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經紀人都是老狐狸?談藝人經紀的生存之道 ── 專訪 經紀人 鄭宏章

2015/10/6 — 12:23

【文:戴居】

宇宙人樂團在今年成軍十周年之際,挑戰攀登世界的屋脊喜馬拉雅山,並替這趟難忘的冒險旅程拍成紀錄片,其中影片裡始終有一名壓在隊伍最後頭,並不時操控直升機進行空拍捕捉畫面,被大夥稱之為精神領袖的男子,他是此支紀錄片的製片,同時也是宇宙人當時的經紀人 - 鄭宏章(阿章)。

「當初說我也要爬的時候,全公司的人都超怕我會死掉,老實說我也不用去阿,但就在裝會,硬要跟,開始運動、練身體,我覺得去爬山這件事還蠻好玩的,不過初期紀錄片一剪出來,全都是我的畫面,我還一直反應說自己的畫面不小心拍太多了喔。(大笑)」那天,與他相約在 re:public 的辦公室裡,原以為訪問的內容多半是輕鬆的,然而除了這段登山的過往回憶外,並沒有想像中的容易。

廣告

 

經紀人都是老狐狸?

廣告

目前擔任 1976 及 HUSH 經紀人,從拍片出身的他,直到一次與八三夭的合作,才讓他誤打誤撞踏入這一行工作。「其實我起初是對經紀人非常反感的,」曾任職於影像公司的阿章表示,「由於老闆常誇張形容經紀人都是『老狐狸』,叫我們合作時要小心一點,所以剛開始還蠻討厭他們的。」

「我是八三夭的高中同學,那時他們被相信音樂簽了下來,剛好湊巧去幫忙側拍,就認識了他們當時的經紀人-筱薇姊。」儘管對經紀人抱有戒心,但同儕之間不免會打打鬧鬧,他藉此在旁偷偷觀察,才發覺經紀人其實並沒有想中的壞,很多時候,是不得已才展現出那個樣子,可能是為了保護藝人,可能是要爭取該有的權利,甚至是必須要控制合作的廠商,來讓整場活動可以順利進行。「合作結束後,因為心懷愧意,我就跟她懺悔說:『我真的覺得你們好辛苦。』她則反問我:『那你要不要進來幫忙啊?』後來就從經紀執行開始做起。」

 

從影像跨入藝人經紀

從影像工作者轉變成為經紀人,在心境上的轉變,反而多了潤滑的功用。「每個人都有擅長的領域,面對自己不熟悉的領域就容易產生盲點。就像以前會覺得唱片公司幹嘛刁燈光,是真的懂影像嗎?但現在才知道,他們要的也只是完美呈現自家藝人的形象,所以不管是攝影還是燈光,如果把藝人變成另外一種樣子,就需要做調整。又或者以前我們可能會不理解為什麼唱片公司可能只會給兩個小時的時間拍攝 MV,背後的原因可能是前後都有通告,有時也不會希望藝人在那邊等,因為可能等很久,妝髮都花掉了、疲態就出來。」

好奇問起經紀人日常的工作內容,他舉例,有活動時,要判斷、篩選來的工作適不適合自家藝人;當沒活動時,則要主動出擊,不管是借由人脈上的資源,還是透過網路做一些小活動,持續幫藝人維持曝光度,是經紀人每天的功課。「唱片已經不像以前這麼好賺了,所以有時候,漸漸的經紀人要兼一點企劃的角色,而且我們是跟藝人最貼近的人,企劃有的時候反而不是,我們可能就要兼著第一步跟與藝人討論企劃的事情,如安排巡迴,包括要賦予這個巡迴故事、這個巡迴有什麼意義或什麼哏等等。可是這種事情,以前的狀況是企劃先好這個巡演的名子要叫什麼、主視覺要怎麼弄,但現在經紀人都要兼著做這些事情,不然就會變得太慢了。」

 

讓自己持續的成長也是經紀人的責任

隨著網路普遍化後,每天都有成千上萬個資訊在迅速地傳播,甚至有時歌迷還比官方還要更早發布消息。他認為現在的經紀人反倒是更需要學習多方面的技能,包括修片、網路策略、甚至是影片的處理,才能在快速變遷的時代能敏銳地做出反應。

然而也不只是能在網路上靈活地作出判斷的能力,多元的人脈,以及如何說服年齡層比較廣大的族群買單的提案能力也是必備品。「這也是現今許多發展還不錯的獨立樂團需要思考的問題,雖然已經可以在普羅大眾得到很好的反應,但當想要往更商業發展時,接觸到的業主可能是年紀比較大的,有些可能就只會依有沒有上過電視作為標準來判斷歌手到底紅不紅,適不適合做這個活動。」不過經紀人當然也不是萬能的,基於不同性質的活動,他認為藝人有時反而才是高手,好比說 HUSH 可能就會有時尚的活動來作詢問,可是自己不一定了解這些事情,就要叫他作判斷。他形容好的經紀人其實是「最沒個性」的,不僅要養成柔軟的身段,個性也不能太過僵硬,面對不同性質的藝人要擁有不同處理應對進退的方法。

「不能單方面的只有藝人成長,經紀人的工作之一就是要一起變強。」訪談的最後,鬆口氣說出了這句耐人尋味的話,就像在紀錄片他不停說著:「在我倒下去之前,大家都不能倒下去。」雖然明知知道這條路蜿蜒難行,終究還是為自己熱愛的,堅持地走下去。

 

原刊於Blow吹音樂

Blow吹音樂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