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腐女子的話語.1】你真的知道 BL 是甚麼嗎? BL 文化淺論

2017/2/2 — 12:43

腐女、BL、Hehe──這些字詞如今在香港已不再陌生,儘管它們往往只是潮語、娛樂、消費品。其實「腐」作為一個足以視為社會現象的群體,當中存在大量文化內涵,然而 BL[1] 論述於香港卻處於真空狀態,這使 BL 的在地發展始終無法趨向成熟。

女人熱愛男子的種種放肆,因為正是這種放肆讓他從同伴中分離出來,使他孤獨。女人通過大量孤獨避難者的放肆行為了解男性的世界。因為高度特殊化的智識,他們對迷人的同性愛無從抗拒。
──Leonard Cohen,美麗失敗者

這段文字並不足以概括腐女子與 Boy's Love 的關係,但我希望用它來展開一系列解說 BL 文化的文章。

廣告

香港BL文化淺述

BL 發展簡史

廣告

BL 文化始於 1970 年代以萩尾望都、竹宮惠子、山岸凉子、木原敏江等人為代表人物的日本女性漫畫家。這批生於昭和 24 年的作者稱作「花之 24 年組」,以少年同性之間的情感關係為題材,故稱之為「少年愛」,開創了有別於當時日本少女漫畫框架的內容,深受戰後唯美主義風潮影響,淵源可追溯至日本女房文學[2]與 19 世紀後期的美學運動[3],少年愛題材為讀者所喜愛而愈來愈興盛,這些作品統稱為「耽美」。

同時[4],1975 年日本舉辦了第一場同人誌即賣會,作品以女性讀者為對像,社團數目 32 個、入場人數約 600 人,90% 為女性,隨後這個女性向二次創作的模式發展為「YAOI(やおい)」,即「沒有高潮、沒有結尾、沒有意義(山なし、オチなし、意味なし)」,是同人誌族群由於 YAOI 創作內容偏重性描寫所取的自嘲式戲稱。YAOI 是在二次創作的基礎內將人物代投入 BL 設定來進行描寫,破除傳統敘事的舖陳手法,跳過繁重的劇本與人物建構,套用原作設定、背景、角色,使作者能任意地自由穿梭文本的想像空間,發揮靈感。這類「同人發表」的創作生產及消費模式,一直發展到今日的網絡世代及各地區的同人活動。

1978 年,以栗本薰為推手的原創耽美雜誌《JUNE》創刊出版,進一步開拓耽美文化的舞台,連載比「花之 24 年組」內容更大膽的漫畫、設立教學專欄鼓勵同好書寫耽美小說、發表評論,當時這些女性向[5]原創作品又被稱為「JUNE 系」。同年代,「YAOI」逐漸取代「耽美」、「少年愛」一詞,成為以男性情慾關係為題材的女性向同人作品統稱,恰如今日「腐」一詞取代了「YAOI」。

由 80 至 90 年代少年漫畫興盛掀起的 YAOI 創作狂潮延續至今,形成強大的消費圈,其中一些熱門同人誌(如「聖鬥士星矢」同人系列)更由出版社以商業誌形式出版,一些同人作者亦成為職業漫畫家,同人的作畫模式及風格因而大幅影響商業誌的內容。

90 年代中期,「少年愛」的和式英語「Boy's Love」簡寫「BL」確立為該類別作品的指稱。2000 年後,BL 愛好者中又出現了與 YAOI 相呼應的自嘲式自稱「腐女子」,亦即現今大眾文化中經常被提及的「腐女」。

無獨有偶,BL 的創作形式並非日本專有,1976 年六月在歐美圈出現了第一本(已知的)男男同人刊物,大量同人作品在 Star Trek 熱潮下衍生,形成後來的歐美「Slash」[6],進而於近年由美漫英雄電影及歐美劇集,推向高峰。

BL 商業誌在香港

BL 作品早於 80 年代引入本港,然而缺乏在地研究及紀錄,愛好者只能憑他人口述及現存資料窺視第一代 BL 同好的文化生態。早期讀者訂購日文 BL 書籍,只能依賴在港日本圖書公司如「旭屋」、「智源書局」。及至 90 年代前期,多間代理 BL 商業書籍的台灣出版社,陸續在香港發行 BL 漫畫[7],以及無版權的盜版書和 D 版翻印漫畫[8]。中後期較具規模的出版社則佔據了 BL 漫畫代理市場至 2000 年中期[9],直至「尖端」、「尚禾」、「青文」加入商圈,期間亦有大量無版權代理的盜版書充斥巿面[10]

特別值得一提 2000 年成立的小型 BL 代理出版社「瑪朵」(台灣),引入一眾高水準 BL 漫畫家如「小野夏芽 (Basso)」、「est em」、「中村明日美子」、「山下知子」,並代理長篇科幻 BL 小說經典「青之軌跡」系列,惜瑪朵出版社於 2013 年結業。BL 小說代理方面,曾有巨人出版社「舞袖坊」、「花箋集」,及無授權代理的「晶采工作室」(出版《間之楔》系列,現已結業。)

上述書刊均能在當時的租書店借閱。社區經營的租書店培養了不少 80 至 90 年代出生的 BL 愛好者,我亦是透過租書店接觸 BL 的 80 後讀者。只是,香港租書店及漫畫店出現持續數年的倒閉潮,曾經是香港最大型的中/日 BL 販賣店「童年夢」於 2009 年結業;位於信和中心的 BL 書專賣店「豪生」亦於 2013 年結業。

