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粵劇特朗普》荒唐夢與辛酸淚

2019/4/17 — 19:20

《粵劇特朗普》,圖片來源:AFP片段截圖

《粵劇特朗普》,圖片來源:AFP片段截圖

李居明真是香港怪才,甚至「癲才」,他編撰和監製的新作《粵劇特朗普》很怪很癲,大出綽頭,把美國現任總統特朗普搬上粵劇舞台,令人好奇又好笑。

這種玩法是否前所未有呢?請勿少見多怪,因為上世紀初已有時裝戲曲,亦有把不同時空人物大兜亂的怪雞戲曲。今次「片頭字幕」和場刊都表明,近代粵劇四大名丑之一廖俠懷,早已演出《甘地會西施》、《希特拉夢會藺相如》、《潘金蓮槍殺高力士》等一系列荒誕粵劇,並非一味搞笑,亦諷刺時弊,啟發了《粵劇特朗普》的創作。(場刊說廖俠懷當時是抗日時期,借戲軌來宣揚和平,不過有資料說廖俠懷扮演甘地,靈感來自 1948 年印度甘地逝世的國際大新聞,那是二次大戰結束、日本投降之後幾年。)

《粵劇特朗普》是李居明「毛澤東之虛雲三夢」第二部。第一部粵劇《毛澤東》已經成為離奇話題,然而不算荒誕,除了加入虛雲和尚談禪說夢之外,基本上根據史實。至於觀點與角度,當然見仁見智,但無疑是粵劇界和全港演藝界的空前創舉,過去從來沒有讓毛澤東、蔣介石等至今還充滿敏感爭議性的現代中國專政統治者,粉墨登台做大戲。反而大陸七八十年代以來,有過不少電影電視和舞台劇描述毛、蔣。

廣告

到了《粵劇特朗普》,就真的荒唐怪誕,竟然虛構特朗普有個孖生哥哥,自小失散在中國大陸,還搞出飛碟和外星人,的確兒戲荒謬。其實荒唐中也有辛酸,尤其是觸及文革浩劫的慘痛。我想起曹雪芹《紅樓夢》的著名詩句:「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云作者痴,誰解其中味?」當然,此劇與《紅樓夢》天差地別,但劇情有笑亦有悲,儘管整體來說有些啼笑皆非,可是局部確有歷史悲情。

今次虛雲第二夢,開始於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女兒伊萬卡進入白宮,發了白日夢。然後劇情回到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遜首次訪華,周恩來總理在北京接機。奇在劇中杜撰江青、張春橋帶領紅衛兵衝入機場,還有毛澤東與尼克遜打乒乓球,毛澤東提到兒子毛岸英死於韓戰,美國是他的「殺子仇人」!而且虛構當年廿六歲的特朗普是尼克遜代表團最年輕成員!弄出這青年「狂人」舌戰周恩來,又被毛澤東預料他將會成為中國大敵。

廣告

這些編作,好在生動有趣。紅衛兵表演「忠字舞」更令滿座觀眾興奮,那些來自大陸的男女小將們揮紅旗,大翻觔斗,嚴格來說只是基本功,不及內地京劇北派精采,可是香港粵劇武師較少這麼青春生猛,難怪觀眾熱烈鼓掌。毛澤東拿出半包「熊貓」香煙送給尼克遜的情景,也安排得巧妙惹笑。

接下去有毛澤東「003」替身,江青、張春橋毒計陰謀。並且出現特朗普孖生哥哥「川普」,在開封火葬場做小工,企圖與愛人逃往美國,但發生劉少奇在火葬場「死而復生」,慘遭紅衛兵「鞭屍」的奇情險境。這是全劇最有文革悲情的段落。

然後轉到廿一世紀的近年新事,包括特朗普會見北韓金正恩,更發生美國總統與外星人的奇緣。終於到了美國的「川普」,構成真假美國總統移花接木、運轉乾坤的變化,促成中美和好,化解爭覇危機,於是天下太平云云。

