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粵語時代曲@ 1953 年

2016/10/26 — 10:52

之前寫過一篇《粵語時代曲@ 1952 年》,然後感到現在是較有條件去試寫五十年代的粵語時代曲編年史,逐年逐年去寫。於是便憑着其實仍很有限的資料來寫這篇《粵語時代曲@ 1953 年》。

筆者目前對於 1953 年電台的節目資料掌握得不多,但從《華僑日報》上的零星資料,可知道是年香港電台時不時會設十五分鐘的時段來播「粵語時代曲」的唱片,這至少說明,電台是有給「粵語時代曲」傳揚的機會的。但相比起主流的粵曲和國語時代曲,「粵語時代曲」的播放時間是少得不成比例的。

1953 年之中,有推出「粵語時代曲」唱片的唱片公司,只有和聲歌林唱片公司和美聲唱片公司,其實,這兩間公司都仍以出版粵曲唱片為主的呢!

廣告

1953年3月16日,和聲歌林唱片公司推出第三十七期七十八轉唱片,包括十首粵曲,八首粵語時代曲,四首粵樂。其中四張粵語時代曲唱片中的八首歌曲是:

快樂誕辰歌(呂紅)/婚禮進行曲

廣告

馬來風光(呂紅)/香島美人(白英)

花開蝶滿枝(呂紅)/月下歌聲(白英)

醉人的秋波(呂紅)/真善美(白英)

當中,《婚禮進行曲》是純音樂,《快樂誕辰歌》就是西洋生日歌曲的第一個粵語流行曲版。此外,這八首歌至少有三首屬原創作品:

《月下歌聲》呂文成曲 九叔詞

《醉人的秋波》呂文成曲 周聰詞

《真善美》馬國源曲 周聰詞

這裏抄錄下《真善美》的歌詞:

大家都正在少年,大家應勉勵自己,

無論痛苦快樂都結在一起,為求獲取真善美。

一心愛群,沒有爭奪名利,

堅心忍耐,沒有貪生怕死,

大家都正在少年,大家應勉勵自己,

無論痛苦快樂都結在一起,為求獲取真善美。

這歌藉着三拍子的節奏,唱出簡潔的勵志語句。

1953 年 4 月 22 日,美聲唱片公司推出第二期七十八轉唱片,包括八首粵曲,六首「電影插曲」。這六首「電影插曲」,從後來的資料所知,電台是視為「粵語時代曲」,安排在「粵語時代曲」的時段播放。再者,這批「電影插曲」,未必首首是來自電影的歌曲,如果真的不是,筆者常稱之為「偽電影插曲」,但估計是美聲不想跟和聲歌林叫「粵語時代曲」,故意稱其類別為「電影插曲」。明乎此,我們可以說這六首「電影插曲」是美聲推出的第一批粵語時代曲。

六首「電影插曲」,分屬三張唱片:

風飄飄(羅施)/朝朝來了(小芳艷芬)

閨怨(林璐)/賣欖歌(羅施)

可愛的春天(林璐)/葬花詞(雲裳)

然而美聲這第一批粵語時代曲,全都沒有交代作曲作詞者的名字的,甚是遺憾。以筆者所知,《風飄飄》調寄的曲調跟七十年代的《悲秋風》是同一旋律,《閨怨》調寄《花間蝶》,《賣欖歌》調寄《旱天雷》。《葬花詞》的歌詞肯定是依曲填出來的,但那曲調是舊曲還是全新創作,卻難判斷。《朝朝來了》可以肯定是先詞後曲的作品,也似乎是全新創作來的。《可愛的春天》的歌調是採用 AABA 曲式來寫的,所以肯定是先曲後詞的,而相信也是全新的原創歌曲,遺憾是不知詞曲作者是誰!

看歌詞內容,《葬花詞》應是最早的一首粵語流行曲去仿黛玉《葬花辭》的詞意。《風飄飄》可說是抗戰傷痕歌曲。《朝朝來了》則是首借鳥鳴起興而鼓勵人學唱歌之歌曲,其中「朝朝來了」乃是舊日粵曲粵劇藝人常用來練聲的句子。

1953 年 8 月 5 日,和聲歌林唱片公司推出第三十八期七十八轉唱片,包括十首粵曲,八首粵語時代曲,三首粵樂。其中四張粵語時代曲唱片中的八首歌曲是:

快樂伴侶(呂紅、周聰)/三對歌(白英)

郎是春風(呂紅)/郎心如鐵(呂紅)

雄壯歌聲(呂紅、周聰、陸雲)/愛的呼聲(呂紅)

淚影心聲(白英)/雨中之歌(呂紅)

