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罵警歌 不需要「創新」

2015/4/21 — 16:19

〈Killing In The Name〉澳大拉西亞版單曲封面

〈Killing In The Name〉澳大拉西亞版單曲封面

鬧警察要創新嗎?不創新就不可以唱嗎?搖滾史以至音樂史都告訴我們,這個題材已經存在幾十年,而且不停有樂隊加入創作。樂隊們挑戰權威,不是為了侮辱某位警員,而是用歌詞、用吶喊、用最直接的語言,批評警權過大、侵害民權,警惕社會要防範警隊濫權。

上星期,香港年青樂隊「血汗攻闖」在嶺南大學一個音樂會表演,一曲〈Fuck The Police〉觸動左報的政治神經。《文匯報》用上標題〈嶺大音樂會竟單辱警粗口歌〉,一個「竟」字道出他們的驚奇感。另又看到《大公網》引用專欄作家余非的言論,說「她認為,那支樂隊只是找個藉口,縱情説粗口。這不是創作,而這種唱法,也是既定的,不存在創意,rap式(饒舌)唱法,何新之有?」

廣告

不新鮮,也不新奇。因為以勁力的歌曲配以辛辣的歌詞來罵警,根本就不需要創新。〈Fuck The Police〉已然成為罵警歌的經典,美國加洲殿堂級Hip Hop組合N.W.A 1988年就有後來引起美國FBI關注的〈Fuck tha Police〉一曲,震撼樂圈,後來不少樂隊也有翻唱,例如伊利諾州金屬樂隊Dope與加洲洛杉磯抗議樂隊Rage Against the Machine等,相信「血汗攻闖」的四位青年都必有受到這歌影響。

廣告

後者的樂隊名也以反抗機器為喻意,他們1992年的名曲〈Killing In The Name〉就繼續鬧警。「Those who died are justified, for wearing the badge, they're the chosen whites……Yeah! Come on!Fuck you, I won't do what you tell me.」講明帶上警章也不不定是正義,歌曲末段以十幾句「Fuck you, I won't do what you tell me」來呼籲樂迷反抗。

反抗、抗爭在Hip Hop、Rap Metal、Punk等音樂類型中很常見。可不一定要嘻哈人或金屬人才會Fuck Police。紐約布魯克林實驗搖滾樂隊 Dirty Projectors 在音樂上探新時也不離地 — 如果警察踩中佢哋條尾。2003年專輯《Morning Better Last !》中短歌〈Twenty-Foot Stalks (exit 14)〉講歌者在早上散步,如果警察不容許他自由地閒逛,他也不管,只好「不管警察」了。「But I wanna go / And climb some trees / Out in the woods / So fuck the police」

鬧警察,不必創新,重點是罵甚麼、道出甚麼問題。如果要討論在大學講粗口是否合理、罵警是否洽當,不如聽聽這名年青音樂人「罵警」歌曲,與閱讀其歌詞吧:

fuck the police 香港警察打橫行
見佢就想祝佢仆街 冚家產
警察招牌 死差佬一手打爛
你咪賴屎賴尿 仆街就賴地爛
拍片會比佢吠 開閃光燈就比佢打跛
你班屎忽鬼 好大嘅官威
好多人想起你底 邀你老母傾下計 做乜搞野唔帶袋 生左咁嘅仔
生個女做雞都好過生個仔做龜
入親警隊係爛仔大家有眼睇
唔好同我講 有事唔好揾警察
保護市民係警察嘅職責
但警察打市民 係執法者知法犯法
所以黑警垃圾 理應就地正法
如果光明磊落 暗角打獲 都若無其事
港共呢啲叫做人治 警方帶頭破壞法治

死差佬屌你老母 x8

你係咪有特權 你係咪大撚曬x8
警渣仆街

死差佬屌你老母 x8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