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聽兒歌的小孩有福了

2017/10/3 — 18:29

上回提到袁鳳瑛的歌。個多星期前,九零年代的歌手回到大台,重唱當年兒歌,在面書上瘋傳了一會。袁鳳瑛也在其中,唱了《阿花的故事》。還有唐韋琪唱《長腿叔叔》、戴蘊慧《我係小忌廉》、露雲娜唱《傳說》、《千年女王》。

《阿花的故事》歌詞由林夕寫,簡明易懂,藉寵物逝世教曉小孩離別的哀傷;旋律改編自台灣民謠《六月茉莉》,綿遠悠長。《生命有價》教人忘憂,《傳說》和《千年女王》曲詞都有神秘感,切合主題。《仙樂處處飄》、《未來警察》由羅大佑作曲、林夕填詞,老嫩都可以聽。這些歌曲都是可以傳世的作品。

不是說小孩就要受保護、只能聽一流的作品。小孩由佳作出發,尋覓探索,中間經過劣作而建立品味,和你一開始就給他餵屎,兩者是有分別的。

廣告

忘了在哪裡讀到,可能是內容農場,很多國家(還是只限北歐國家?)投身幼兒教育者,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因為這階段教育對兒童的心智發展影響深遠;國家沒有本錢、也負擔不起給搞事者亂來。香港當然是例外,政府並無以政策鼓勵精英作育英才,精英也不覺得有承先啟後的文化使命,家長對幼兒教育的期望則以託管、人身安全為首要目標,結果幼兒教育就糟塌了。

兒歌屬於美感教育一種,處理得宜,可以避免社會問題日後擴大。青少年如何應對壓力,如何理解人生,兒歌都可以起教化之功。

廣告

兒歌不是半紅不黑的歌手試鍊之所,兒童教育也不能任由但求收入穩定、無其他好去處之人荼毒小孩。這些是國之根本,值得投放大量資源。寧可亂搞大學,也不能毀了幼稚園。

It takes a village to raise a child, but it takes only one child to destroy a vill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