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字品詞(一):宋徽宗《宴山亭.北行見杏花》 — 昏君遲來的悔恨

2018/9/30 — 20:47

右圖為盧中南書毛筆小楷《宋詞三百首》

右圖為盧中南書毛筆小楷《宋詞三百首》

《宋詞三百首》第一首作品是宋徽宗的《宴山亭.北行見杏花》,是他被金人俘虜北上之際,看到絕美杏花被風雨摧殘的一幕,而念起自身亡國後之命運,有感而作,透著一股絕望及對故國之思。

眾所周知,徽宗趙佶是錯生皇帝家的藝術天才,其所創的瘦金體在書法史上留下了濃重的一筆,其畫亦造詣極高,詩詞亦得時人所譽,惜論其治道則難見稱頌了。趙佶最後成了亡國之君,以被俘之驅客死異地為終局,稱得上是完全無視責任,玩物喪志的典型。難怪撰《元史》的元史官脫脫留下一句「宋徽宗諸事皆能,獨不能為君耳」的感嘆。

這是一種不幸。人處身於和自身能力不相合的位置,或強求自己或對方做非自身所長之事,於人於己皆可是傷害。進一步來說,要避免這類事,唯有透徹認清自己,或準確認知對方能力。可惜的是,識人從來不易,因著驕傲,限於見識,人最易高看自己,看低別人。當你認知到這點時,恭喜你,你得著一點智慧了。

廣告

P.S. 這回「練字品詞」系列會附上盧中南老師的毛筆小楷帖,有興趣朋友可跟練,歡迎留言分享,謝謝。

《宴山亭.北行見杏花》趙佶

廣告

裁翦冰綃,輕疊數重,淡着燕脂勻注。新樣靚妝,豔溢香融,羞殺蕊珠宮女。易得凋零,更多少無情風雨。愁苦!問院落淒涼,幾番春暮? 

憑寄離恨重重,者雙燕何曾,會人言語?天遙地遠,萬水千山,知他故宮何處?怎不思量,除夢裏有時曾去。無據,和夢也新來不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