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而你就駐足於門檻那兒」:“You take the first street at the right” by Robert Desnos

2019/5/10 — 14:05

Photo by Robin Stuart on Unsplash

Photo by Robin Stuart on Unsplash

【文:石刻一熊】

這次我們將暫時離開英語詩歌世界,讀一首由法文寫成的詩作。

德斯諾斯眼睛略突、眼白部分也較多,故找這幅來平衡一下。(Source: Les Amis de Robert Desnos)

德斯諾斯眼睛略突、眼白部分也較多,故找這幅來平衡一下。(Source: Les Amis de Robert Desnos)

廣告

詩人的名字是羅貝爾‧德斯諾斯(Robert Desnos),1900年7月4日生於巴黎。曾做過文員、文書抄寫、記者等工作。德斯諾斯年輕時已有詩作刊於文學雜誌上(例如由超現實主義者布勒東(André Breton)等所創辦的《文學》)。大約在20年代,德斯諾斯與一眾超現實主義及達達主義的藝術家交好,但到了30年代便與他們決裂。1932年,他開始在電台工作,其間與畢加索、海明威等著名藝術家成為好友,並多寫評論文章,多涉政治議題。

廣告

第二次世界大戰法國被納粹佔領期間,德斯諾斯積極投入抵抗運動,可惜在1944年2月22日被納粹秘密警察逮捕,輾轉被囚於不同的集中營,其間受盡折磨,最後於1945年在特雷津集中營(Theresienstadt concentration camp)離世。

相比其他一些超現實主義的詩人/藝術家,如布勒東、阿拉貢(Louis Aragon)、艾呂雅(Paul Éluard)等,德斯諾斯似乎較少為中文世界所悉。而談到超現實主義的詩作,讀者往往會因其意象之大膽新奇及詩句的高度跳躍而讀得一頭霧水。那麼,德斯諾斯的詩又是怎樣的?胡品清在《法蘭西詩選》中這樣評介他——

一般批評家常指謫超現實派詩人因摒拒思維,推崇夢境,專門追求不受約束的心靈自動表現而寫出意象欠連貫,語言欠明晰的詩作。但是如果把這些評語加之於Desnos的作品,便不大適合了,他的詩以簡潔明朗且極富於人情味見稱,雖然他的語言是自由而新穎的。

這次所讀德斯諾斯的詩作,也屬此類;另一方面,與上次讀過格雷夫斯的〈戰利品〉頗為相似,全詩都是敘事者在說「你」於某天的一段旅程,情節、景物、人物都甚為清晰。

Photo by Giuseppe Mondì on Unsplash

Photo by Giuseppe Mondì on Unsplash

〈你走往右轉的第一條街〉 羅貝爾‧德斯諾斯;譯:石刻一熊@德尼思化

你走往右轉的第一條街
你行經碼頭
你橫過橋樑
你敲叩房子的大門。

太陽照耀
河水流淌
窗邊一盆天竺葵抖動
一輛汽車在對岸駛過。

你轉身望向怡人的風景
不曾察覺背後大門已給打開
女屋主站於門檻
室內漆黑一片。

但桌上你卻看到了倒影
日影投於一枚水果、一隻瓶子
一塊瓷盤與一些傢具之上
而你就駐足於門檻那兒
在充滿像你的凡俗世界
與整個世界中你那嗡嗡作響的
孤獨之間。

You take the first street at the right
Robert Desnos; tanslated by Wallace Fowlie

You take the first street on the right
You go along the quai
You cross the bridge
You knock at the door of the house.

The sun shines
The river flows
At a window a geranium pot trembles
An auto goes by on the other bank.

You turn around to the cheerful landscape
Without seeing that the door has opened behind you
The woman stands on the threshold
The house is full of darkness.

But on the table you see the reflection
The reflection of daylight on a piece of fruit and a bottle
On an earthen-ware plate and on some furniture
And you stay there on the threshold between the
World full of people like you
And on your droning solitude
Of the entire world.

