,邀請銅鑼灣書店林榮基、序言書室李達寧、樂活書緣鄭偉謙,分享他們作為書店經營者的苦樂。

廣告

書市面對夕陽的同時,香港社運連連,序言書室的生意原來不跌反升;社區書店樂活書緣與街坊分享知識,即使蝕本都繼續經營;經歷被消失事件之後,林榮基相信在港經營書店,仍有生存空間,「雖然好難,但未至於無得做,其實好視乎經營者。」

賣書,還是賣理念?

廣告

2007 年開業的序言書室老闆李達寧劈頭就說創業之初,書店並非心目中最理想的空間,「其實想開 café,希望 café 可以吸引多些人來討論」。延伸至討論與文化和閱讀的關係,書店的概念就漸漸成型,也就成為今日文史哲書籍匯聚的序言書室。

開業快將十年,李達寧自評書店成功維持社群。在學術界、文化界和社運界,書店都薄有名氣,「我們像是另類的社區書店,不是服務特定一個地區,而是一些社運人」。

位於屯門置樂花園的樂活書緣,棲身於屋苑樓下商場,更是打正旗號的社區書店。店長鄭偉謙指東主丈夫曾任屯門區議員,期望通過書本與社區打交道,在書店聆聽基層聲音。

聽著兩名後輩分享開業經過,林榮基笑言自己沒有那麼大的理念,創立銅鑼灣書店就只有一個原因──「中意睇書所以賣書,以個人出發,就這麼純粹這麼簡單」。

入書,反映經營者心態

林榮基指,書不純粹是商品,也是文化載體。入書除與經營考慮有關,也反映書店的取態傾向。林榮基好讀歷史文化書籍,故特別推薦此類型著作。他尤其記得李劼的《百年風雨》和《中國文化冷風景》,各賣出兩三千本。他說,書籍雖然未必容易消化,但作為書店經營者,只要發現好書,就應該重點推介,不用過慮。

「經濟壓力下兼顧書店運作,再找書籍去推廣,無疑是加重負擔。雖然辛苦,但都盡量做。」──林榮基

書店要推介書籍,林榮基認為賣書者首先要確實讀過該書,也要視乎讀者的背景,書籍內容與社會的關係,判斷是否值得推廣。習近平上場以來,中共新威權主義復興,叫他憶起三十年前的鄧小平時代,故他認為當年的出版,今天都值得一看。

說到這裡,李達寧便笑稱,序言書室賣書都頗為「離地」。他憶述開業之初,選定專攻文史哲類,原因好簡單,「我們自己讀哲學出身,覺得自己讀的東西都好重要」。

李達寧

李達寧

李達寧記得,曾有客人溫馨提示,指他們讀書入書的策略太偏門,最終只會導致執笠收場,建議序言書室兼賣暢銷書。確實書店曾經賣過一般較暢銷的陶傑著作,但銷情並卻不理想,他說:

「書店的風格,已經決定了甚麼人會來買書。」──李達寧

回顧過去十年,李達寧最驚訝的是香港研究的興起。2007 年,香港正值回歸十周年,大量本土研究書籍湧現,頗受讀者歡迎,至今尚未退潮。李達寧見證書寫和購買香港研究作品的人,有增無減。

樂活書緣雖然都有香港文學專架,六四書籍和中國公共知識分子作品也不少;但畢竟面向街坊,少不得生活類出版,例如手工縫紉和兒童書。除非偏離事實,或混淆視聽,否則鄭偉謙認為入書無須背負太多包袱。

「我們從來不考慮書籍來到我們這裡好不好賣,而是考慮這本書應不應該存在於我們的書店,能否幫助讀者擴闊眼界。」──鄭偉謙

鄭偉謙直言,樂活書緣的生意「一直都蝕」,毫不介意公開九月份營業額只有 2,328 港元。一天到晚,可以沒一個客人,所以只要有人走進店內,他都不計成本跟他們聊天,「我們都很奢侈,有足夠時間去說服他們,為甚麼要買這書那書。我們願意去試去等。」

鄭偉謙

鄭偉謙

經濟壓力:租金猛於虎

屯門,一個數十萬人的社區,大型書店今年增至四間──兩間大眾,一間三聯,一間商務。根據鄭偉謙的觀察,新開書店人流不多,卻開完一間又一間。他認為情況反映區內書市已經相當飽和。一月個只有數千營業額,身為店長的鄭偉謙坦言「感到慚愧」。

