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字品詞(三):范仲淹《御街行》──復歸陰柔的悲秋詞

2018/10/15 — 11:31

上回談范仲淹的《蘇幕遮》,單看其上片,看到他從軍書寫塞外風光,那股剛毅的氣息和壯闊的意境,和同時期傾向傳統,婉約一路的詞人調子不太一致,例如遲些會談到的晏殊、歐陽修等。但原來范文正公也有走純婉約路線,傷春悲秋,容讓感情躍然紙上的時候,《宋詞三百首》收錄了范公兩首作品,第二首《御街行》正是此例。

《御街行》其實有詞題「秋日懷舊」,觀秋景而有所情動是詩詞常見的素材,《蘇幕遮》也是如此,范仲淹正好示範了同一材料,兩種處理。同是秋天落葉:上回是全景的描述,「碧雲天,黃葉地,秋色連波」透著一股大氣;這回是聚焦於落葉的細寫,「紛紛墜葉飄香砌」,然後的「夜寂靜,寒聲碎」,詞人竟聽到落葉觸地之極細微聲,這來得奇怪的專注,正呈現著他那刻的孤寂、無聊。而用詞上,此詞作大量採用了華麗又重抒情的辭藻,如「飄香」、「寂靜」、「真珠」、「玉樓」、「愁腸」、「殘燈」、「孤眠」等,營造出一份精緻卻又陰柔的美感。是同一人,風格實在大不同,而後者其實才更貼合蘇軾平地一聲雷轟出豪放派一路前,文人對詞的認知。

其實,若細味此詞,可談的很多。下片深刻道出相思何其苦,淚水、失眠、愁思,才是詞人敞開心底的真心話,留待讀者細嚼了。另外,若朋友有讀過李清照的《一剪梅》,或許會對范氏此詞的「眉間心上,無計相迴避」有種熟識感,因為其中的名句「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正是脫胎自這句。

廣告

《御街行》范仲淹
紛紛墜葉飄香砌。夜寂靜,寒聲碎。真珠簾卷玉樓空,天淡銀河垂地。年年今夜,月華如練,長是人千里。
愁腸已斷無由醉,酒未到,先成淚。殘燈明滅枕頭欹,諳盡孤眠滋味。都來此事,眉間心上,無計相迴避。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