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紅花為記,以義人之名

2019/11/8 — 14:36

作者攝

作者攝

今年看到特別多人響應呼籲,每天把虞美人花 poppy 掛在胸口,直到 11 月 11 日,和平紀念日,Remembrance Day,以紀念兩次世界大戰中犧牲的軍人與平民。

一種曾經也在香港流行的英國人傳統,現在有人把它重新提倡 — 因為隨著六月,香港也成了戰場,值得記住,必須記住的義人還有很多。

去年這個時候已經寫過 poppy,倫敦一個為反戰而創作的大型藝術展,把數以千計的陶瓷紅花匯聚成長河,自倫敦帝國戰爭博物館的窗口湧出來,一花一血淚,緩緩灑落地上,是刻骨印記,也是期待能夠滋潤和平土壤的養份。

廣告

要注意的是,虞美人花經常被誤稱作可以製鴉片的罌粟花,因為兩者同屬罌粟科,外形亦非常接近,容易混淆。
簡單分辨的話,虞美人的花比較嬌小,莖幹亦較纖幼,帶濃密的毛,而罌粟花的莖幹就相對光滑。

廣告

虞美人是比利時國花,後來成為悼念信物,源於世上最有名的戰爭詩之一,《In Flanders Fields》(弗蘭德斯陣前):1915 年 5 月 3 日,加拿大陸軍軍醫 John McCrae 為紀念 22 歲同袍 Alexis Helmer 而創作。

那年夏天,John McCrae 目睹戰友 Alexis Helmer 於比利時西部的 Flanders 遭擊斃,最後的棲息之處遍地虞美人花,於是 John McCrae 寫下短詩,同年 12 月在倫敦發表,自此成為傳世詩作。
當時他並未料到,詩中提及的虞美人花,將會演變成紀念陣亡戰士的重要象徵。

那是三年後的事。
1918 年,美國教師 Moina Michael 讀過《In Flanders Fields》後大為觸動,寫了另一首詩《We Shall Keep The Faith》回應。
其時她應邀到 YMCA 紐約總部工作,把所得報酬全數買下二十五朵絲質虞美人花,送給紐約總部的同事,並且心生一念:紅花可不可以作為陣亡者紀念物,然後幫助退役軍人的生活?

歷史把她稱為 The Poppy Lady,因為她很可能是世上首個售賣紅花的人。
一步步走下去,紅花由美國到法國,再後來流傳到英國,皇家英國退伍軍人協會受到啟發,1921 年正式把 poppy 製成慈善商品發售,每年一次的紀念,同時籌款支援退伍軍人。

而 poppy 有所謂正確配戴方式,一般掛在左胸,因為接近心房,意味逝者常在心間。
也有說傳統上英國女性會把它掛在右胸,方便與配飾同時配戴。
連花下那片葉也有考究 — 指著 11 時方向,因為第一次大戰於 1918 年 11 月 11 日上午 11 時結束。
禮教令事情複雜,皇家英國軍團就曾公開說:怎麼配戴,無分對錯,最重要是 wear it with pride。
唯有這樣,我們與先人,歷史與現世,方能彼此接上。

回望當時,一切因為一個死去的士兵,墳前一地的紅花,以及一首詩而開始。
1915 年夏天寫成的《弗蘭德斯陣前》,跟 2019 年夏天的香港,那慘烈不會一樣,一樣的是有人在尋求公義,同在編寫歷史。

詩中最後一節,提醒在生者別要辜負死去的人,血淚流遍野地,而他們將不會安息。

If ye break faith with us who die
We shall not sleep
though poppies grow
In Flanders fields

詩中主角 Alexis Helmer 終年 22 歲。John McCrae 為他而寫的詩,最初的名字,叫作《We Shall Not Sleep》。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