香港 BL 消費者眾多,依賴台日出版社以日系中文授權 BL 商業誌為主要消費,香港未有創立專門出版 BL 書藉的本地出版社(2000 年中市面上曾出現廣東語對白的本地出版翻譯 BL 書,但於極短期內消失,出版社資料現不可考)。

BL 同人誌在香港

雖然「腐女(/男)子」一詞近十年才漸為人知,但其實香港早於 80 年代已形成少女漫畫系的同人誌文化,起初人們自稱為「同人女(/男)」。現存資料可考的香港最早「耽美」 (BL) 同人誌為 1991 年出版,「黃志恒」作畫的原創雙人誌短篇漫畫《少年邪》。畫風接近有吉京子《ニジンスキー寓話》(1984),內容以意大利威尼斯為背景,令人聯想到當時對耽美文化影響深遠的唯美主義電影《魂斷威尼斯》。故事描繪兩名青年男性的情感糾葛,人物表徵優雅美形,心理描寫陰沉而抽象,分鏡表現著重氣氛營造,序言提及唯美電影「墨利斯的情人 (Maurice)」(1987),又談及在創作過程中「體驗到投入到自己作品境界中的那份感覺」,可見當時同人誌作者的創作態度和審美偏好。

香港第一屆同人誌即賣會 CW (Comic World) 於 1998 年舉辦。現在 CW 與 RG (Rainbow Gala) 是本港兩大同人誌即賣會,各自每年二度定期舉行。同人組織及消費者以女性向居多,BL 同人誌題材包括原創、日本動漫及歐美 Slash 同人等等,二次創作佔大多數。漫畫出版業式微的另一邊,同人誌市場卻增長,二次創作發展蓬勃,場內除了原創及二創作品,又有代理社團引入台/中兩地的同人誌,亦有同好自發組織的「Only 場」(如「歐美 Only」),物色其他合適的場地,專門流通指定原作之二創作品。BL 同人誌內容有全年齡的、也成人向的,不過後者近年因受「淫審條例」威脅而出刊量減少。

香港 BL 社群與言論

BL 文化發跡於早期耽美漫畫,在 90 年代成為專門類別,形成獨立的文化體系。香港 BL 社群向來是日/台 BL 商品的消費者,BL 愛好者在網絡上混跡於中/台社群,網絡環境不受地域限制,早期大陸 BBS「露西弗」、台灣「IClubs」討論區,均可見由香港同好組成的小聚落,後期這些小聚落續步轉移至個人網站、Blog,現今則以社交網絡 (SNS) 連繫,中港台 BL 愛好者交流非常密切。

不熟悉BL的人可能不清楚,腐女子族群並非一個一致的整體,而是由眾多以共同愛好為軸心的群體(或個體)組成,群體之間的特性與生態各有異同,腐女子在同好組成的群體裡共享情報和意見,帶動消費形成龐大的經濟影響力。

然而,即使動漫文化的社會形象日趨正面,在香港仍屬較邊緣的次文化,BL 由於內容的特殊性質更不易為社會接受,使腐女子有傾向低調的習性。近年,隨著媒體對腐話題的關注,腐女子的身份逐漸向社會展現。

可惜的是,香港多年來缺乏在地 BL 文化,腐女子言論與 BL 文化論述長期處於真空狀態,相比日本研究女性向文化的學術專書和台灣的評論出版物,顯得相對落後。2005 年曾因香港媒體負面報道而發生「BL 清算事件」,至 2016 年間數次被主流媒體涉及[11],在論述真空的狀態下,腐女子一方面有著話題性豐富的消費形象,一方面又是文化隱形。

(續)

*   *   *

[1] 編按:Boy’s Love,原為和製英語

[2] 日本平安時代(794-1192)由皇宮女官書寫的女性文學,以紫式部的《源氏物語》為代表作。

[3] 指十九世紀 Oscar Wilde 那段時期主張唯美主義 (aestheticism) 的審美偏好,早期耽美漫(也因為如此所以叫「耽美」)大都以歐洲為背景挪用那些元素,後來 70~90 年代被唯美主義影響的電影/文學又成為啟發「耽美」的養分

[4] 李衣雲(2012),《變形、象徵與符號化的系譜──漫畫文化研究》,台北:稻鄉出版社,頁 123、265 及杉浦由美子(2006)《腐女子化する世界―東池袋のオタク女子たち》,東京:中央公論新社,第一章

[5] 意指「以女性為對象」

[6] 男男二次創作在歐美圈的別稱,日本慣用「x」來表示 CP (Coupling) 攻受關係(攻受即 BL 文化中兩個男生的身份區別,攻屬於性愛關係中的施動者,受屬於受動者),而歐美則使用「/」,於是稱為 Slash。

[7] 世潮出版「青磁系列」、「櫻桃書房」授權中文版、「時報文化出版」漫畫叢書

[8] 「虹潮出版」《絕對麗奴》系列

[9] 「大然文化出版」、「長鴻出版社」、東立出版「LOVE系列」

[10] 「林立」、「尊龍」、「典亞」、「獵人」等

[11] 2005 年「大學線」以《淫褻禁書唾手可得 女生沉溺男同志漫畫》為題對 BL 進行報道後,不少媒體也針對 BL 大造文章,因報道內容嚴重失實而掀起一連串爭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