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經典重塑與現代女性意識的融合──談迪士尼真人版《阿拉丁》

2019/6/5 — 10:38

《阿拉丁》劇照

《阿拉丁》劇照

【文:梁耀霖(中文系學生)】

(本文含劇情分析,建議觀影後閱讀)

迪士尼早於1992年推出動畫版《阿拉丁》,其時獲廣泛好評,奠定這部動畫的經典。近年迪士尼頻頻將旗下故事轉拍真人版、配上大量電腦特技、重新演繹經典樂曲後搬上大銀幕。在經典與創新之間,迪士尼如何拿捏其中尺度一向是外界最為關注的議題。動畫變成真人版,挑戰莫過於電影選角與呈現方式。在《阿拉丁》電影正式公映前,坊間已是議論滿天飛,不少忠粉提出由Will Smith飾演的燈神(神燈精靈)一角與原著風格迥異,亦有粉絲擔心改動太大令經典故事失去原有味道。關於選角、特效、以至主題曲等,提出質疑的人大有人在。不得不說迪士尼的出品往往叫人驚艷,電影正式推出後,好評如潮,觀眾對於電影的傳統與創新,似乎十分受落。

廣告

電影大抵與原著一樣,劇情場景也基本跟足,隨著電影正式上映,不少報導已經擷出原著與新拍場景的對比。然而與原著最大分別的,應該是人物設定。原著的茉莉公主性格較被動,確實有著公主一貫的風格──「花瓶角色」。原著裡面茉莉公主是被牽著走的角色,戲分也多重於阿拉丁身上;相反電影裡面,茉莉公主有主見、有遠見、飽讀書籍而學問淵博、關心國家的初心不亞於其父。

廣告

近見社會對於性別、女性議題均熱議不絕,要究其源可說非常複雜,一時之間不易說清,但其分水嶺是明顯的,便是#metoo事件以及Emma Watson(全稱Emma Charlotte Duerre Watson)親身扛上女性解放的社會意識開始。這幾年來上映的電影部分都有指涉這個議題,包括熱爆全城的Marvel系列電影,其中黑寡婦、Marvel隊長、女武神、黃蜂女等角色,以及DC系列電影的神奇女俠、水行俠中女王亞特蘭娜及梅拉等角色,皆明顯醞釀著女性意識。《阿拉丁》中的茉莉公主,沒錯她的原設就是一個典型的傳統定型,一如公主角色:在宮中處處備受制肘。甫在出城遇上阿拉丁的時候,她便向他透露「公主」被下令禁止出城、自由受限等。在宮中之內,她也顯然受到父親蘇丹及大宰相賈方的控制。在原著中她身邊的老虎似乎是對她柔弱的設定的一個補足──簡單來說就是為她安上一個「需要被保護」的形象。然而電影裡她被配上一個強勢、具自主意識的人物性格,她毅然出城、挑戰男性主導的社會、涉足本應只有男性角色的政治權鬥之中、更自主「選擇」自己的婚姻未來。身邊的老虎「皇仔」不再單像保護者的角色,而真正成為公主的寵伴──公主並非單純依賴老虎的保護,也有著「主導」的權力。這一位公主,無疑與原著的大有不同,這一個轉變在經典與創新之間實質可謂一個頗為冒險的舉措,然而迪士尼還是把它造出來了。只要稍稍重溫近年幾部翻拍作品,《魔雪奇緣》(Frozen,2013)、《黑魔后》(Maleficent,2014)、《美女與野獸》(Beauty and the Beast,2017)等都具有強烈的女性自主、女性抬頭的意識,在這一切穩健的基石下,《阿拉丁》的茉莉公主便是一個更大膽的嘗試,這點不難理解。

必須一提特別為是次翻拍而推出的電影新曲,由飾演茉莉公主的Naomi Scott獻唱的《Speechless》。公主睿智、體恤百姓,是擔當一國之君(蘇丹)的適合人選,然而男性主導的社會裡,女性當政根本沒有丁點可能。電影巧妙地接觸這個議題,精心設計的主題曲便相當呼應,簡直是為電影增添韻味。公主的視點是「人民」,在她眼中,沒有比國家和人民更重要的,她的一切行為,例如頂撞來使王子、插嘴蘇丹與宰相的對話等,都源於一股有實質信念支持的反抗,所以她堅拒沉默。《Speechless》歌詞簡單直接,三兩句如「So come on and try」、「Try to shut me and cut me down」、「I won’t be silenced」、「You can’t keep me quiet」…鮮明地塑造了公主的形象,借電影借歌曲影射了現今社會一直存有的性別差異的歧態。印象中電影一共三次奏起《Speechless》,每一次都是公主受挫之後,利用音樂呈現公主不屈、不忍沉默的傲氣。片中賈方當權,對付哈堅、公主的父皇(前)蘇丹。公主被挾後,伴著歌曲,一步一步打破「枷鎖」,直面賈方反抗;片尾公主衝出城門,攔住落寞離開的阿拉丁──這一幕竟讓我想起《灰故娘》裡王子趕在灰姑娘身後的情節,倒是性別互換,這次是有權力的公主追著小流氓阿拉丁──城門前的這一幕擁吻,百姓圍觀,是典型迪士尼式的美滿結束,然而這次,似乎由女性角色引起的張力都與令電影獨具特色。

重塑經典的同時,迪士尼在電影裡與時並進,加入社會色彩,新與舊之間,重塑同時創新,這種翻拍是否合宜大概是各花入各眼,沒有確實可以衡量的準則。筆者反而想到,眾多《阿拉丁》的評論都有指及茉莉公主的新設定,都有指電影呈現女性意識,可見它的用心是易見的,然而這種「用心」,亦令人想到迪士尼的「目的」──是以性別議題讓自身沾上光環?是借性別議題達到可以預知的宣傳效果?是真誠為女性發聲有志改變目前的性別歧態?這些當然不得而知,筆者想在此拉上一則近日發生的討論,供讀者們深思這方面的問題。近日聯合國提出一份報告指Siri、Alexa、Cortana等人工智能(AI)助手默認女性語音或內容關及性別不平等,助長了性別差異、擴大了性別偏見的闊度(如有興趣了解,可詳閱相關報導)。我們可以藉此審視,由近幾年來的電影、報導、以及今次討論的電影對象《阿拉丁》,在性別議題上應該有著怎樣的定位。

最後,借《阿拉丁》裡精靈的一句總結這部電影的主題:「精靈改變了你的外在,不能改變你的內在」。換句話說,精靈做的都是「門面」的。現實裡歷來世俗有著不同設限,框架之下人們容易屈曲自己,委身求存。茉莉公主,以及阿拉丁,兩者都帶著一個應該被傳達的訊息──我們都是獨特且能有所作為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