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編輯與作者 — 宿命的怨偶?

2018/7/3 — 14:05

資料圖片,《校對女王》劇照

資料圖片,《校對女王》劇照

【文:康文炳(台灣編輯,《編輯七力》作者)】

一篇散文作品〈雪落〉被選集的編輯修改了語意與用詞,近日在網路被熱烈討論,人人對編輯一路喊打。雖說內情確實離譜(發表過又得獎的作品為什麼還去改呢?),但身為編輯人難免有物傷其類的感懷;不針對個案,也談一下自己的一些聯想。

不那麼精準,但編輯與作者的關係還是有點像夫妻:彼此依存,卻又暗自較勁。

廣告

編輯需要作者作品來料,以維持生產運作;作者需要編輯對作品加工,以便包裝上市。但只要是人際互動,就難免有些磨擦──每個人不同的經驗,每個人不同的見解,每個人不同的趣味,每個人不同的期待與信念,在在都是衝突的引爆點。

雖說,孩子是母親辛苦懷胎生的,但「經手」的父親也總有適度的發言權吧。有人說,對孩子而言,母親代表的是家庭,是愛;父親代表的是社會,是競爭。

廣告

的確,作者更傾向於維護文稿的完整性和原創性,而編輯則更關注的是作品的親近性與市場性(不只會不會賣,也包括能不能被讀懂),這先天就是一場拉鋸戰。

這種拉鋸大抵是專業的較勁,以及對彼此的尊重與妥協。但實務上,我們也不得不承認一種心態──作者對高階編輯對其文稿的異動比較能接受(或隱忍),而編輯對知名作者的文稿也會相對尊重(或畏服)。這就像夫妻關係裡,一方明顯強勢,一方傾向順從;像嫁入豪門的媳婦,娶了公主的駙馬。

撇開這種現實的心態不說。編輯除了對所屬領域要有一定的專業基礎訓練(閱讀、編輯、寫作)外,其實對不同文類也要劃分不同的涉入界線。詩、抒情散文、雜文、小說、劇本、科普、社會科學、報導寫作(人物特寫、敘事寫作、概述寫作、純新聞體),依序加重介入的程度。詩可能連一個標點符號都不可擅動,報導寫作被「蹂躪」的慘況後文會說明。

基本上,越是文學性的作品,編輯越需要尊重作者的文字。同時,越是文學性的作品,編輯越不應動手修正,而是把想法與作者溝通,再由作者自行料理。相對文字,編輯可能要多花心力在版面的編排、封面設計,乃至新書發表、媒體訪談等行銷活動上。

其實,文學寫作和非文學寫作的人事通常是河水不犯井水的,但偶爾也會有跨界的寫作者,在此也介紹一下報導寫作的作業情形。

在選題、採訪之後,理想上,雜誌的文稿會經過五層的文字編輯作業:主編、核稿人、文稿編輯、「抓蟲人」、校對。

功能上,主編進行的是「專業」審核。因為主編是除了寫作者之外,對該議題領域最熟悉的人(如科技主編)。但實務上,主編因有自己的寫作任務,所以大致審核得很簡略,就會轉給主要核稿人。

核稿人大多是副總編以上的編輯,主要審核文稿「主題是否清晰」、「主從配置是否恰當」、「細節是否豐富」、「敘述線是否順暢」等等。稿子在這個階段受到最大的考驗,往往會被大幅調動段落、刪除篇幅,並可能會被要求退回重寫。

之後,由文稿編輯進行「順稿」和下標。同時,另影印一份給「抓蟲人」。「抓蟲人」負責事實的查核,如人物的公司名稱、職稱、姓名是否正確,事件發生的年份、順序是否無誤,企業的財報數據、變化比率是否如實等等。(有位朋友說,他曾接受過美國《時代》雜誌採訪,約一週後接到《時代》編輯的越洋電話,用中文查核:請問「你的英文名字是這樣拼嗎?」、「你有講過這句話嗎?」、「話是這樣說的沒錯嗎?」……)

文稿編輯與「抓蟲人」匯整的稿子送美術編輯進行排版作業,清樣再由校對進行一校,工作內容包括更正錯別字、修剪贅詞、修訂標點符號、統一用詞與用字體例等等。之後,校稿再回到寫作者手上,進行最後確認(記者會被交待:沒錯誤就不要再改了喔)。

所以,你會發現,在這樣的作業過程裡,寫作者的稿件已被大幅修整,作者的個人文字色彩被削弱,而形成較統一的整體風格(英國的《經濟學人》是典型)。

雜誌的作業是集體的、紀律的,寫作者個人的風格遭到擠壓,以便生產出品質規格較一致的產品,這令有些「創作型」的記者不太能適應。其實,就像一般編輯與作者有強弱勢的拉鋸一樣,雜誌編輯雖然較強勢,但編輯對資深的記者也會給予更大的空間。

這是雜誌內部的作業秩序和工作倫理,以致往往會造成一些外稿作者的不適應與不諒解。

雜誌的外稿分為兩種:一是專欄,一是一般的報導。通常,文稿編輯對專欄會儘可能維持作者的語氣與修辭,而對一般報導的外稿則會與內稿一視同仁地處理。

但無論專欄或一般報導,由於頁數是固定的,版面率也是固定的,刪減篇幅或合併段落是十分常見的。再者,雜誌截稿作業的急迫性(相當兩天編出一本十萬字的圖文書)與集體性(記者、編輯、美術、攝影、校對同步進行),其實很少有時間再傳給外稿作者做最後確認。

所以,外稿作者如果在意被修改或不信任編輯(當然有理由不信任,編輯不可能什麼都懂),那可能就要早些交稿,並明確告知編輯你要校稿或自行刪改。(陳耀昌醫師經常在截稿的周日下午跑來辦公室,埋頭校訂自己的稿子,老先生執著的背影令人感動。)

總之,編輯先天上就是「做好無賞,打破要賠」的命,一篇文稿你改對了一百處,抵不過你改錯的一處。畢竟,對寫作(報導寫作尤其如此)而言,編輯優先要處理的是對錯的問題,而不是好壞的問題。

所以,編輯的心理素質十分重要:保持敏銳,保持謙虛。不要主觀論斷好壞,更不能僅憑直覺認定錯誤。對於前者,應給予作者尊重,懂得欣賞。對於後者,則一定要找到第二來源確定錯誤;這第二來源包括向作者再確認、網路查核資料、與資深同事討論等等。

唉!婚姻這種東西,最忌不經意地隨口貶抑對方,戒之,戒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