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網絡作家看社會抗爭 歐子爭:「網絡正正是能夠推動民主社會的一件利器」

2019/7/3 — 14:53

616 金鐘道

616 金鐘道

過去六月,是漫長又難捱的一個月,而七月才剛開始,存在太多未知,只能望明天會更好吧。除了親身上街遊行示威,化身鍵盤戰士堅定擁護自我立場,是這一代獨有的抗爭形式;而比較起2014年的雨傘革命,五年後足見年輕一輩的社會與政治意識更加提高。

網絡作家歐子爭是八十後,最後一批成為三十歲「青年」的八十後,他開始關心政治,應該由2008年談起,在這之前他只是一位單方面接受TVB新聞資訊的親政府青年——俗稱「淺藍絲」。2008年,所為何事?他笑言主要原因是上多了高登,以前是只讀不回的「CD-ROM」,後來開了帳號,看到更多當時主流媒體未必會提的新聞、談的題目,漸漸地被感染成為想要了解更多、關注社會的一群。

《逃犯條例》  引發寒蟬效應

廣告

這次反送中的抗爭,兩登的執行力與創意不容小覷,作為高登仔和連登仔的歐子爭,又怎樣看《逃犯條例》引申出來的連串風波?

「《逃犯條例》修訂的問題核心並不是修訂內容有多大問題,而是出自香港人對中國法治沒有信心,擔心《逃犯條例》修訂後會成為有心人的武器去對付異見分子。

廣告

先不論中國,單單在香港本土已經有大量惟恐天下不亂的親政府人士,一直用不同的手段來對付異見分子,例如選舉主任竟然有權DQ參選人,藉此剝奪與自己持不同政見人士的政治權利,又例如有人會向國家舉報異見分子,以此來摧毀對方的事業和影響他們的生計。這些人在《逃犯條例》修訂後,大有可能會扭盡六壬去利用條例來對付異見人士,藉此向中央表明忠誠,這些事都是香港人不想見到的。

另一方面,《逃犯條例》修訂並不是你沒有犯法就沒有影響,條例修訂後一定會引發嚴重的寒蟬效應,影響香港已被蠶食得體無完膚的言論自由。假若以美國總統羅斯福所提出的四大自由作為自由的準則,若《逃犯條例》修訂後,香港將會失去言論自由和免於恐懼的自由。

基於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香港政府隸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假若真的發生了不幸事件,港府是沒有能力去拒絕任何要求的,香港人只能自己香港自己救。」

不可以任由香港沉淪

歐子爭有參與69和616遊行,分別是從炮台山和天后出發,由下午走到晚上。他記得這兩天都很熱,不過身旁卻有著數之不盡的白衣人和黑衣人,大家不是不怕炎熱,只是害怕今次不出來,或許再沒有機會出來。而兩次遊行,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感覺。

69遊行是很強烈的單一訴求遊行:撤回惡法;而616的遊行訴求則變得不再單一,除了撤回惡法外,大家都希望政府釋放被捕人士和撤回612衝突的暴動定性。

兩次遊行中他都見到不同年齡層的參與者,有老、有幼、有男、有女,甚至有孕婦和坐在BB車上的嬰兒,大家都為了香港而走出來。「就算遊行人士的想法都不盡相同,不過我知道大家都抱著同一個信念——香港是我們的家,不可以任由香港沉淪。」

加強求真意識 勿成散播假消息的幫兇

網絡的好處在於聯繫性強、即時,壞處也正正在於這兩點,生出機會讓太多不知真假的消息也容易快速地廣為散播。受網絡力量正面影響而可以持續書寫、甚至出版多本實體作品,歐子爭認同網絡是很容易煽動他人的工具,不論年紀都會很容易受假消息影響,假若不肯追查消息來源的真相,我們都會成為散播虛假消息的幫兇。

「網絡力量雖然很強大,但是假若運用不當,則會害己害人、令真相消失。另一方面,網絡的傳播速度驚人,正正是能夠推動民主社會的一件利器,只要加強使用者的求真意識,網絡將會成為散播消息的重要工具。

而身為網絡小說作家,就算我不是寫政治小說,也能夠在故事之間加插一些感受、借喻,透過小說來諷刺時弊、推廣普世價值,也可以用小說的內容去安撫同行者的無力感。文字能夠傳達感情,文字能夠教育別人。」

透過文字去保留香港的文化,透過文字對抗文化入侵,這是作家應肩負起的社會責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