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腐女子的話語.2】何謂 BL?Boy's Love 男體美學演化

2017/2/24 — 17:31

「少年」是一種思想。
「少年」立於時間的前端,並以身體承受其意涵;
「少年」尚未聯結生殖的冗長連環,孤獨而自由地沉眠;
「少年」,從「愛」這個詞彙本來的意義被分割,希求與「愛」的本性親近交合。

──中島梓《美少年學入門》[1]

BL 作為「雌雄同體」的幻想

廣告

BL 的內容可大致分為原創及同人(二次創作)──原創以商業誌出版為主,也有以獨立製作方式(如同人誌、同人遊戲)發表的作品;二創以同人誌即賣會為主要流通平台,挪用(非 BL)原作設定、人物、情節進行再創作。

原創與二創又各自以多種類的創作形式呈現,包括漫畫、小說、動畫、Drama、遊戲、插圖、舞台劇等等。腐女子可同時愛好原創及二創,也可只愛好某一類別作品。而因應內容和形式的不同,文本的編碼(構成)與解碼(解讀)方式亦有所不同,每個小分類的讀者群體與另一個小分類群體之間,皆橫亙著失之毫釐差以千里的差異。大部分腐女子都有多樣愛好,在一個以 BL 為軸心的大體系裡,自由組合符合個人口味的類型。

廣告

由於腐女子的多樣性難以全面涵蓋,很多時 BL 論述就因部分受眾無法認同,而陷入「被代表」的爭論。這些看似衝突其實共存的意見,正反映了腐女子思想之陳雜與多面。

百花齊放的腐女子分享著同一個 BL 大體系,內容圍繞以男性為表徵的角色間之情感(或愛慾)關係,創作者及閱聽人皆以女性為主(但也包含男讀者),是女性以女性同好為對象的生產活動。BL 當中的「男性」具有雄性生理表徵,又同時具備女性的內在特質,因應作畫風格很多時亦呈現女性化的身體線條,是一種「雌雄同體」的幻想形象。

因此,應該將 BL 文本中的「男子」視為一種非現實的個體形象,這不僅意味著它們是某個角色而非真實人物,也意味著它們與社會「男性」之間的距離。它們是以男性表徵為基礎的想像性生物,且其性別也不侷限於心理或生理雄性,雙性、變性、跨性、易服、亦男亦女多元流動的性別向來雜陳於 BL 文本,雖然它們不是主流,卻是 BL 性別元素中相當重要的符碼。

BL 角色分別冠以「攻」或「受」來組成配對 (CP, Coupling),這說法可說是擷取自男同志的 Top(1 號)和 Bottom (0 號)組合,但是 BL 跟現實的同志不一樣,攻和受又移植了異性戀模式,譬如:攻配備陽性魅力特徵、受則配備陰性魅力特徵。當然,這些形象和組合在幾十年以來的 BL中是反覆被定形、顛覆與再塑造的,所以「攻/受」沒有既定標準形象,CP 設定不僅隨腐女子的口味自由變化,亦經常跳脫社會性別的框架。

在理解 BL 世界的時候,不妨把「攻」和「受」視為一個符號,這也易於說明它何以套用在二次元角色(虛擬人物)、三次元人物(現實對像)、甚至物件(擬人化)上面進行「妄想」。

自 1960 年代末被稱為「24 年組」的女性漫畫家創造並帶起「少年愛」的風潮後,性徵未顯著、外表看來楚楚可憐、身型纖細,「兩性具有、雌雄莫辯」的「少年」,成為日本早期男性情愛關係作品的特色,同時,性描寫上也傾向委婉、象徵性的表現方式。及至 1980 年代中,動漫畫的二次創作蓬勃發展,表現方式才開始傾向於較肉體性的、明白的表現方式。

李衣雲《變形、象徵與符號化的系譜──漫畫文化研究》[2]

如前篇所述,BL 最初由第一代少女漫畫家開創,「少年愛」的主角都是陰柔唯美的弱質少年,與其說是「男性」,莫如說更貼近一種「去性別化」的個體,是「無性」的也是「中性」的,性描寫抽象而隱晦,例如《風與木之詩》第一話少年主角跟中年男角的性行為就用暗喻方式交待。後來到 80 年代,隨著 YAOI 興起,性描寫愈發露骨,角色的身體表現也流露出官能性的肉體形貌。90 年代後 BL 更產生多元的變化,除了「耽美」式的翩翩美少年和強調肌肉的剛陽男性,還有更多的男體表現,例如妖媚的大叔、粗獷的中年、知性的老年……各種不同類型和年齡的男性表徵平衡存在於 BL 作品裡並為讀者採納。

