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聽歌者的游離路線

2018/8/29 — 17:45

「論述」的難處,在於怎樣擺放個人與他者之間的距離與聯繫,我不要宣傳式、浮誇的或很江湖味的文字(看得太多很厭煩),記事簿上的白頁與空行,如何填寫?(是的,有時候仍堅持紙和筆的手書原稿!)(作者 Facebook 圖片)

「論述」的難處,在於怎樣擺放個人與他者之間的距離與聯繫,我不要宣傳式、浮誇的或很江湖味的文字(看得太多很厭煩),記事簿上的白頁與空行,如何填寫?(是的,有時候仍堅持紙和筆的手書原稿!)(作者 Facebook 圖片)

重新啟動周耀輝的研究,期求以張丹楓勇闖邊關一氣呵成的豪情,不成事,便成仁!(近日重看了《萍蹤俠影錄》,思維又搞在一起!)經歷了梅卓燕的舞蹈美學研究之後,似乎走通了一些新的論述路線,彷彿打通了三陰三陽的經脈,內功心法去了另一個界面。其實,說起來道理很簡單,創作人怎樣創作?從形體的舞蹈到文字的歌詞,有沒有讓我游走的經絡?一首歌是甚麼?填詞人的位置在哪裏?我在評論之前,至少是個聽歌者,然後又聽到甚麼?如何聽下去?我四歲開始接觸音樂,跟幼稚園老師上電視台表演,那是一種童年遊戲;然後小學開始讀詩、聽電視播放的歌曲,口中唸唸有詞,常常分不清兩者的關係;長大後遇上達明一派的年代,一邊論詩、一邊分析歌詞,但很清楚兩者完全不同,還跟林夕在《快報》筆戰……然後去了美國讀書,香港的流行曲變成懷鄉的思緒,邊走邊聽,將加州的陽光跟香港的歌音拼貼一幅一幅流動的記憶,最後還是回來了,城市、歌聲、人面全部改了模樣,迷失在認不得路的街道,努力辨認自己!然後認識了周耀輝,他不再單單祗是填詞的人,還書寫別的文字,還當起了老師,跟他談得最多的是時裝、世道、青春與人際關係,是好兄弟也是好姊妹,端看那天誰比較憂鬱?!祗是思維的路線大不同,爭議比同意的時候多,但各自有自己的信心和信念,便可以相安無事繼續聒噪下去!

然後認識了周耀輝,他不再單單祗是填詞的人,還書寫別的文字,還當起了老師,跟他談得最多的是時裝、世道、青春與人際關係,是好兄弟也是好姊妹,端看那天誰比較憂鬱?!

然後認識了周耀輝,他不再單單祗是填詞的人,還書寫別的文字,還當起了老師,跟他談得最多的是時裝、世道、青春與人際關係,是好兄弟也是好姊妹,端看那天誰比較憂鬱?!

廣告

每次音樂響起便很想寫詩,而聽歌,是一個編織故事的旅程,從少年時代聽歌,到如今,已經織入了許多悲歡離合總無情,寫下去不難,如何寫出有生命感的認知,才是難!「論述」的難處,在於怎樣擺放個人與他者之間的距離與聯繫,我不要宣傳式、浮誇的或很江湖味的文字(看得太多很厭煩),記事簿上的白頁與空行,如何填寫?(是的,有時候仍堅持紙和筆的手書原稿!)先將資料分類、存檔,大致有西方流行音樂的理論、香港流行音樂的史料和評論,周耀輝的文學與歌詞、以及論者對他的訪問和批評,在這兩座山丘之間,我尋找自己跟研究主體碰遇的契機、靈光、或線路,走到哪裏就是那裏,祈願瀟灑走一回……而肯定的是,在完成周耀輝的論述之前,我會不務正業地被帶動,寫下許多詩和小說,因此,喜歡周耀輝的人不要期望太多,與其期望我的論述,不如也自行書寫一個別樣的周耀輝出來吧,這樣世界才好玩!

先將資料分類、存檔,大致有西方流行音樂的理論、香港流行音樂的史料和評論,周耀輝的文學與歌詞、以及論者對他的訪問和批評……

先將資料分類、存檔,大致有西方流行音樂的理論、香港流行音樂的史料和評論,周耀輝的文學與歌詞、以及論者對他的訪問和批評……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