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細明體:是中華民國美學, 還是日系精品感?

2019/4/17 — 10:23

【文:Ruby】

日本精品航空星悅航空(skyflyer)來台營運,最先引起注意的除了黑與白低調色系的文宣外,還有上面的字體⋯⋯那個是新細明體嗎?

廣告

這個廣告在字嗨引起了一陣討論,有些人直接取笑這個廣告…「他想走桃園機場風吧」、「字體怎麼看起來不太精品」、「深諳在境隨俗的道理,在台灣就是要用台灣美學才夠在地。」

也有鍵盤柯南,提到字體的選用應該是為了符合日本的習慣…「這問題誇張到我直接去星悅航空的中文粉絲團反映過⋯⋯不過看日文官網也是這樣,這大概是他們的 CI (Corporate Identity)吧」、「應該是日本人做的,看起來像內建的 adobe 明體,做中文廣告缺字的時候常常看到他們這樣做。」

廣告

另外有一些延伸性的評論,提到排版帶來的影響…「字體沒有問題,延續日本的企業系統,有問題的是大小和排版!!細明體好好做也是會有氣質的!」、「滿滿的排版放在這麼大的招牌,就失去精緻感了」、「我覺得沒有假名,空間感就會太擠。」

圖片來源: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

圖片來源: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

說到細明體與航空業,相信不少人會直接聯想到桃園機場指標字體,也就是那個被大多數人所詬病的設計。然而,這樣就代表細明體註定與航空業無緣,不適合被星悅航空拿來做文宣嗎?

不能用細明體設計?

1. 新細明體 vs 小塚明朝體

其實稍微比較一下,會發現「星悅航空」跟「桃園機場指標」的字型並不同。前者是「小塚明朝體」,後者是「新細明體」。他們由不同的字型廠商製作,都是細的「明體字」,而不是「細明體」這種字型。

比較「小塚明朝」、「新細明體」,可以看見兩者光是寫法上就有差異。「新細明體」因為符合臺灣教育部標準寫法,「悅」字上點、「航」字左右點、及「空」字上點和「ㄦ」的右側,都比另外兩種字型更符合手寫習慣。「悅」字的「口」更直接取消右邊豎筆出腳,下橫直接超出右豎。

【延伸閱讀】 :知道明體有哪些特色嗎?請看〈字體課在學什麼 (4):明體造型重點〉

但…這是並置比對才知道的結果。如果這兩套字型突然出現在機場指標、或廣告文宣上,給民眾的觀感其實很像,匆匆一瞥無法立即辨別。

你可能想問,難道這是在告訴我們不能將細明體用於標題字設計嗎?答案是:「要看場合。」畢竟設計需要仰賴專業判斷。

2. 品牌設計 vs 指標設計

桃園機場指標與星悅航空 logo ,二者訴求並不相同。對於服務公眾的機場來說,太細的字體不利於遠距離閱讀,因此新細明體當然不是理想的指標字體。

【延伸閱讀】 :為什麼新細明體不適合用在桃園機場的指標呢?請看〈桃園機場指標的大問題:新細明體用錯了地方〉

但企業識別卻取決於公司想要呈現的形象,小塚明朝的尖銳、俐落感,正成功滿足了大眾對時尚、精品界的想像。值得一提的是,小塚明朝提供了六種字重,星悅航空刻意選擇了最細的 EL ,或許是想傳遞低調、有個性的感覺吧!

 

可惜這樣的個性感並不被台灣民眾接受,畢竟它看起來跟新細明體沒有很顯著的差異,而新細明體已經被認定為中華美學的同義詞了…

3. 日本設計到台灣都會走味嗎:台版 vs 日版的用字與排版

有些網友的發現非常正確,他們留意到台版星悅航空設計並非入境隨俗的表現,而是期望能忠實傳達日本官網所營造的感覺。但這可能又是一個經典的設計問題:「引進台灣的設計是否都會走味呢?」

其實只要看一下台版設計,會發現他們和日本一樣使用小塚明朝,只是偶爾或許出於缺字等理由,會混用到新細明體、Adobe 明朝。這三種字型雖然粗看之下很像,但只要放大看,就會知道小塚明朝還是最銳利、新潮的。這種感覺是由許多細節堆砌而成,簡單比較這三種明體的起筆、收筆處,可見小塚明朝刻意作成尖角造型,而不像另外兩者都做圓形。

另外,日本有一個著名的平面設計傳統,就是以漢字構成版面,像新世紀福音戰士就是個很好的例子。然而版面要排得好其實並不簡單,得花不少心力思考佈局。

日版星悅航空採用大字細明體來排版,總讓人誤會是新細明體,甚至覺得有點恐怖。但仔細觀察就會知道,他們的排版規範是很傳統的。除了講究邊線的對齊外,似乎也參考了古典活版印刷的規律,將大、中、小字按照整數倍分配,以營造版面秩序。另外,日文假名與阿拉伯數字的曲線也能適度調節密集的方塊字帶給人的緊張感。

可惜的是,部分台灣版文宣為了強調「日式精品航空」的形象,選擇置中對齊,創造出許多空間割裂。而在準確翻譯日文、漢字自然增多的情況下,似乎也讓他們不得不壓縮字距,如日文「就航」二字改成「預定開航」四字正是一例。

這種現象在排列長串文字更帶來困擾。失去了假名調節空間的作用後,星悅縮減了文字的寬度與字距,讓文案中「放鬆的皮椅」、「舒適的國際之旅」,在無形之中蒙上一層緊張感。而這種過分密集的排版,也讓版面略失日版的秩序美,民眾便只注意到細明體字,甚至誤會它是新細明體了。

有趣的是,由於搭乘期間變更,星悅順勢在今年 4 月上旬為「好評販售中」換上新的版面!比起上方 3 月的截圖,新的排版不僅更具日文原版的味道,將長串文字的字間距離調寬以後,也比較能幫助讀者吸收資訊。試著讀讀看這段文字,是否更能讓你產生「放鬆」、「舒適」的感受了呢?

但加強斷句,或許是星悅可以改進的面向。畢竟如此長串的文字,其實會讓讀者閱讀時較為吃力。尤其小塚明朝這個字型,它的字面較寬,再加上中文的排版又無法搭配日文假名調節,預設的字距其實不適合閱讀喔!(字面的意思是?)

小結

細明體可以用於標題字設計,但要記得使用任何字體時都需兼顧技巧性。如果沒有好的排版支持,那就很容易讓人只注意到字體醜的一面,而不是美的一面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