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台北警局的信:你好,我想借你架水炮車做作品

2015/8/5 — 19:00

圖:呂小慧攝

圖:呂小慧攝

(原文無題,文題由編輯所擬)

早前寫了一封信去台北警局借水炮車做作品,沒有回音,他們可能看到一舊雲。我承諾有借有還。

 

廣告

* * *
台北警察局,

借車

廣告

你好,我是來自香港的藝術家程展緯,今次來台灣的目的是為在台北當代藝術館八月中開募的展覽「以藝術之名」創作作品,這展覽是香港藝術館主辦的,也是《香港週》重要活動之一。

客氣的說話不多說了,我今天寫這信給你是想向你借水炮車為我的作品《天氣報告:液化陽光》製作一場人造雨。你或許感到我的想法荒唐,但懇請你以最大的耐性細心看完這信。

《天氣報告:液化陽光》的創作方案是想在兩地美術館前製作一場人造雨,靈感來自2014年太陽花學運期間 貴局在3月24日使用水炮車的情景,我當時感到這樣用水泡車既沒新意但卻荒唐,就像電影中情侶鬧翻時失理志拿起檯上水杯向對方潑水一樣,終止對話。然而神奇的是你可不知道這場水炮車製作出的人造雨以時速 5.56 公里進入香港,2014 年 3 月 30 日香港九龍塘的一個大型商場又一城竟下雨了,我主觀認為他們是有關係的,請你也放棄一切的邏輯跟我一樣相信,更暫不要向我潑水,因為這樣城市才可以擁有神話寓言,只有神話寓言才能安撫被壓迫無法解脫的人,那晚不少香港人走到商場看雨景,失去秩序商場內的雨景貼近神話。

就是這樣,我把製作一場假雨景的方案提交給香港藝術館,我想大家都有過如何與新相識的朋友打開話題的煩惱,說說天氣是一個慣常的有效方法,在同一個雨景下,然後大家就可嘗試投入對方的處境思考感受,提提你我在香港製作假雨的水是來自中國大陸的東江水,香港人本來只要再努力一點就可自給自足食水,當然那就有機會像台灣一樣偶然有供應不穩的情況,但我想你也知道自主獨立的重要,就是你背負更多艱難事也活得輕盈的感覺,台灣人,可知道在一場東江水下生活是一種怎樣的感受?那就是活在挪亞方舟年代的那場下不完的雨一樣。

2004 年香港一基督教組織派遣探險團前往土耳其的亞拉臘山,並聲稱己經尋獲挪亞方舟。

2009 年新鴻基集團在香港最重要考古發掘場地之一的馬灣,興建了一座挪亞方舟,為香港帶來最具象的寓言。根據聖經記載,挪亞方舟是為了一個罪惡之城而建立的逃生艇。上帝為了懲罰人類,下了四十天四十夜的雨,洗刷大地,香港是一個充滿罪惡的城巿。

警察先生,聽完我說,你或許會想到香港這罪惡城巿一展所長,然而我告訴你真的罪案在香港不是能靠警察破的,而是靠大賊!

香港曾有一個大賊叫張子強,被大陸處決時和我今年一樣剛好 43,他比香港的警察強,因他透過綁票其他「合法大賊」而致富,擾亂了其他「合法大賊」之間的關係,使他們失去了默契,讓隱藏的罪案因失去秩序得以顯露。如果你有留意香港新聞,你會記得前香港政務司司長與某前地產商主席的世紀貪污案? 那怎會不歸功於張子強?那怎會不是寓言?下大雨就是給香港人的提示。

好像說得太遠了,說回向你們借水炮車,水炮車內的水切勿注入東江水,水炮車也不是要對著人民,我想水炮車向上射,水點無力時成為雨景,產生的意像。好似是向天開槍一樣的警告,滴在你我的皮膚上,滴在地上的聲音無力但深刻,一粒粒聲音成為一粒粒預防疫症的牛豆,若做不到,最少我也期望它們能成為 FACEBOOK 上的一下一下 "POKE" 的功能,就是不斷向你說「看看我!」「看看我!」…「看看我們」就是對你們的提示!

如果你們不接受這種飄渺的藝術性想法借水炮車的要求,我可以用回另一種香港人較「實幹」的模式向你遊說,根據我調查,去年 2014 年 貴局出動過水炮車次數只有兩次,一次是有關大陽花運動,另一次是反核運動。早前香港在建制派護航下以 2700 萬港元購買 3 部水炮車,平均每部 900 萬港元(即約 3600 萬台幣)。中國大陸出產的水炮車也要 2000 萬台幣,我問你!使用率低,用途又單一是否浪費公帑?閒置的水炮車為何平時不用來洗洗街道,又或是參與我們這些文娛康樂活動?太說不過了!以「藝術之名」向你借水炮車就是為你們解決這些浪費公帑問題。

最後,如你不願借出水炮車,也請你答我,我們的政府為什麼卻可向你們借用了水炮車的方法?那就是政府施政遭到反對或不滿時作出消極性的鎮壓和驅散,以武力解決社會爭議。香港政府購買水炮車時引用了不少你們的例子。

香港和台灣兩地的名信片上找不到雨景,須要提示!

謝!

程展緯

(原文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