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粵樂集結號」音樂會「跨界」的隨想

2017/3/6 — 17:20

粵樂集結號──跨界廣東音樂會

粵樂集結號──跨界廣東音樂會

三月四日,到油麻地戲院劇院觀賞今年度的廣東音樂系列之一的「粵樂集結號──跨界廣東音樂會」。

音樂會號稱「跨界」,因為演出樂器除了一般中國樂器,倒是還有西方流行曲用的套鼓,又有電結他。此外,年輕胡琴好手陳璧沁亦嘗試引吭高歌,與童紹民合唱《香夭》,「安歌」時她更獨唱了林鳳的名曲《榴槤飄香》,這也算是一種跨界──由「胡琴界」一變而為「歌唱界」。這樣由奏而唱,自可視為一種跨界。

但太陽底下似無新事,粵曲粵樂之跨界,前輩早已有,「精神音樂」、「跳舞粵曲」,構想都非常大膽,至於音樂高手兼唱家,舊日更屬平常事,如呂文成、何大傻、丘鶴儔、梁以忠、邵鐵鴻、李鷹揚等等,俱是音樂高手亦擅唱。

廣告

要是進一步尋問,為何舊日這麼多粵樂音樂高手擅唱?相信,這是因為上世紀前半葉,香港人都沉浸於粵曲粵樂之中,人們組音樂社之風熾盛,又常有機會到電台演出,極利交流學習,所以縱是民間自發,卻孕育無數多面手,何止擅奏擅唱,更擅詞擅曲,實際是吹彈拉打詞曲唱件件皆能。

近幾十年的情況卻是學院化專業化,演奏家就是演奏家,難兼擅唱,遑論詞曲創作。

廣告

近年情況看來略有改變,比如揚琴好手郭嘉瑩有一兩次獨奏會都嘗試自撰南音唱詞,以資自奏自唱。

現在又見到陳璧沁嘗試唱起歌來,不過只是起步,離前輩的擅奏擅唱,水平相去甚遠,來者可追而已。

這「集結號」音樂會出現以電結他玩奏粵樂,筆者覺得粵樂向來有容乃大,並無不可。但聽同場的朋友的意見,倒也頗極端,比如有人認為不夠放,可以去得盡些,不過這位朋友倒也有想過,可能演奏者亦顧慮過捧場者多是老人家,怕他們接受不來。這倒是真的,當晚就有一位筆者認識的老人家,認為沒法接受那電結他玩粵樂的效果。

或者,問題重點並非電結他玩粵樂的效果問題,而是如何以電結他玩出粵樂的粵味吧!

說跨界,筆者也不禁想到,有好長的一段歲月,粵樂人還曾跨界去搞電影音樂去寫粵語時代曲,如王粵生曲詞的《檳城艷》,胡文森曲詞的《秋月》、龐秋華詞曲的《女殺手》、潘焯詞曲的《彩色青春》等等。或者,把《禪院鐘聲》、《流水行雲》填詞來當流行曲唱,也算是一種跨界吧?不過,這些歲月已經遠去,香港的粵語流行曲,固然早已「去粵曲化」、「去粵樂化」,它自身也處於發展的低谷之中,實在難讓舊日這類「跨界」活動再現。

筆者只是想到,現在的流行曲人作曲,為了讓欣賞者「估渠唔到」,曲調千奇百怪,卻病在難上口,遑論留印象。舊日的粵樂名曲,其實也常讓欣賞者「估渠唔到」,因為常覺旋律兜兜轉轉,不知轉到哪處去,如入迷宮,可是這些名曲卻總有好些片段教欣賞者留下印象!或者流行曲人是應該跨界過來,看看舊日的粵樂名曲,是有哪些創作妙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