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心妹妹本寫真,有咩問題?

2015/7/20 — 17:29

圖:楊鎧凝 facebook page

圖:楊鎧凝 facebook page

【文:薇言輕】

上星期到書展工作,暗忖收工後跑去買一本《童萌時光》研究一下。可惜回家看新聞才知寫真在當日收工前下架了。

就此事件,出現不少探討不同範疇的報道,大眾輿論對事件討論的熱烈程度不亞於當年有關周秀娜。除了被懷疑買書來滿足性幻想的讀者之外,給大眾批評得最甘的相信是楊媽媽和攝影師 Ronald Lam。

廣告

身邊也有當星媽的親友,她們都沒有外界所認為的貪慕虛榮、唯利是圖。其中一位的獨女是性格老積有道、讀名校的音樂資優,童年一直有童裝品牌贊助衣飾,因此朋友一直教女兒擁有的好東西不是「老奉」的。除此以外,老公讓女兒有限度出席活動,小妮子有一次出席服裝代言人比賽,只是志在走到台前講耶穌出生的故事,趁聖誕檔期傳福音。

另一位的女兒是盡得酷似王菲母親真傳的童模,雖則小朋友收到的工作邀請不斷,做童模收入亦為夫婦省下不少奶粉錢,但是生怕小朋友沾染同場的怪獸家長和小孩的習氣,所以也是限制小朋友工作和遠離怪獸家族。

廣告

若果楊媽媽的言論屬實,那當下處境實在爪田李下,似乎要找公關解救。她被批評皆因她似乎欠缺基本「湊星」的認知。合作之前不了解攝影師背景及過往作品 (portfolio) 、拍攝時不「睇相」、拍攝後不「揀相」、面對粉絲沒點危機意識,這是藝人媬姆都知道的事,楊媽媽很難以「不知者不罪」去解釋。

而且近日有雜誌為楊氏一家起底,內容更包括美心妹妹的收入、楊媽媽的財政狀況,似乎為「楊媽媽拿女兒作搖錢樹」的講法加力,似乎楊媽媽找律師維護女兒的形象,同時也要為自身的形象打算。

美國一個讓小朋競逐成為荷里活童星的真人秀 《I know my kid’s a star》(鳳凰衛視香港台譯《阿仔阿女係明星》),由荷里活童星出身的藝人 Danny Bonaduce 擔當主持,同時考核小朋友和家長,觀眾的注意力本來應放在小朋友之間的演藝較勁,可是家長之間的明爭暗鬥反而搭了小朋友們鏡,家長之間的對話隨時比《Amercian’s Next Top Model》的模特兒更激更火爆。

節目中有時 Danny 和家長的分享童星家庭經歷的環節(話題當然也包括楊媽媽今次牽涉的金錢問題),有時出現小朋友因為自己阿爸或阿媽太怪獸所以要執包袱返屋企。雖然這個節目當年也惹來不少批評,但這個節目依然有讓童星爸媽借鏡的價值。

言輕跟家母慨嘆事件,學習藝術並非多餘。如果楊媽媽認識一些攝影藝術或者視覺文化,有睇過 John Berger 的《Way of Seeing》、或者看過古畫,那她可以足夠知識可以避免今次事件。

個人認為攝影師的初衷未必是與孌童或色情扯上關係,不過擺明車馬賣萌的寫真內那幾張聲稱捕捉「瞓醒一刻」的「擘大脾」、「低炒蘿柚」的相片,似是賣媚態多於賣萌態,實在「踩界」,尤其香港是保守的國隙都會,家長或老師都要求小朋友循規遁矩。對不起一句馬後炮,看罷那幾張問題相片不禁想起周秀娜,說來也覺奇怪。不久就爆出為寫真操刀的正是當年為娜姐打造話題作的攝影師 Ronald Lam。

言輕看罷 Ronald Lam 日前就沒露出器官哪來色情的言論實在不快,質疑這樣的攝影師是如何育成的,說話有些不負責任,因為他沒認真了解批評他的觀眾跟其背後立場和向觀眾解釋。

略懂攝影藝術的朋友都認識荒木經惟,那為甚麼老人家單純影花都被認為情色,因為老人家解釋自己上世紀九十年代的作品集時如是說:「花陰,即女陰。」。那為甚麼Gustave Courbet 油畫作品《L’Origine du monde》(《世界的起源》)被認為不是情色(或色情),法國法院何解為一幅畫大動干戈?那就是觀眾和創作者互動交流的結果。

想起有一次參觀某本地大專的畢業展,問及一位攝影畢業的中學師妹有關她畢業作品的概念,她快樂地理所當然一句「唔知呀,我想影靚嘅嘢囉。」,這也嚇倒同行在加拿大修設計的朋友,不禁覺得旁邊解到畫的珠寶設計同學反而有 heart 有誠意。

香港的業內的創意工業從業員確是如此,皆因香港地的老闆都是要一對懂得操作的手多於要一個懂得思考的腦袋。言輕實在希望各位設計後輩至少能夠懂得表達,不過也不敢太期待,某些老師一句「學生是來學視覺傳意不是學文字表達」就已經可以讓他們卸去這份學習責任,如何了解作品的觀眾、如何跟不同的觀眾解釋你的訊息已經不重要。

最後,知道在香港不與人為善的家長和小朋友總有一個起咗近,早幾個月才替吳綺莉吳卓琳母女難過。還有一個月 Celine 妹妹也要跟其他小朋友再次上學去,希望妹妹可以繼續安安樂樂的上學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