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麗有罪:電影《炎上》與金閣寺建築

2018/9/23 — 10:09

池畔金閣。

池畔金閣。

【文︰黎東耀(珠海學院建築系副教授)】

一、金閣寺的愛恨與禍福

有人說過︰「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亦沒有無緣無故之恨。」我們又知道,有一套著名電影叫《美麗有罪》。1950年京都鹿苑寺一名僧人林承賢放火,把寺中500年歷史的金閣燒清光,是因為愛還是恨?世人無法得知。但日本作家三島由紀夫把這件事歸結為「美」的緣故。

廣告

《炎上》1958 ;監督:市川崑;美術:西岡善信

《炎上》1958 ;監督:市川崑;美術:西岡善信

廣告

一般人直接把鹿苑寺稱為「金閣寺」,因寺內其中一座建築「舍利殿」外牆鋪上了金箔。不論拜金與否,世間大部份人總易被金色吸引。這座寺院屬禪宗派別臨濟宗相國寺派,位於京都北山,可能最早建於1397年日本室町時代(中國明初),以興建者——第三代幕府將軍足利義滿之法號「鹿苑」命名。

金閣背影。

金閣背影。

其實義滿最初以此地作為宅邸,稱「北山殿」,而有傳其中最金碧輝煌的池畔建築「舍利殿」曾用作款客(包括明朝使者)及自己禪修之用。義滿死後,北山殿大部份建築遭拆毁,而京都十年浩劫——應仁之亂後,寺中絕大部份建築亦遭焚毀,唯金閣倖免於難。但諺語有云「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結果500年後金閣始終難逃一劫,化為灰燼。從1950年金閣被焚前的相片可見,其實當時的金箔已剝落不少,反而是在1955年照原樣重建,並於1987年重新粉飾之後,才成為今日所見貼滿金箔的金閣。若火災是禍、金箔是福,則對這座金閣而言,塞翁失馬,又焉知非福呢?

二、金閣寺的後現代美學

若依日本權威建築史學家太田博太郎的觀點,日本傳統建築傾向「保持木材的自然原色」,奈良時期尤其「簡單樸素」,鎌倉時期禪宗樣建築則強調結構的「整體性」。但金閣内外大幅「貼金」之餘,更把三種不同建築構造分佈各層,可謂日本古建築中極為罕見之形式。

金閣的姊妹作——京都慈照寺銀閣,相對金閣而言比較「簡單樸素」及更具結構的「整體性」。

金閣的姊妹作——京都慈照寺銀閣,相對金閣而言比較「簡單樸素」及更具結構的「整體性」。

金閣為一池畔三層高樓閣,地面一樓「法水院」用「寢殿造」,即流行於平安時代的公家貴族風格,室內為單一住宅大廳佈局,工整對稱,內外皆無「貼金」。二樓「潮音洞」用「武家造」,即自鎌倉時期開始流的武士住宅風格,接近「書院造」,相對自由地分割室內佈局,並在外牆「貼金」。

金閣現場官方介紹板把三樓「究竟頂」定義為「禪宗佛殿造」風格,亦展示一般人無法進入該層的室內空間,筆者個人認為是全座建築的精髓所在。

金閣現場官方介紹板把三樓「究竟頂」定義為「禪宗佛殿造」風格,亦展示一般人無法進入該層的室內空間,筆者個人認為是全座建築的精髓所在。

至於三樓「究竟頂」,有人認為則屬「禪宗樣」,甚至有人視為「中國風」。但筆者理解的「禪宗樣」,主要定義為纖細而密集的斗栱以及相關結構樣式,惟該層不見有如此構件,反而現場官方介紹板把此層定義為「禪宗佛殿造」風格而非「禪宗樣」,即當時流行日本的禪宗佛寺小型殿堂形式。而該層唯一與「中國風」有關的,可能是外牆上多個有特別「火炎形」或「火燈曲線」的拱形窗戶,稱「火燈窗」、「花頭窗」或「源氏窗」,它們由宋朝傳入,常見於其他日本禪宗佛寺。全層牆壁內外皆有金箔,屋頂之上再聳立着一隻金鳳凰裝飾。

金閣屋頂之上聳立着的金鳳凰裝飾。

金閣屋頂之上聳立着的金鳳凰裝飾。

有人認為金閣每層各有政治象徵,反映足利義滿抑公家、揚武家與禪佛的治國理念云云。究竟義滿有否如此意圖,後世人永遠無法證實。反而若他真有如此意圖,則此種以前代建築符號象徵某種意義的設計手法,其實頗為「後現代」。加上在原有木料上加一件金箔「外衣」,以及把不同風格折衷、並置於同一座建築之中,這兩點設計手法亦與後現代建築美學不謀而合。

