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字品詞(五):張先《千秋歲》──誰道相思最入心?

2019/2/13 — 10:22

(左)盧中南毛筆小楷《宋詞三百首》書帖;(右)作者臨寫之作

(左)盧中南毛筆小楷《宋詞三百首》書帖;(右)作者臨寫之作

上回寫張先的《天仙子》,談及其「張三影」外號的來歷,今回回歸作品本身,說說《千秋歲》一詞的內容。

張先當時以其詞譽滿北宋詞壇,擅長寫愛情題材,特別是悲苦離緒的一面,看來太順境的愛情不足打動其心,要比廿四味更苦況的才能攪動其靈感,這首《千秋歲》正是如此,說的是慘遭阻撓、破壞的愛情,以當事人的身分道出箇中思緒,對意中人表其深情。

下片中的一句「天不老,情難絕」最是淒美,哪怕未能與對方於現實共偕終老,那份情,那份牽絆卻是怎樣也斷不了的。有論者說這句是化用李賀的「天若有情天亦老」,另起新意,我讀來卻只覺精神上更契合漢樂府《上邪》的「天地合,才敢與君絕」,同樣是想表達決絕的一句:我與你至死不分離!

廣告

接續的「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也堪咀嚼。當中的「雙絲」語帶雙關,帶「相思」之意,以相思織成的網,當中混雜無數的死結,梳不盡,數不清,剪不斷。這份糾結,表現在臉容上,除了皺合不開的眉頭,便只餘下無數的長嘆了。

甚麼?你讀來很有共鳴?看來朋友你也是有故事的人啊!來,喝一杯酒,聽聽胡彥斌的《男人KTV》,唱出不敢說的心情吧。

廣告

《千秋歲》張先
數聲鶗鴂。又報芳菲歇。惜春更把殘紅折。雨輕風色暴,梅子青時節。永豐柳,無人盡日花飛雪。
莫把幺絃撥。怨極絃能說。天不老,情難絕。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夜過也,東窗未白孤燈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