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第一問:誰説電影是這樣?── 杜琪峯導演

2016/11/12 — 11:24

導演杜琪峯

導演杜琪峯

【文:范進盈;圖:香港電台】

前言: 香港電台電視部與香港大學通識教育部合作,推出<大學問>節目,邀請城中政治、經濟、文化各領域的頂級人馬,包括:杜琪峯、龍應台、石永泰、任志剛、曾鈺成、陳奕迅、李慧詩、曹星如、陳幼堅等,到香港大學開講,著名傳媒及文化人徐緣主持講座。講座並會以電視、電台、及facebook直播等多種方式,將精彩內容帶給港大以外的觀眾。

在<大學問>課堂內,神級嘉賓除了會分享各自的成功經驗外,又與同一界別嶄露頭角的年輕嘉賓作世代對話,及即場回應學生發問。在問與答之間,探討香港的種種變化、未來發展的可能性等等,將智慧薪火相傳下去。

<大學問>第一問,邀得杜琪峯導演作為主講嘉賓、演員兼電影監製林家棟先生與主持徐緣一齊暢談電影、人生、電影工業,與及世代之爭等等話題。以下是精彩節錄。

廣告

徐緣--------徐
杜琪峯------杜
林家棟------林

搵工 | 搵食 | 熱愛

廣告

徐:杜Sir是怎樣踏入你的電影之路?

杜:其實我並非一開始就計劃走入這一行。當時我發現自己讀書應該沒多大成就,就決定趕快離開學校,不想浪費時間。因為第一份工作就是受僱於無綫電視,這就決定了我一直做到現在的攝製工作。我由一開始只想「搵工」,到後來是要「搵食」,到後來才覺得對這一行有興趣。

徐:之後你跟韋家輝創立了銀河映像電影公司,那時候就開始有杜琪峯風格的電影。你是怎樣開始找到自己的風格?

杜:這要多謝周星馳!(眾笑)如果沒有他,我應該現在都不知道在搞甚麼。當拍到第二套與周星馳合作的電影《濟公》的時候,我覺得這個人(周星馳)都不需要我來做導演,他自己走來走去,然後攝影機就跟著他跑就可以了。我就覺得自己又回到以前(電視台導演時)那樣。那時我已三十六、七歲。開始想,自己日後應該做一個怎樣的導演?想了很久,足足一年沒拍電影。然後,我決定我以後的電影一定要有我「自己」在裏面。所以在1996年成立了銀河映像,我要記得我最初的想法──我們要做原創的電影。

合拍片 | 疑惑 | 限制

徐:比其他的香港導演,杜Sir較遲決定到內地拍「合拍片」。

杜:我一直都不希望給自己一個框架,在逃避框架。但我現在又鑽進了一個框架……我覺得有一股很大的動力,在改變自己當初的想法。進了内地拍電影以後,我對自己都有很大的疑惑。

徐:是不是有點懷疑當初做的決定?

杜:不是,我進内地拍電影的時候已經決定了:是必須要改變的。我覺得電影是可以改變一些事情。我覺得我們電影人應該努力尋找自己的觀衆──只要有一個平台。我到這麽多歐洲影展,也是因爲想去找一些願意看我們電影的人,那爲甚麼不去内地找呢?我覺得很多好看的電影在内地不好賣,但爛片就大收,真奇怪!究竟是我有問題?還是内地觀衆有問題?當然是我有問題啊!那我的問題在哪?任何環境都可以出現一些很厲害的人,在很差的環境裏面都曾經出現過很偉大的人,科學家、文學家、音樂家、舞蹈家,很厲害的人。我們現在都未到那種階段,爲甚麼我們都好像斷氣了?

主持徐緣,嘉賓杜琪峯、林家棟

主持徐緣,嘉賓杜琪峯、林家棟

徐:很多時候看報道,都會說「合拍片」限制了電影人的創作,其實那些限制是怎樣的?

杜:電影與生活很有關係,如果你挑走了一些東西不説,它很難會「澎湃」。若你問具體地甚麼情況下會出現?如果你遵守它的規則,是沒有的。但如果你想挑戰它,擦一擦邊球,就會有。但我們常說,要是你上去内地拍戲,就不要想太多。慢慢地(電影的創作)就會側到一邊去。

林:很多編劇問我:「是否要大陸的?」幹麽問我了!這些由電影公司決定、監製決定,你先去寫好故事才算吧。他們又問:「要商業的嗎?」我問:「怎樣才算不商業?」他又答不出來。在創作這個階段,這個問題已經出現。

徐:(電影人)想要拍本土題材和深度的電影。但是是否只有靠「合拍片」,才能有足夠的市場?

林:我受杜Sir的影響很大。《黑社會》、《鎗火》這些電影全都沒有巨星的,只有題材和選對了的演員,完全沒有商業的考慮。我之後監製的電影都是這樣,不用巨星。電影的魔力是甚麼?就是可以造星,可以將籍籍無名的演員「放大」。我自己覺得不需要去想爲哪個市場服務,因爲創作最惡、最入心的地方,是沒有顧慮。

活在當代

杜:我們的年代是一天比一天好,每個人每日都在增值。爲甚麼那時候的社會這麽積極?題材之闊,是說甚麼都可以。是「時間」決定了你的思想。如果我活在這個時代,像他們(台下學生)這樣年輕,我都是像他們那樣思考。我常説不要期待年輕一代跟你們的路走,也不要常懷念以前怎樣怎樣。今天的小朋友是創造明天,以前的我們創造了今天。我們要活在當代,就做當代的事。

徐:網上討論區有人發問:請問杜Sir眼中的「雨傘運動」是怎樣的?

杜:浪漫…… 那麼多雨傘還不浪漫?

林:《文雀》拍過了!

杜:是!我很喜歡雨傘… …我覺得這已經是香港的一點一滴,這是時代給予大家一個空間的浪漫,相信曾參與其中的人,三十年後都會重提此事。

觀眾:香港過去五年發生過的事,如果是一套電影,你覺得是甚麼片種,然後你會為它起一個怎樣的名字?

杜:我覺得這是一部文藝片,名字叫《家》。過去我一家六、七兄弟姊妹很少吵架,這五年,架吵多了。(眾笑)

主持徐緣,嘉賓杜琪峯、林家棟

主持徐緣,嘉賓杜琪峯、林家棟

--

《大學問》節目一連八講,十一月十六日起,逢星期三傍晚6時在無綫電視翡翠台、及即晚8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放;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聽眾亦可於十一月二十日起,逢星期日晚上八點收聽香港電台第一台<大學堂>節目,重溫<大學問>精彩聲音內容。

《大學問》面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rthkhallofwisdom/ 可收看Facebook live 部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