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好生活不在他方

2015/1/6 — 9:52

圖片來源:博客來

圖片來源:博客來

在旅途中向來有閱讀的習慣,剛好在上機前夕買到陳綺貞的散文集《不在他方》,三小時機程便把它看完了。

這是一本講述此時此地,關於追求的書,寫作的起點始於陳綺貞去了一趟古巴。從我第一次出外旅遊,陳綺貞的「旅行的意義」便與我常在,如果每個旅者對於旅行都有不同的偏執,我的偏執就是陳綺貞的音樂。

旅行時我喜歡看書、旅行時我喜歡聽陳綺貞。對我來說每次在外地聽「旅行的意義」彷彿變成一個必備的儀式,後來在中南美遊蕩數月後突然明白,「你離開我就是旅行的意義」,那個你原來是自己,自己離開自己,就是旅行的意義。但我仍然不想為「旅行」下一個定義,對我來說旅行可以有千百種想像,正如綺貞在書中所說,定義甚麼都會變得更混亂。她寫旅行的意義時,並沒有到過土耳其和巴黎,她說,只有用一個哪都沒去過的角度,才能把一個渴望如實描寫。

廣告

得不到的從來矜貴。旅行最美好的部份,是出發前對於該地的想像。然而後來綺貞去了那麼多地方,卻發現最喜歡的還是吵鬧卻具有生命力的台北。我也曾離開香港一段長時間,9月28日那天我在三藩市,我一輩子都記得自己從未試過如此想回港,那幾天一直瘋狂refresh Facebook生怕漏了任何一條訊息,臨上飛機前掃了一堆眼罩,然後看見好多人紛紛改機票結束旅行回港。

後來我終於明白,無論你喜不喜歡,其實你出生、你成長的地方早已和你有著不可切割的關係。之前到大阪旅遊,大家還是非常習慣把香港和日本放在一起比較,「香港拉麵好難食!」「為甚麼香港的7-11不能像日本哪樣?」想深一層即使我們離開外地但還是把過去多年對於城市的認知掛在嘴邊,又或者我們總在他方才認清自己所詞的位置。正如我們的「身份認同」有一部份是透過「他者」而建立的,我認為自己是香港人,正因為我知道自己「不屬於」中國,但若不觀看中國,又何以得知自己的不同?

廣告

因此,《不在他方》寫的雖是現在和這裡,但內容的題材卻大都是過去和他方,綺貞在古巴想起她的外婆、過往的故事如何堆疊成今天的自己。所有事情寫來都是微小的,生活就是由一堆瑣碎事組成,正如每個旅程也不可能永遠處於驚天動地的狀態,綺貞曾說:「簡單的生活何嘗不是一場華麗的冒險?」

在今日的社會裡,我們每天都被很多目標追趕著,拼命把東西加諸於自己身上。我們透過不斷追求物質和名慾去令自己變得充實一點。然而我最近在想一個人真正追求的到底是甚麼,如果雨傘運動後我們進入了一個後物質時代,那麼生活上的吃喝玩樂和消費是否又可以換一種形式?

認真審視自己的生活是認識自己的開始。最後去了那麼多地方,原來留在這個城市生活,並努力活出自己想要的樣子、努力成為一個善良的人,這件事情比起遠走他方更加勇敢和困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