可見,BL 角色的外觀反映了女性意識跟隨時代前進的演化,從「無害」不具「威脅感」的中性美少年,演化為具「雄性苛爾蒙」刺激 Libido(欲力)的男人。這些攻受之間的男體表現,皆為透過女性審美眼光的再建構,這些眼光也實踐在現實生活中──腐女子運用 BL 配對的符碼去「妄想」作品或現實中的人物,這是一套符號化的過程,也是「女性凝視」的實踐。從來沒有一個文化如此鼓勵女性去描摹男體。BL 角色的內在與外在塑造,又呈現了女性的男性理想形像,比較男性塑造的女性形象,同樣有脫離現實、過度理想化的特徵。

BL 不等於男同性戀

「BL 是女性想像建構的世畀,並不是現實中男同性戀的社會,女性讀者在閱讀BL的作品時,也不必然會將之與現實世界中的男同性戀混同。」[3]腐女子文化由於 BL 攻受組合,不時被混淆為「男同志」文化的旁系、或與之類比。事實上,BL 僅僅從後者攝取符號化的配對模式,兩者並不屬於同一文化脈絡。

BL 對比以男同志為內容的 Bara 系[4],不難看出內容、作畫與讀者族群的分野,但由於 Bara 系較不為主流大眾所識,在不暸解 BL 文化的言論間,兩者便容易產生混淆。有人說,「BL 乃二次元、男同乃現實」,又有人稱「BL 是幻想的、男同是寫實的」,然而這兩種說法皆不能明確有效解釋兩者差異。

要釐清它們之間的分別,可從 BL 的文化脈絡著手。BL 初期屬於日本女性漫畫的分支,後來獨立成一個類別,它的內容、創作者及受眾均有別於男同志文化。BL 詞源就是使用「少年愛」來指稱作品中男同性角色的關係,而沒有沿用「男同士((日語:男同志))」。此外,BL 的女性使用者也佔壓倒性比例,是已 BL 顯然更貼近於一種「女性文化」。換句話說,BL 文化是以女性作為主體的產物。由於 BL 男男攻受設定的特性,不少學者以社會學或性/別研究方法來分析,但攻受符碼不可等同於現實社會性別,以性/別研究分析同志生態的角度去解釋 BL 及腐女子,難免會偏離研究對象本身的脈絡。

溝口彰子《BL 進化論》在此問題上,提出了相當詳盡的觀點。她認為 BL 是女性創造出來的隔離父權社會規範的自由幻想領域。中島梓(栗本薰)曾在《美少年學入門》提到「少年愛」之所以會風靡女性的因素,雖然這本於 1984 年出版的評論集觀點略嫌過時,但放諸今日也不妨作參考──

一、對正常的男女關係失望或是覺得無趣,所以著迷於男男關係,也有女女關係的情況。

二、本人沒有實現正常男女關係的可能性,所以迷於補償性的男男關係。

三、作為思想或美學的實踐象徵……。

四、單純打發時間或好奇。[5]

BL 初始時作為思想和美學的實踐象徵,作品傾向一致的耽美追求,可是發展至今,它已成為一種廣闊的創作和閱讀趣味及消費行為,任何人也能從中發掘到能滿足自己的部分,可以是審美的、哲思的、娛樂的、抒情的、補償現實的、符合心理需求的、取悅性癖的……這個由女性建構的安全(想像)空間,實現了前所未有的自由度,腐女子通行無阻盡情玩樂與消遣。

 

--

[1] 中島梓 (1984)《美少年學入門》,東京:新書館,第一章

[2] 李衣雲(2012),《變形、象徵與符號化的系譜──漫畫文化研究》,台北:稻鄉出版社,頁127

[3] 李衣雲《變形、象徵與符號化的系譜--──漫畫文化研究》

[4] Bara 系,即以男同志為對象的作品類別,源自雜誌《薔薇族》(Bara 即日語薔薇的讀音),作者例如田亀源五郎、山川純一

[5] 中島梓(1984)《美少年學入門》,日本:新書館,頁105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