全劇在怪雞之中,傳達中式「以和為貴」的主旋律。而在中國長大的「川普」早已做了中國人,最後又化身「翻版」特朗普入主白宮,把美國總統變為「中美合體」,甚至是「中國卧底」。總之此劇表面上古靈精怪,實際上「中國心」很強。

我的觀感,是這歷史政治戲有不少奇思怪想,然而作為荒謬劇還未夠瘋狂過癮。其中描寫美國總統比較大膽「天馬行空」,寫到中國就顯著有政治顧忌,最明顯就是仍然把毛澤東「神化」,預知未來,文革災難則完全歸罪於林彪與四人幫。實際上眾所周知,文革由毛澤東操控,特別要打倒原國家主席劉少奇。此劇強調劉少奇的慘痛遭遇,儘管不提毛澤東主使,也暗喻了「一把辛酸淚」。

此外,劇中特朗普和金正恩都不夠狂妄,中段兩人會面還成為悶場,沒有預期中兩大「狂人」鬥狂的詼諧刺激。而且今次時空和人物比較分散,不像第一夢集中於毛澤東,因此我嫌中段鬆散了。幸而整體豐富多變,前段後段都有吸引力,足以奇文共賞。事實上,《粵劇特朗普》很旺場,還多了不少年輕觀眾,亦有洋人觀看,今次增添了陳鈞潤翻譯的英文字幕。

這是李居明編製第三十四套粵劇,台前幕後一直有粵劇能手協力,詞曲和唱做越來越熟練流暢。今次藝伶們各有發揮,龍貫天再演毛澤東,台型與說唱都功力十足。他戴金髮兼演特朗普和「川普」兩角,演青年特朗普時輕佻鬼馬,扮火葬場小工「川普」則有情有義,妙在與愛人合唱《仙樂飄飄處處聞》英文歌「雪絨花」,香港人熟悉(七十年代大陸其實不易聽到),與後段美國重聚戲呼應,是聰明的綽頭。

演與唱最值得讚賞是新劍郎,扮演周恩來充分顯出這個「忠臣」在險惡環境中勞苦功高,幾乎茅台喪命,他與鄧穎超的愛情描寫亦感人。新劍郎還演垂危的劉少奇,以及林肯總統的幽靈,唱腔都非常老練。至於說到周恩來在五十年代曾被美國國務卿杜勒斯拒絕握手,劇中故意說成杜蕾斯(避孕套),當然搞笑。

陳鴻進演尼克遜與金正恩,沒有怪行狂態,但也有梁醒波接班人的妙處。他演金正恩時的唱腔就模仿馬師曾,增添趣怪。不過他扮尼克遜的髮型不似,應該頭髮較少。

其他合演者有陳咏儀、鄧美玲、王超群、呂洪廣、一點鴻、白雲龍等,其中幾位一人演數角。特別突出是蕭郎扮演金髮美艷的伊萬卡,蕭郎是女不是男,她本人身高鼻高,扮洋女很生動,還裝「胸」作態惹笑,平喉唱腔甚佳,大概是女小生新秀,今次十分引人注意,相信今後多了戲迷想看看她怎樣演古裝大戲。

這粵劇沒有佈景,而活用映像投射,顯出天安門、北京機場、中南海、華盛頓白宮等地的實景照片,也聰明有效,好過搭景。還有反映中美歷史關係的一些黑白舊照,帶來時移世易的感慨。

劇中另有一幅無數紅衛兵聚集在天安門廣場的舊照,原來遙遠空中某處出現「飛碟」,究竟是否真的「不明飛行物體」呢?加上與外星人有關的美國「五十一區」怪談,搞出火星人、金星人之謎,簡直天方夜譚。李居明的科幻只是胡閙搞笑,他更有興趣是靈異,此劇就大玩火葬場,又說白宮是美國第一鬼屋,林肯鬼魂不息,由來自中國的「川普」使他安息,則屬李居明拿手的黑色幽默。

總的來說,《粵劇特朗普》是只有香港才會製作演出的荒唐夢,應會修訂重演,但不知何時。「毛澤東之虛雲三夢」還會有第三部,將會玩成怎樣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