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細說成長背後,《小王子》還可以講甚麼?

2016/1/4 — 18:05

《小王子》2015 電影截圖

《小王子》2015 電影截圖

「長大不可怕,可怕的是遺忘」、「真正重要的東西,是眼睛看不見的」……還未看《小王子》 2015 年新編電影之前,大概都在不同的媒介,見過這些金句摘要。關於掙扎成長的故事,幾乎所有走過這段路的大人,都多少找到一些共鳴。然而,即使沒有看過《小王子》,這些老生常談的「人生大道理」,誰都能說出一句半句。

一部經典的小說,再精彩動人的情節,再發人心醒的內容,說夠一百萬次,也總會膩。2015 年再編的《小王子》動畫,感動我的不是如何面對成長的故事本身,而是編導說故事的能力。

原著小說《小王子》出版於 1943 年,由法國飛行員暨作家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寫成。小說通過小王子的眼睛,看破成人世界的種種枷鎖,以一個孩子的視角,帶出伴隨成長而來的犧牲,並呈現出個人與世界之間的羈絆。作品出版距今超過 70 年,受歡迎程度依然無減,多次改編成電影、舞台劇、廣播劇等。2010 年,美國導演 Mark Osborne 宣佈,再次改編《小王子》,去年聖誕檔期在香港上映。

廣告

「大凡任何經典名著,要延續傳奇自創新篇,即使有才華和自信,終究吃力不討好,容易被質疑不符原著精神。」──陳廣隆〈看得見與看不見的藝術 新舊《小王子》電影創意與弊處〉

關於改編,關於經典演繹,我早前就浪人劇場的《裸「言泳」無邪》也寫過一篇。然而,今次來到《小王子》,同樣是近於「二次創作」式的新編,我態度卻寬容多了,甚至可以直言:這個版本,我喜歡。

廣告

(劇透,慎入)

小王子,不是彼德潘。他不是不想長大,而是保持童心的大人。如果有一天,小王子換了一個大人的外殼,又會怎麼樣?Mark Osborne 導演的《小王子》,從小女孩操練入名校開始,到認識鄰居飛行員伯伯,接觸到《小王子》的故事,從而開展一段「尋找小王子」的歷程。小女孩來到一個「兒童不宜」的第四顆小行星,那裡聚合了嚮往權力的國王、貪慕虛榮的警察、追求實用效率的商人--而且,所有人都是為商人服務。長大後的小王子也不例外,只是一個執著於「做好呢份工」的清潔工。小女孩的闖入,喚醒小王子遺忘的童年,激發他背叛商人老闆,找回自己。

原著小說裡,小王子曾到訪多個星球,Mark Osborne 版本刪去了點燈人、地理學家和酒鬼等人物,刻意將矛頭指向生意人。有評論質疑,情節想必能勾起香港觀眾共鳴,但未必是原著作者的旨意。然而,我卻認為此版本是原著作者所屬的時代背景之下的合理延伸。

《小王子》2015 電影截圖

《小王子》2015 電影截圖

《小王子》電影雖然以考試操練入手,但實際批判的對象並非教育制度本身,而是工業社會衍生的「福特主義」(Fordism)。福特主義起源自 1930 年代的美國,當時汽車公司福特 (Ford) 將精密而科學化的企業管理模式引入,以流水式生產運作,製造出規格化、標準化的商品,從而促進資本積累。

電影中,井然有條的城市設計;密密麻麻的日程表;星星被視為「無用」,轉化成發電的動能……不難令人聯想到這種效益最大化的管理思維。原著作者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原本為商業機構出任飛行員,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之後,隨即加入法國空軍服役。《小王子》正是作者休役留美的 27 個月期間寫成,出版後隨即又再徵召入伍,對抗納粹德軍。原作者置身於 1940 年代初的美國,導演 Mark Osborne 以福特主義的角度切入,並非空穴來風。

《小王子》2015 電影截圖

《小王子》2015 電影截圖

《小王子》2015 電影截圖

《小王子》2015 電影截圖

Mark Osborne 在畫面處理上亦見心意,小女孩黑白灰的家,與飛行員伯伯森林般多彩的屋,形成強烈的對比,暗暗地以色調的差異,帶出兩種截然不同的生活態度。動畫又使用後現代的拼貼手法,將原小說與新劇本的糅合。原著故事融入與新編情節,沒有便宜地用「羽化」畫面來辨析虛擬和真實,而是讓原著人物披上紙感的外殼,看起來跟圓滑的CG 動畫質感有異,自然分辨出兩條故事線。狐狸一角,布偶的肉身,介乎兩者之間,正好充當小精靈的角色,連結電影原著與新編的情節。紙感的溫暖,電腦動畫的冰冷,與及房屋色調的安排,恍似在機械當道的今天,重提人情人性的價值,呼應著「後福特主義」(Post-Fordism) 尊重多元的反動。

作為一部流傳超過半世紀的名著,《小王子》探索的空間固然有很多。我們熟悉的唯心面向以外,看到反映時代的可能,不是更令人可喜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