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腐女子的話語.3】萩尾望都《トーマの心臓》:Boy's Love 少年愛之源

2017/3/21 — 8:49

萩尾望都

萩尾望都

我花了將近半年的時間不斷思考……

有關我的生與死……以及一名友人的事,

我十分清楚自己只不過是個早熟的孩子,

因此這段少年時期的愛,

是中性神祕而透明的……

──トーマの心臓.湖畔にて - エーリク 十四と半分の年の夏

少年的獨白摘自日本女性漫畫家萩尾望都筆下《トーマの心臓(多馬的心臟)》[1]開首。作品描繪少年纖細隱晦的愛慾情愫。當時出版社並不認同萩尾望都的先鋒意識,然而此作卻為日後 Boy's Love 漫畫奠定雛形,亦成為同類型漫畫的名作。

廣告

《多馬的心臟》於 1974 年開始在少女漫畫雜誌連載,其創作動機源自 1964 年法國導演 Jean Delannoy 的電影 Les Amitiés particulières (特殊的友情)[2]。1988 年,日本導演金子修介將《多馬的心臟》改編為電影《1999 年の夏休み(1999 世紀末暑假)》,更使該作在漫畫及真人化電影領域均為同類型作品開端。

它展開了女性漫畫家與讀者在 Boy's Love (BL) 領域的長期探索。Boy's Love (BL) 原為日語「少年愛」,最初這類作品又稱為「耽美」──唯美主義 (Aestheticism) 的日語。不過,儘管受上世紀耽美派文藝作品的強烈影響,但是 BL 意味上的耽美與文學意味上的耽美有本質上的區別,BL 耽美是從日本少女漫畫的土壤醞釀而成,及後獨立出來的女性向文化。耽美漫畫以「花之 24 年組」[3]的女性漫畫家為旗手,當中包括萩尾望都、竹宮惠子等,作品特徵是以女性筆觸描繪少年同性之間的愛慾關係,藉此表現女性的審美及創作訴求。早期的 BL 作品帶有濃厚的唯美主義氛圍。(詳看【腐女子的話語】系列前文

廣告

耽美漫畫在作畫上運用大量象徵手法,擅長營造凝縮的繪畫空間表現深刻的情感效果。此外耽美漫畫亦精於心理描繪。以 24 年組為例,詩化的台詞獨白奠定他們在漫畫領域的文學地位。更最重要的是,24 年組一方面涉足曾是男性主導的漫畫業界,建立由女性筆觸構成的漫畫體系;另一方面以少年為主角的創作形式,又打破舊有少女漫畫模式的侷限。「『24 年組』之所以得於社會史中佔有重要的地位,原因即在於其透過『少年愛』的敘事,對『女性的性乃至性的身體』的當然性提出根本上的質疑。也就是說,女性的性不是僅能以『女體』來表現,性別間的關係亦不是僅能依異性這種分類觀來界定。」[4]

《多馬的心臟》由少年多馬的死展開,名義上乃意外死亡,其實是單方面殉情,實情只有多馬愛慕的尤里斯摩爾(下稱尤里)和他的室友奧斯卡知曉。半個月後,與多馬長相一模一樣的轉校生亞歷克出現在二人面前。藉由亞歷克推展劇情,多馬的死亡之謎揭曉──過去尤里被放浪的同性上級生吸引後遭凌虐,造成自我封閉,喪失愛與被愛的能力,於是多馬用自身的死亡來逼使尤里重生。多馬之所以單方面作救贖行為,是由於他確信尤里同樣愛著自己,只礙於信仰和循規蹈矩的個性而拒絕承認。多馬認定他們的情感關係從精神上一開始就成立,僅現實從末實現。少年之間不可觸摸的心意,如是便以生死隔閡和道德枷鎖為養分,得到昇華。

