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字品詞(七)晏殊《浣溪沙》──活在當下,憐取眼前人

2019/4/6 — 12:33

(左)盧中南老師書帖 (右)筆者臨習之作

(左)盧中南老師書帖 (右)筆者臨習之作

上回說到晏殊這位太平宰相,過著開掛的人生。位高權重,又是文壇領袖,出席酒宴自多。然而晏公並不純是飲酒作樂,在宴樂中竟也能生出對人生的感悟,娓娓道來,這首《浣溪沙》正是其一代表作。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閒離別易銷魂」是飽經歷練之人的切身感受。生命長短不由人,再有智慧、大能的人也不能使自己的壽歲多添一刻。時候到了,離別便也避免不了。當死神要來找你下棋時,誰也躲不開,如半個月前我驚聞喜愛的泳手杜敬謙死訊的那刻,那一份愕然和不解。能將「離別」視作等閒,只因經歷得太多回了,如晏公等出入過戰場的人更是如此。不變的是,每回同樣的心痛,如江淹《別賦》所言:「黯然銷魂,唯別而已矣。」

正因如此,才會在宴樂中生出「酒筵歌席莫辭頻」之感慨──不要因邀約多而推辭赴友之宴。晏公沒說出的話或許就是:這回不去見你,或許就沒有下一回了。我學校有一位已退休的教師,間或會回來代課,說話中氣依然十足。有一次一位同事因病缺課不短的日子,他回來代了數天的課。我閒談時問他,為何只代這幾天,後一週的不來了?他回應:「因那天要出席同學會,和同學好好聚聚,第二天來不了代課。到了我這個年紀,我盡量也會出席這些聚會,老朋友嘛,見一次便可能少一次。也不知道可以見多少次。」表情淡然,神色如常。

廣告

學懂珍惜,才會明白「不如憐取眼前人」的重要。「活在當下」不是口號,而是對生命的本質有真切的理解後,經調整的生活態度。

浣溪沙 晏殊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閒離別易銷魂,酒筵歌席莫辭頻。
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