此詩的故事性與畫面感都相當生動而強烈。情節上,基本上一句便可說完:「『你』在一個天氣晴朗、風景不錯的日子前往探訪一位女屋主」,而在那家大門打開後,「你」(怔怔地)站在門檻之上——詩歌便在此終結;在畫面方面,幾乎每行詩句都提到不同的地方或景物,讀者就隨着詩中「你」的視點於城市裏行走。

Photo by Andreas Selter on Unsplash

Photo by Andreas Selter on Unsplash

首段:城中路、你的路

詩人在首段以四行詩句概括了整段路途。「往右轉」是關鍵的,因為你走的路並不是一條直線,當中似乎也暗示了真實街道以外的一些迂迴和曲折。無論如何,這旅程還是能夠以雙足完成的——詩裏有提到「汽車」,但「你」徒步便可到達目的地。

首段詩歌每行都出現「你」(在法語原文是Tu,比敬稱的Vous(您)較為隨意和親切),除了增添詩歌的音樂感,首段提到各種城市建築物亦值得留意:街(rue)、碼頭(quai)、橋(pont)、房子(maison),前三者均能把人帶往不同的地方,而「你」卻早已擬定要走的路、要見的人,來到首段末句,「你」便來到目的地。

第二段:自然與人工

跟首段相似,第二段同樣帶出四個意象。首三種為自然物,最後的汽車則是人工物,可給人以下的聯想或感覺:

太陽:溫暖
河水:動態
天竺葵:生命力
汽車:人造物,提醒讀者現正身處城市

在首段集中寫行走的路途之後,這第二段勾勒出當時的頗為閒適而優美的氛圍——除了太陽在天空不動(動的是地球才對⋯⋯)之外,其餘的都帶有動態,但這種動態並不激烈,整段的景物描寫都很符合「你」行走時的心情。

第三段:身後景,眼前人

首句「你轉身望向怡人的風景」是承接上段,並大家把帶回目的地「房子」的門前。原來在沉醉於房子門前的一大片美好風景之際,女屋主已把大門打開,並踏在門檻迎接。門已打開,相對於房子外的日光普照,室內卻漆黑一片。

“A table with plates and wine glasses in a corner of a dark restaurant room” by Todd Diemer on Unsplash

“A table with plates and wine glasses in a corner of a dark restaurant room” by Todd Diemer on Unsplash

第四段:室內物,身處界縫的你

不過,憑藉部分陽光照進室內,細望之下隨即馬上可看到房子裏的部分景況。裏面吃的、飲的、盛物的、擺設的都一律不缺,儼然是個款待客人的好地方。此刻,「你」仍未踏進屋內,身後風光雖好,亦即將告別,眼前的人與接下來的相會將是如何?「你」的所在之處可能也提供了一些線索——

原文、譯文(不論中英)讀起來都略為冗長——那是個介乎「充滿像你的凡人世界」(英譯:the world full of people like you)與「整個世界中你那嗡嗡作響的孤獨」(英譯:on your droning solitude / Of the entire world),概括而言,我們只需記得「世界」和「孤獨」便可(加以描述,則是——那「世界」充滿了像「你」一樣的人;那孤獨是可發出嗡嗡響聲的),二者都不是什麼值得令人留戀的事物。此詩結束的動人之處,除了引人聯想二人其後的相處之外,二人站於門檻的那道間縫亦夾雜了猶疑、期待、雀躍等複雜情緒。

小結:走在街道上的你、站在門檻上的你與誰

跨過門檻後,「世界」會變成怎樣?「孤獨」又會否因此而消退?讀者在讀畢此詩後自可加以幻想,二人的相會怎樣開始、如何終結,卻無從得知。

從「走往右轉的第一條街」的那一刻起,你一直是你;在跨過門檻後,你將不再只是「你」。

德尼思化:好手雲集,百家爭鳴,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