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繪本 本土 — 孫心瑜專訪

2015/8/25 — 12:55

《香港遊》是一本很神奇的繪本。

孩子拿起這書,會愈看愈高興,然後跟身邊人分享自己在書中發掘出來的符號:那輛販賣歡樂的雪糕車、那海上的帆船、那古色古香的棚屋……但同樣的一本書,大人拿起書,會愈看愈靜默,然後逐一解讀出其心目中的符號意義:那屏風一般的大廈群、那些拿着訴求標語的遊行群眾、那個一直存在的紅氣球……所以,《香港遊》的神奇,在於它的多樣,是以一百個讀者,就有一百個版本的《香港遊》。

這種多樣性正如真實的城市一樣,一個城市,千種面向;然而,《香港遊》描繪的,只是作者孫心瑜眼中的香港,但她更想讀者放下《香港遊》後,能真正出走,開展自己的「香港遊」。

廣告

讀:《讀書好》
孫: 孫心瑜

讀: 《香港遊》一書是繼《一日遊》、《午後》和《北京遊》後,你再以一個特定城市作為創作題材的著作。那麼,選擇香港這城市可有特別原因?
孫: 《香港遊》跟《北京遊》都是出版社的邀約,因為小魯文化的沙總監祖籍北京,也算是香港居民;所以在《北京遊》發行之後,其實就已經着手繪製《香港遊》,將近兩年時間才得以問世。

廣告

外地人眼中的本土

讀: 作為一個台灣人,你對香港必定有一些固有的想像,這些想像可有為這繪本的創作帶來甚麼影響?
孫: 其實在此之前,作為一個台灣人,對香港的印象不外乎美食與購物。除了二十多年前大學時期曾住過香港僑生同學家(淘大花園),算是比較貼近香港人的生活,其餘都是途經香港或是曾專程下榻半島酒店過一下奢華之癮。

而此次為了繪製《香港遊》,住在太古城沙總家,由熱心的香港朋友帶我深入一些香港在地活動,如六四維園紀念活動,參訪了新界、深水埗、梅窩、大澳等,影響幾乎都忠實呈現在繪本中。

讀: 《香港遊》之中,涵蓋了不少香港本土生活的元素,如雪糕車、馬經、立法會議員的宣傳海報、搶包山等,令香港讀者讀來,異常親切;但沒有在香港長時間居住過的你,是如何揀選以及安排這些香港的本土元素在書中的出現?
孫: 有些是自己親歷,如看到雪糕車覺得有趣,也曾購買雪糕在碼頭品嘗。馬經是對香港印象中覺得很有特色而且是常民的文化,立法會海報則是香港朋友的建議,搶包山也是個有趣的活動,雖未親臨,但是能凸顯傳統信仰習俗很經典的一環。

讀: 書中以一個中國女孩和一個英國男作為主角,以兩人的視角去遊香港,這設定背後有甚麼意義?同時,兩人的身影雖然會一同出現在故事,但卻少有交集,更多時是在各走各的路,各看各的事物,這又代表了甚麼?
孫: 香港對我來說,是中國面向世界的出口,也是許多西方人了解中國的起點,尤其經過英國殖民又回歸,中西文化在此融合交流,也許產生衝突,也許多為過客心態;是移民取經的必經之途,卻又常給人不宜久留的是非地,我想大家都可以藉由圖像各自解讀,說太多就失了無字書的樂趣了。

讀: 小男孩和小女孩身處的背景雖然是香港的不同地方,但其實畫中內容並非如實反映一個地方,而是會將幾個不同的場景「壓縮」放在一起,例如長洲、南丫島和大澳一同出現,為何會有這個設計?
孫: 同樣的手法也運用在《北京遊》,有時是真實地理上的關聯,但有時是將性質相似的聚集,為的是構圖上的融合。如長洲、南丫島和大澳一同出現就因其都臨海,赤柱與西貢都有魚穫休閒……

繪本之重要

讀: 《香港遊》是一本無字繪本,需要讀者運用想像力去自行串連書中的具象徵性的符號,解讀內容;換言之,不同人就會有不同的解讀方法。那麼作為作者,你最希望讀者能在這本書中吸收到甚麼訊息?
孫: 我覺得無字書的趣味就是各自解讀,同一個符號不同經驗者自有想像,我作為一個外地人,不敢說能正確傳達甚麼有關香港的訊息,只是從一個旅者的角度,綜合了自己對香港特色的印象,景觀之外,也許隱藏一些憂慮,也許凸顯一些困境,也許有香港朋友還有覺得意猶未盡之處,我很希望多聽大家的反饋。

讀: 最後,你覺得繪本閱讀之於我們為何重要?
孫: 我覺得現代人對圖像需求量大,繪本閱讀已不再只是孩童的專利,任何年齡層,人人都可藉由繪本,找到自己的閱讀樂趣,小小一本十幾張跨頁,卻如電影舞台可無限揮灑,道盡人生智慧。■

讀書好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