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小S和康永哥的話 —《康熙來了》是蓮花,亦是曇花

2015/10/17 — 12:17

徐熙娣(小S)和蔡康永

徐熙娣(小S)和蔡康永

【作者:文探花】

昨天(2015年10月16日),你們各自在Facebook發文宣佈辭去《康熙來了》主持人一職,這個消息震驚了不少人,包括這個遠在香港的我。一個超過十年的節目,兩位主持超過十年的主持人,說走就走,箇中原因,惹來多番揣測,但不論原因為何,你們的功勞和地位,在港台兩岸的觀眾心中,是無法取代的。

還記得約一個月前的金鐘獎頒獎禮,你們在台上的對話是這樣的:

廣告

小S說:「今年評審說,綜藝節目品質普遍低落,你覺得會不會是因為  我太常在節目上摸男人的肉體?」

康永哥:「你知道我們今年的評審當中綜藝組的召集人,他的公子被你摸了很多次!」

小S:「你是說趙又廷嗎?」

康永哥:「是,你沒有料到他爸爸趙樹海先生是今年綜藝組召集人吧!」

小S:「可是我覺得今年發言最憤怒的不是他耶,是藍祖蔚先生!」

康永哥:「所以妳打算對藍祖蔚怎麼樣嗎?」

小S:「沒有,我懷疑他是不是在生氣我沒有摸過他!我在想說,如果我今天真的摸了藍祖蔚,娛樂性會非常強,因為你知道評審今年真的很在乎娛樂性這件事!」

康永哥:「可是評審也很在乎知識性啊!」

小S:「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忙,當我在摸藍祖蔚的時候,你要在旁邊分析他胸部肌肉紋理的走向,這樣才會兼具教育性,OKay!」

你們以上約一分多鐘的開場對白,竟然拿了應屆兩位評審開玩笑,拿捏得恰到好處,製造氣氛之餘亦不忘帶出諷刺,貫徹了「小S自嘲式的麻辣」和「蔡康永君子式的淡定」風格,看似格格不入,卻是合作無間。

廣告

綜藝,離不開娛樂圈,而娛樂圈就是一個大染缸,一但投身,是非圍繞,難以清白。忽然想起,北宋周敦頤在《愛蓮說》這樣說:「予獨愛蓮出淤泥而不染,濯青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我敢說《康熙來了》就是蓮花,你們一直苦心經營,用看似低級的八卦,呈現出諷刺的藝術與人性窺探的本性,也帶出了低級大眾娛樂和高級獨特藝術之間,只是一線之差,就在人心如何看待。我深信,這是你們至今仍屹立不倒的關鍵。

其實,《康熙來了》亦是曇花,但一現就現了十二年,殊不簡單。它最美妙的地方,就是將整個台灣社會的政治、娛樂、旅遊、音樂及藝術都包含其中,仿如縮影。我們可以在節目上見到你們大開政客的玩笑、取笑及挖苦當紅的男女藝人、請到天王級的歌手來傾談近況、介紹甚至玩弄小鮮肉、讓素人和明星來個妝前妝後大對比、推介台灣各式各樣的美食、邀請不同行業的人大聊職場辛酸、和背包客大談工作假期(Working Holiday)的刺激經歷、讓不同的音樂人及樂隊有機會推廣自己、更可以令偽娘、同志、畫家及各種素人聚首一堂,你們更會一同構思節目主題,天南地北,從主流到非主流,包羅萬有,促成了這種在電視熒幕上的文化交流,可謂前無古人! 而錦上添花的是,你們的說話,總會恰如其份地滿足了我偶有的毒舌與窺探的欲望。

還記得康永哥這樣形容《康熙來了》: 「我們供應了一個舞台,如果你喜歡透露自己的生活,你可以大膽的透露,而想要窺探的人也可以大膽的窺探,這就是我們所謂的八卦,而《康熙來了》代表了這個時代的特質,我們既熱愛八卦,可是我們又對八卦充滿了罪惡感。」

我又想念你們的「小本子」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