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續談《消失的檔案》

2017/3/14 — 9:43

我對《消失的檔案》的觀感,是相當客觀平實。導演羅恩惠不厭其煩地交代 1967 年香港左派反英暴動的事態過程,大量引用當年報章和文件,包括充滿戰鬥性的左派報道。加上很多訪問,反映不同角度。

拍攝者沒有表態,不作評論,但也沒有弄成真相成謎的「羅生門」。其實全片給觀眾的印象很明顯,就是當年受文革影響的左派過激過火了,釀成惡果,導致香港大多數民眾變為支持港英,那時無意收回香港的北京也對「反英抗暴」叫停。暴動後,本港左派聲勢一落千丈,左派影壇受打擊特別顯著。

這是早已普遍公認的事實。片中訪問不少左派或前左派人士及家屬,紛紛感慨萬千。也有一些與香港有關的中共官幹,後來在大陸惹上罪名,很慘痛。就連始終認為「反英抗暴」正確的老左,也似乎滿懷寃屈。

廣告

當然,一部紀錄片處理那麼複雜的歷史事件,各方各面來龍去脈不可能詳述。例如結尾只拍到暴動後港府舉辦「香港節」,沒有具體說明工人抗爭引起的六七暴動對香港的積極影響很大,使港英改變政策,關注民間疾苦,增加福利、教育,職工待遇,不再一味維護官商。

平心而論,《消失的檔案》已經材料飽和,觀眾不易消化。怎能苟求包羅萬有?

廣告

至於過去香港片有沒有拍到六七暴動呢?印象中有些劇情片略為觸及,貪污探長片也會拍到鎮壓暴動立功,但無集中描述。我記不清《老左正傳》有沒有暴動情景。但有兩部片很特別,其一是七十年代龍剛導演《昨天今天明天》,用全港爆發瘟疫影射左派暴動,該片惹起政治爭議和電檢問題。

其二是九七回歸後劉成漢拍成出獨立片《皇家香港警察的最後一夜》之中篇上集《一體兩旗》,李龍基飾演老差骨,青年時代加入警隊,曾在六七暴動辣手對付「左仔」。該片拍到被捕男女受到警方殘酷施暴,還從英國找到港警濫用暴力的紀錄片段落。

有些舞台劇也曾局部觸及六七暴動,例如《我和春天有個約會》,歌女們在暴動戒嚴時,深夜難以過海回家。

真正以六七暴動為主題的劇場作品,我看過「一條褲製作」的《1967》和《十一騷動》,都是胡海輝導演。《1967》以「紀錄劇場」方式搬演六七暴動,也引用很多報章報道,既有滿地菠蘿,亦有警方施暴。

《十一騷動》讓十一位編劇自由發揮,各自編寫一個短劇:陳敢權〈菠蘿炸彈奪繽 fun〉,潘惠森〈鴛鴦菠蘿油〉,鄭國偉〈菠蘿陣〉,謝傲霜〈認罪〉,吳國坤〈巴士奇遇記〉,滿道〈回到大磡村〉,羅靜雯〈靜音〉,陳炳釗〈遺鞋〉,龍文康〈手捉手〉,胡境陽〈地下通道〉,何應豐〈方舟上的猴子〉。

《1967》和《十一騷動》在2014年上演時,適逢「佔中/傘運」,正好新舊對比。但只有小眾注意,沒有引起熱烈反應。

新紀錄片《消失的檔案》勝在真材實料。我問過香港國際電影節的老友,為何不接納此片?回答是完全與政治無關,純屬「藝術水準」不符要求。我不同意此片水準差。妙在無論如何,電影節其實為此片做了義務宣傳。(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