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粵配越難 ‧ 2】斥廣管局條例過時 配音員如何在《一拳超人》「博」出迴響

2017/12/20 — 17:20

行業制肘多,那麼配音員 Kitty 和阿英一致好評的《一拳超人》是怎樣突破重圍?

為《一拳超人》主角埼玉做粵語配音的簡懷甄笑言,生鬼配音全靠「博」出來。受制於通訊事務管理局「電視通用業務守則」的節目標準,兒童時段播出的卡通片,規管甚多。《一拳超人》屬於深夜時段的卡通片,尺度雖然較為寬鬆,但自由度仍取決於個別電視台態度,往往「博唔到多過博到」。就算大家眼中看得津津有味的《一拳超人》,背後仍有不少「被河蟹」的情況。追本溯源,他認為要改變現狀,配音員夠「博」之餘,條例亦須更新鬆綁。

精警對白,全靠夠「博」?

廣告

2010 年出道的簡懷甄,全職從事配音工作,今年憑著參與 ViuTV 的粵語版《一拳超人》一爆而紅。「吔蕉啦」、「裸跑係犯法」、「又一拳KO咗佢」......觀眾聽得過癮,但配音員簡懷甄坦言每一句「啜核」對白都得來不易,首先要通過錄音室和領班的檢核。根據過程經驗,他認為修改往往「只係驚電視台或通訊局唔鍾意、唔批准」,擔心作品會「彈返轉頭」重錄,導致有配音員「不敢講太多,講之前都會自我篩選」。

播放內容雖然有「電視通用業務守則」的規定,但電視台、錄音室、配音領班,乃至配音員本人都有不同的理解。經驗累積,約定俗成,配音行業普遍理解電視台兒童時段的卡通片,「死」、「打」等字眼不得使用,戀愛、酒精等內容亦不能播出。簡懷甄明白,條例既然如此,好可能「駁都無用」;但感嘆不少同行已經「自動波」,處理任何時段節目的對白,都自我修改了才出口,「大家都已經習慣咗」。

廣告

「但我自己就好衰嘅,成日都包拗頸,博你俾我出街!」簡懷甄相信,配音首要工作在於本土化。將外語轉換成廣東話之外,配音員選擇觀眾日常用語也是方法之一,「令人覺得好順耳,好似平時聽到嘅嘢咁」。卡通片非真人飾演,情節有時又超乎現實,觀眾可能已經有些距離,對白做到「貼地」,則可拉近與觀眾的關係,更容易投入。

理論雖然如此,但簡懷甄笑言實際情況總是「博唔到多過博到」。就算是為人樂道的《一拳超人》,他也透露過程都有不少「被河蟹」的對白。其中一句對白,他第一次錄音時即興「爆肚」,說成「如果你哋夠膽話俾人知,我係遲到先有得執雞嘅,揼實你㗎」。「揼實你」雖然是粗口諧音,但當時配音領班批准,道:「好!就試吓佢」。去到電視台審批的階段,果然被打回頭,對白最終改成「我揼你㗎」,讓他不禁笑說:「『我頂你個掣』出得街,但『揼實你』唔得,好搞笑」。他又補充指,配音員「博」就得承擔風險,「明明一次就搞掂曬,但要補對白就要特登再去多次」。補錄,不但個人的事,錄音室團隊也要為你補錄而準備,「大家都辛苦,所以有時領班都覺得不如算,和諧曬所有嘢」。

從事配音七年,簡懷甄笑言自己並非「吓吓都博」,視乎播放時段之餘,也考慮到個別電視台取態。他形容,ViuTV 相對有彈性。就像委約《一拳超人》的配音工作時,電視台雖然沒有要求「貼地」,但聲明高度自由開放,說:「啲對白可以唔駛咁規限,可以玩啲都得」。他強調「港味」十足的《一拳超人》,不光是配音員的功勞,撰稿員也寫出「同是天涯羅樂林」一類的對白,團隊合作才可成功「博到」。

條例綁得太緊 實乃推卸責任

「《一拳》可以講到咁多,只係因為嗰個播放時段寬限程度唔一樣。兒童時段唔單只唔可以配到咁貼地,好多內容都要改。呢個係好過份!」簡懷甄認為,通訊局囿於「兒童時段一定要益智」,想法過時,需要檢討。他記得曾經為一部兒童時段播放的卡通片配音,畫面是巫婆將另一個人掉入火爐,原本對白意思是「好熱好唔舒服好辛苦」,但礙於播放時段,不能讓小朋友知道那麼暴力的事,對白改成「好舒服呀」,「睇樣都見到佢好掙扎,對白改成咁,其實好唔啱,好無意思」。

扭曲動畫內容,避開「教壞細路」的指控,簡懷甄形容通訊局只是「推卸責任」,「大佬呀,咪傻啦!而家啲小朋友粗口叻過你呀,仲有啲家長廢㗎?根本大家只係推卸責任,總之唔關我事啦!我播啲嘢好和諧嘅,係你教唔到你啲細路,唔關我啲卡通事」。問題雖然顯而易見,但他承認改變很難,難中之難在於人心,「而家個個都怪獸家長,好難改」。另一方面,他亦感嘆不少行家亦抱著「交功課」的心態,「佢唔要咩,我就唔講,睇化曬咁」。他相信配音員「博一博」是好事。做到本土化,贏取共鳴,觀眾喜歡才會繼續支持粵語配音,行業亦可以生存下去。他又希望幾間本地電視台合力,甚至聯合議員,向通訊局反映問題,提出修改建議,「而家啲細路都有判斷能力,唔係咁低B㗎喇!」

配音員簡懷甄

配音員簡懷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