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刺客聶隱娘》不難懂(一)

2015/9/2 — 9:57

《刺客聶隱娘》劇照

《刺客聶隱娘》劇照

『聶隱娘』由侯孝賢自己發想故事,交給朱天文、謝海盟(加上一點點阿城)寫成了一個完整的劇本,一個有歷史有時代有政治有人情有個性有衝突也有生命哲理的多層次劇本,一個足可以在任何競賽中脫穎而出奪得最佳劇本獎的劇本。

從這樣一個劇本出發,最終侯孝賢卻在剪接機上,剪出了一部很不一樣的電影。對照劇本,最終完成的電影,減省了很多很多,歷史減了、時代減了、政治減了、人情減了、衝突也減了,但如果暫時將出發時的劇本放在一邊,光看電影本身,我們會發現:侯孝賢其實沒有那麼不合情理,畢竟這個故事是從他腦袋裡想出來的,讓觀眾看懂故事的基本元素,都還清清楚楚保留在鏡頭畫面裡。

廣告

換句話說:『聶隱娘』沒有如同許多人感覺、宣稱的那麼難看懂,也並不像一些人抱怨的那樣「必須先讀資料才能看電影」,指控侯孝賢「不顧觀眾感受」是完全站不住腳的。

侯孝賢並沒有拍一部讓人看不懂的電影,他拍的『聶隱娘』,不過就是一部需要觀眾「去看懂」的電影。這部電影有求於觀眾的,不過就是觀看時,認真、專注地,而非被動、懶惰地看。

廣告

認真、專注,不過就是清楚記得自己看過了甚麼,不依賴影像中多餘的交代,認得誰是誰,明白他們的角色關係,明白前一場戲和後一場戲之間又有甚麼關係。看到後面時,能夠回頭調整對前面所見內容的理解。如此而已。

認真、專注地看,就會知道台詞對白稀少的『聶隱娘』,其實結構井然、訊息飽滿,真正不交代,完全在畫面外,必須依靠電影以外資料來補充的並不多。並不比其他沒頭沒腦追逐打鬥的娛樂片多。

『聶隱娘』電影以黑白畫面開場。一部彩色電影出現黑白畫面,當然意味著導演要我們用不同的眼光看待這部分。黑白畫面出現在片名大字幕之前,片名大字幕出現後,電影就成為全彩,於是形式上,這段黑白部分,當然就是「序場」,沒有人會不了解、會錯過這樣的安排吧?

黑白的「序場」,以道姑師父的殺人指令開始,接著讓我們看到聶窈先俐落成功地殺了一個人,然後在下一次的任務中,卻因為受阻於刺殺對象的「人倫之愛」,無法忍心下手。「序場」結束在聶窈的失敗回報,師父洞視她的弱點,教她:「欲殺其人,先奪其愛。」於是而有了下一個任務──派她回到出生、成長的地方刺殺她的表哥田季安。

「序場」從殺人指令開始,結束於聶窈的失敗「不能殺」,為了解決「不能殺」的問題,而有了下一個殺人指令,也就帶出了『聶隱娘』的電影主體。電影主體的結構,和「序場」相呼應,也是開始於「殺人」,最後卻結束在「不殺」。不同於「序場」的,「序場」中聶窈仍然視「不能殺」為自己的失敗,但電影結束時,她卻主觀地選擇了「不殺」,選擇了背棄師父的命令。

有了「序場」做對照,電影的主題浮凸上來:從「殺人」到「不殺」。侯孝賢要讓我們看到的,是聶窈如何、為何原本奉命殺人,最終依循自我意志走到了相反的立場,決定不殺。電影要呈現這樣的主題,重點就不會放在外在的事件上,毋寧要以外在的事件追索聶窈內在情感與認知的改變。

侯孝賢為什麼要減省歷史、減省了時代、減省了政治、減省了人情、減省了衝突?因為這些都減了,才能在電影中增加、凸顯個性與生命哲理的呈現。

這麼清楚的主題與相應手法,難懂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