三、金閣寺的「究極」之美

電影截圖。以唯美角度拍攝烈火中喻為「金閣」的輪廓。

電影截圖。以唯美角度拍攝烈火中喻為「金閣」的輪廓。

但究竟金閣美不美?若美,美在哪裏?我們先問問三島由紀夫及其1956年小説《金閣寺》主角溝口。三島由紀夫創作這部小說期間,忽然沉迷健身,短時間內把自己本來孱弱之身練成肌肉橫生,並拍下大量展示身體的寫真,似乎要把心中「美」的概念在自己身軀貫徹表達出來。一般人把他這行為聯繫到其筆下外表猥瑣但內心沉溺「究極」之美的溝口,而這位影射現實中火燒金閣僧人的角色,最終可能因不容金閣那永恆而絕對之美束縛自己,所以把它付諸一炬。這故事中的行為,又與現實中三島由紀夫最後為貫徹自己心目中「愛國之心」,不惜挾持自衛隊總監並切腹自殺之舉,多少有點呼應。

電影截圖。縱火後被押回案發現場的溝口,竟看到池水中浮現着樓閣原有之倒影。

電影截圖。縱火後被押回案發現場的溝口,竟看到池水中浮現着樓閣原有之倒影。

我們也不妨問問被市川崑改編成電影《炎上》中的主角溝口。一般影評認為電影簡化了小說中大量對金閣之美抽象的文字描寫,筆者亦對劇情理解為主角因不容亡父生前所鍾愛之「金閣」被世俗人褻凟,以火燒之舉使其神聖之美得以永恆延續。正如片中多番以唯美角度拍攝烈火中喻為「金閣」的輪廓,直至化成飄渺火舌之畫面。最後溝口被押回案發現場,「金閣」只燒剩破敗骨架,但他卻看到池水中浮現着「金閣」原有的倒影。可說市川崑雖與三島由紀夫原著着墨不同,卻是異曲同工,皆表達一種藉毁滅達致的「究極」之美。

四、金閣寺的金箔與滄桑

電影截圖。由於鹿苑寺反對以「金閣寺」為故事背景,電影遂將寺院更名為「驟閣寺」。

電影截圖。由於鹿苑寺反對以「金閣寺」為故事背景,電影遂將寺院更名為「驟閣寺」。

若讀者認為作者與劇中人對「金閣」的感覺仍過於抽象,不如看看電影如何將它展現。首先,由於鹿苑寺反對以「金閣寺」為故事背景,電影遂將寺院更名為「驟閣寺」。而片中影射舍利殿金閣的場景,據說其實搭建於京都嵐山大覺寺中大澤池畔,至於片中其他寺院的建築場景,則恕筆者無法確定攝於何處。

電影截圖。黑白電影中無法確定「驟閣」外牆究竟有否貼上金箔,但室內片段中隱約可見牆上方格形痕跡,即與傳統日本方格金箔相似。

電影截圖。黑白電影中無法確定「驟閣」外牆究竟有否貼上金箔,但室內片段中隱約可見牆上方格形痕跡,即與傳統日本方格金箔相似。

若與現實中的金閣比較,兩者同樣建於非常相似的池畔環境。此外,整體建築比例、環繞的外廊陽台、外牆的「火燈窗」形狀、「寶形造」金字塔形屋頂等亦雷同,惟電影把現實中三層金閣改為兩層高。因為是黑白電影,故無法確定這座「驟閣」的外牆究竟有否貼上金箔,但室內片段中隱約可見牆上方格形痕跡,即與傳統日本方格金箔相似,顯示電影中的驟閣室內,亦與現實中的金閣三樓室內同樣「貼金」。然而片中出現得更多的,是驟閣那殘舊外牆所表現的滄桑感,其實更加接近現實中金閣焚毀前的歷史照片。

電影截圖。片中更多出現的是驟閣那殘舊外牆所表現的滄桑感。

電影截圖。片中更多出現的是驟閣那殘舊外牆所表現的滄桑感。

究竟金碧輝煌與殘舊滄桑的金閣哪一座更美?又或者哪一座更接近傳統日本美學?可能見仁見智。但可以肯定的是,金閣給予世人,尤其日本人那種美的感覺,多少也因它曾被焚毁,以及經過三島由紀夫的文學表述而得以提升至哲學層面。

或者當年縱火僧人林承賢的確從佛家角度思考過,金閣之名與金箔之身,亦只屬「名相」,皆為「虛妄」。那麼貼上金箔外衣,還是露出滄桑原木,甚至只燒剩殘存骨架,對這座「舍利殿」而言,又有何分別呢?

電影截圖。只燒剩破敗骨架的「金閣」。

電影截圖。只燒剩破敗骨架的「金閣」。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黎東耀、曾卓然及馮傑主持,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