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老牌女星的時尚效應 — 倚老賣老的市場價值

2018/8/30 — 10:19

「老牌女星」不知是否早已屬過時的名詞,一寫這四個字可能已出賣了我是有多老餅。

但提到七十七歲的奧斯卡影后Faye Dunaway,很自然我就對號配以「老牌女星」,忽然翻她出來,是因為她剛拍了一條Gucci最新手袋廣告片,近年一直有傳她經濟拮据,好幾個復岀大計都化泡,包括自薦演音樂劇《Sunset Boulevard》,自資拍Maria Callas傳記等等,總算終於有人雪中送炭,拍廣告也聊勝於無,而且對方還是大名牌。

所以說「老牌女星」,尤其是去到iconic(代表性)地位的組別,無論走到何等山窮水盡,只要一日有在位持權的男同性戀者,始終都會有工開。

廣告

我不清楚 Gucci 現任創意總監Alessandro Michele是不是gay,他是又好,不是又好,都影響不到時裝業(特別是創作、設計部份) 被gay界操控的事實。他們的品味主宰了每季時裝潮流走勢。當一個設計師走紅賺大錢時,公司自然容許他偶爾放縱,任由他用他膜拜的「過氣」、「息影」、「老牌」icon 出現在品牌campaign,甚至行天橋,像先前寫過蘇菲亞羅蘭(Sophia Loren) 成了D&G香水代言人,洪荒時期的「超級名模」Lauren Hutton至今仍不時客串行天橋,Isaac Mizrahi當紅時,另一不朽 gay icon Eartha Kitt  常伴左右,以他的繆斯自居。再早時,Thierry Mugler出道二十周年的時裝騷,就請來了當年已是「老牌女星」的Tippi Hedren華麗壓軸出場,製造了不少noise。連本地的鄧達智都一度找來余慕蓮行他的時裝騷,不過這次合作我覺得就不怎恰當,余慕蓮和 ”Fashion” 是兩碼子事。如果勉強要讚,只能看成是另一種平權:沒有歧視和「時尚」絕緣的人。

除了設計師及其團隊的self-indulgence,用老牌icon代言也是一種商業考慮。全球老化(特別是高端消費者)是不能忽視的大環境,Lancôme當年捨Isabella Rossellini嫌她老,相隔二十年後竟重聘她出任品牌大使,正是明顯例子。這一、兩年又見到Céline和YSL分別找來文學和音樂的殿堂級人物,都已七八十歲的 Joan Didion及Joni Mitchell拍黑白平面廣告,就更有著「升呢」,替品牌增添 prestige及「文化氣息」的潛目的。

廣告

至於Faye Dunaway 這個Gucci手袋廣告就真是拍得很差,首先it’s anything but 文化,無「呢」可言。她演一位類似住在比華利山大宅,出入有制服司機開limousine的闊太,和她的女兒(其實更似孫兒)去Rodeo Drive Gucci店購物,受到最高規格款待...... 但見Product Placement 充塞每個畫面,除了主打的手袋,它的商標、時裝、飾物、墨鏡全都用上,兩個主角身上每一吋都是 Gucci,真是「有得食行唔好嘥」的暴發感。

至於Faye Dunaway的表現亦令人失望,當年她憑電影《Network》獲奧斯卡影后,片中她那個女強人經典形像已一去不復返,甚至連她在《Mommie Dearest》中演另一 gay icon Joan Crawford不怒而威的氣勢,也被時間洪流沖走殆盡,剩下一個行屍走肉式、沒有火團的軀殻,好像不知自己在做緊乜。相比起比她更老的蘇菲亞羅蘭或珍芳達(Jane Fonda),她行路姿勢和動作皆顯得十分「論盡」,即使面孔經過手術及電腦加工隱去歲月痕跡,依然掩蓋不了「老」的無情現實,無沒不嘆息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