林榮基的回應是,「所以你在香港搞書店,如果你無法生存,有甚麼大理念都無用。」他記得,銅鑼灣書店開業初年,應付尚能租金。數年後,田園書店、樂文書店等同業興起競爭。

他直言,競爭本來不是壞事,可惜後來造成的卻是惡性競爭。林榮基看見一些書籍商人質素不佳,部分人做法更叫他非常失望。比如不少書店商人就欺行霸市,減價促銷。七折入書,七七折賣出。書店生意當然好,但卻最終無法長期支持,「起得好快,同時也死得好快」,結果不但自己首先跨台,更導致其他同業無法經營,他直斥這些行為形同「香港人,自己打香港人」。

相對而言,序言書室算是逆市奇葩。十年來,業主雖然有加租,但增幅累計不超過兩成。加上近年香港社運迭起,到序言買書取經的顧客不跌反升,書店的營業額更是每年緩慢增長。長期顧客對於書店的支持,更是叫李達寧感動。有些讀者在三中商(三聯、中華、商務)見到某本書想買,都會先打電話給序言查詢。知道序言兩三星期後才到貨,他們寧願稍等,都要支持小書店,故李達寧說:「顧客是我們重要的生存機會」。

政治壓力:三中商壟斷

雖然如此,這些年來,李達寧亦感受到另一股經營壓力──政治干預。以序言書室為例,最明顯的例子便是《香港民族論》的銷售情況。此書三中商沒有賣,加上特首梁振英點名批評,將買書的人潮統統迫到獨立書店。

序言書室平日一本暢銷書,一年也不過賣出一兩百本。《香港民族論》卻是在一兩個月之內,賣出幾百本。雨傘運動相關的出版,也情況相類,造就獨立書店大賣的奇景。李達寧不禁笑言,著實要「多謝三中商」。

社區書店如樂活書緣都受到一定壓力。過去一年,鄭偉謙曾經幾次目睹形跡可疑的顧客,在某幾個書架頻頻拍照,存放資料的電腦亦常被黑客入侵,這些事情都叫他覺得相當可疑,其東主更一口咬定是大陸有關人士所為。

親身經歷政治干預的林榮基,直言大陸插手香港書籍出版已非新事,早在八九六四已經開始。銅鑼灣書店事件之前,他觀察到趙紫陽秘書鮑彤之子鮑樸,近年都沒有推出新書,反映大陸開始加大干預出版的力度。

林榮基

林榮基

時至今日,西環管治下,林榮基更從中華書局的舊同事聽聞,大陸會派員到三中商視察,查找「唔出得街嘅書」,再內部出通告宣佈「唔俾賣」。另一方面,三中商不斷加大減價幅度,叫小書店面對的競爭壓力愈來愈大。

林榮基揭示,大陸當局對於運書的不成文規定。他指第一次帶超過三本敏感書籍,將會受到警告。第二次再犯,便開始「集名」;第三次則會拘留;第四次更會正式起訴。

李達寧亦有聽聞,部分專營政治書籍的小書店,有些客人最近買書返大陸,過關時被盯上,甚至遭到扣留證件。序言書室因此早前清除了客人的購書記錄,保障顧客人身安全。

心目中的理想書店

無論經濟壓力,還是政治因素,在香港經營書店都似乎只會愈來愈難,但林榮基仍然相信書店有得做。他認為現在小書店不少,證明尚有一定的生存空間,只是幾乎經營者怎樣打理,「雖然好難,但未至於無得做」。

林榮基憧憬,理想中的書店是沒有意識形態限制。他認為,香港近年雖然好像衝突處處,但正是這種環境才叫人們看清楚事實的真相。以序言書室為例,本土文化興起帶動書店生意。他形容當下的局面,尚算是「壞裡面仍然看到好處」。

紮根社區的樂活書緣,鄭偉謙期望書店能夠促成更多社群參與。作為知識的載體,書店通過介紹書籍,與街坊討論,從而鼓勵每一個人,將知識化為理性的行動,與讀者扣成感性知性的關係。

李達寧最喜歡的書店是台灣的唐山書店。賣書,近年成為文化符號,在台灣方面風氣尤甚。大如誠品,小如獨立書店,都是以賣氛圍為主,但唐山仍然堅持「純粹書」。李達寧希望顧客來書店,只有一個目的:「我來就是為了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