這八首歌曲,僅有一首《三對歌》是舊曲新詞,舊曲是傳統的粵曲小曲《梳妝台》,填詞的是吳一嘯,所謂「三對」,是對影思人、對酒思人以及對枕思人。其餘七首,全都是全新的原創歌曲,詞全由周聰所寫,呂文成寫了三個曲調,分別是《快樂伴侶》、《郎心如鐵》、《愛的呼聲》,其餘四個曲調《郎是春風》、《雄壯歌聲》、《淚影心聲》、《雨中之歌》則俱是由馬國源創作的,當中《淚影心聲》是三拍子的。

和聲歌林唱片公司第三十八期七十八轉唱片廣告,刊於 1953 年 8 月 5 日《華僑日報》

和聲歌林唱片公司第三十八期七十八轉唱片廣告,刊於 1953 年 8 月 5 日《華僑日報》

這七首原創歌曲,以《快樂伴侶》流傳最廣,後來香港樂人在紀念呂文成的音樂會中,也往往會唱《快樂伴侶》。《快樂伴侶》是採用 AABA 曲式寫成的,其實呂文成寫此曲調時已經五十多歲,卻仍能創作出這樣充滿活力的跳舞歌調,非常厲害!

正因為流傳廣,《快樂伴侶》可以很輕易的便在 YouTube 找到:

1953 年 10 月 22 日,美聲唱片公司推出第三期七十八轉唱片,包括十首粵曲、十二首「粵語電影插曲」、四首粵樂。對比起第二期,美聲這次推出的「電影插曲」歌曲,數量上是翻了一倍。六張「粵語電影插曲」曲目如下:

蝶戀花(雲裳)/晨光頌(林靜)

艷陽天(雲裳)/魂斷藍橋(林璐)

毋負青春(雲裳)/一往情深(李芳)

惜取少年時(鄧慧珍)/望郎(薇音)

湖畔情歌(鄧慧珍)/迷人妙舞(林璐)

似水流年(薇音)/相親相愛(林靜)

然而這第三期仍跟第二期一樣,完全沒有作曲人和作詞人的資料的,這樣忽視創作人的做法甚是罕見。

筆者通過老歌書來查考,只有兩首肯定是舊曲新詞,一是《魂斷藍橋》,調寄《Auld Lang Syne》,一是《迷人妙舞》,調寄《玫瑰玫瑰我愛你》,但音調是有所改動的。其次,《似水流年》也應是舊曲新詞,只是其「舊曲」應是由兩三首粵曲小曲融合而成的,但筆者只認得出部份片段應來自小曲《螺黛》。其餘九首歌曲,觀其旋律,都是筆者頗覺陌生的,但卻不一定都是原創。不過,筆者卻注意到,其中至少有五首是採取先詞後曲的方式寫的,計有《晨光頌》、《毋負青春》、《惜取少年時》、《相親相愛》、《望郎》,其中《相親相愛》是以三拍子來譜寫的,而《望郎》卻是字少腔多得非常厲害,這五首,很大可能是原創的。餘下四首,《一往情深》、《蝶戀花》、《艷陽天》的曲式俱是 ABA ,後者還是三拍子的,《湖畔情歌》一段曲調填了兩段詞。這四首是否都是原創,實在難說。

論歌詞之特別,這十二首歌之中筆者會選《魂斷藍橋》、《惜取少年時》和《毋負青春》。《魂斷藍橋》應是粵語流行曲中調寄《Auld Lang Syne》的最早版本,而歌詞應跟同(中譯)名西片的情節有關連的。《惜取少年時》則應是最早把杜秋娘的七言樂府詩《金縷衣》改寫進歌詞的粵語流行曲,比許冠傑的《莫等待》早了廿餘年。

《毋負青春》的歌詞是這樣的:

斜倚樹,對黃昏,

田園炊煙起,處處萬家燈。

翠兒本是蓬門女,養在寒寮草閣,

經年累月對着一個愁悶老年人,

三餐不愁無米煮,一宿不愁無暖衾,

只愁是辜負如此青春,

夜夜綠楊下,空伴殘雲。

斜倚樹,對黃昏,

梢頭新月上,轉眼又清晨,

年復年,流水行雲飄然玉女身。

筆者甚是訝異五十年代初的粵語時代曲會出現這種題材。從拙文《1954 年粵語流行曲榜及周聰、顧嘉煇行蹤》可知,這首《毋負青春》,香港電台在 1954 年至少播過七次,而該年在港台播放得最多的粵語時代曲亦不過是十次。

末了,作個小小的總結, 1953 年香港有和聲歌林及美聲兩間唱片公司推出粵語時代曲,全年兩公司合共推出了三十四首,其中可以清楚確定和聲歌林公司推出的粵語時代曲之中,有十首是原創歌曲,美聲公司因為是年推出的歌曲都沒有創作人的資料,難以判斷,但估計是原創的可能多達十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