故事背景設於保守年代的德國寄宿學校,隔絕世俗的封閉校院形成天然的溫室氛圍。校院內全是未成長的少年,具有去性別化的效果,同性之間互相吸引的情感滋長具有純粹的感性美。而信仰使悖德的同性曖昧始終帶有悲劇的淒美色彩。成長期的少年尚未呈現顯著性徵,性別仍然模糊,是最接近中性/無性的存在。少年愛正是在此等特定條件下滋生的特殊愛慾關係。

關於創作上角色性別的考量,萩尾望都在 2011 年的訪問[5]*中說明:

「描寫性問題時,如果描寫男性和女性的話,容易被傳統概念束縛。想要描寫的問題的本質反而看不清。為擺脫這一束縛,把性轉換一下來看,就特別容易表現。這種現象讓心理學家來分析一定很有趣。

我們把男女結婚看作理所當然,其實,人與人的愛情世界比這深奧得多。人們總是對眼前的常識感到滿足,但我卻總在想,是不是還有更多其他世界呢? 」

在 Boy's Love 興起前,描寫少女間的曖昧的 Girl's Love (少女愛)曾是女性向作品的題材。萩尾望都在構思《多馬的心臟》之原型《11 月のギムナジウム》時,原本打算繪畫少女角色,但後來認為轉畫形象中性的少年處理上更恰當,BL 漫畫的雛形由此誕生。及後,原作改編成電影《1999 世紀末暑假》,四名主角由少女演員裝扮作少年之身,配合男聲配音,倒錯而流動的性別表現,既保有少女的純淨感,又演繹出少年特質,他們的情誼不可分辨為女同性戀抑或男同性戀,而是無關性別的個體與個體的彼此牽引,這一處理手法達到去性別化的用意,很大程度還原了少年愛的審美語言 。

少年愛是少年間的朦朧情愫,也蘊含了女性對少年之身的美感塑造,是初始而模糊的女性性凝視。被賦予少年形象的角色並非披掛美少年皮囊的女性情慾投射,亦非頂著少女般美麗臉龐的經閹割的少年,更可以是跨越性別的載體,使觀者置身於有效排除性別因素的障礙之審美距離,透過兼具雙性特質的人物之間的糾葛,令描寫對象及其指涉的主體更加純粹且更接近本真性。換言之,少年愛男同性關係的設定,是為有效觸及「關係性」之本質的處理,又能同時表現女性審美角度的手法。因此,Boy's Love 有異於男同志題材,約定俗成理解為「男性之間的戀愛」不能充分解釋 BL 的含意。

由 70 年代至今,Boy's Love 的意識形態隨時代演化,經歷多個階段才發展至今日「腐女子」較廣泛認知的 BL,而在 BL 文化論述尚未普及的地區,腐女子容易被社會大眾及媒體誤讀。與 80 年代的 YAOI 相比,耽美時期的 BL 作品仍抱有少女夢想的浪漫和幻滅感,描繪對像皆為纖細柔美的少年,後來這個由女性建造的耽美庭院內的玻璃少年,亦演化為或剛陽或妖媚的青年、粗獷或知性的中年、甚或成熟穩重賦魅力的老年男子,冉冉表現了女性眼中所有可能發掘的官能美及人格魅力。而萩尾望都筆下這個藉著愛與死亡,將時間停留在永遠的季節的少年,多馬,他的遺書是這樣的──

「給尤里斯摩爾,最後一次,這是我的愛,是我心臟的聲音……你應該能了解。」

 

--

[1] 《トーマの心臓》中文版由尖端出版社代理,台譯《天使心》

[2] Les Amitiés particulières 改編自 R. Peyrefitte 1943 年出版的同名小說

[3] 24年組:於昭和廿四年間出生而得名,包括萩尾望都、竹宮惠子、木原敏江、山岸凉子等人

[4] 李衣雲《變形、象徵與符號化的系譜--漫畫文化研究》,台北:稻鄉出版社,頁270-271

[5] 五十川晶子 (2011 年 2 月 3 日),“我的画多少有些偏离主流” —-萩尾望都访谈录,訪於 2017 年 3 月 12 日,http://cn.japanpolicyforum.jp/archives/culture/pt20110203101447.html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