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臨別殷勤重寄詞:《號外》的離愁別緒

2015/4/12 — 21:13

從左至右:黃英琦、許寶強、劉細良、張鐵志

從左至右:黃英琦、許寶強、劉細良、張鐵志

不合時節下的冷雨讓城市有一種肅殺的荒涼,清晨起來去兆基創意書院聽即將離任《號外》主編的張鐵志的演講交流會:「思想、行動與媒體公共領域 — 《號外》兩年半的實驗」,由黃英琦主持、許寶強和劉細良對談,36小時策劃的活動竟然坐滿了聽眾,讀者用「行動」和應了演講的主題,難怪感動的張鐵志忍不住哭了、哽咽難言!他從個人研讀搖滾音樂的因緣說起,細說「音樂」與「社會運動」對他的影響,又如何將這些牽連的線路落入媒體的營造中,從2011年香港響著「The City is Dying」的魔咒中開始,他讓《號外》結合青少年文化與知識的領域,融入社會和時代關懷的脈絡,並且扣連香港、台灣、以及中國大陸城市發展的狀況,在文化崩毀與再生的險峰上,尋找和建立新時代自我更生的力量,他為雜誌提出三個願景:

1.拓展文化深度,

2.關注香港新的價值,

廣告

3.以「香港」作為主場,結盟中台異議和獨立的聲音,

因此,過去兩年半《號外》在時尚雜誌的框架中,推進土地、環保、中環核心價值、年青新世代面貌、社會抗爭、同志平權等議題,涵蓋電影、文學、表演藝術、音樂、時裝、建築、攝影等範疇,讓《號外》返回它上世紀七十年代最初創刊時候有過的「光輝歲月」!

廣告

作為一個「斷續」的讀者,八十年代中後期曾經跟著老師看《號外》,然後離開香港,回來時候《號外》已經變得不好看了,如果不是張鐵志出任主編後層出不窮、風起雲湧的專題故事,這兩年我不會再看這本雜誌了,它深入論述的領域許多都不是我能夠身體力行參與的,於是作為一個老師,翻閱雜誌也變成一個打開視窗的學習過程 (當然,我祗看文化專題和專欄,不看時尚版);如今主編離任,儘管知道總有這麼一天,因為這是香港文化生態不平衡的狀況,從我曉得的香港文學歷史便已經這樣走來,一代一代的文化人在商業和市場的壓力下前仆後繼,卻一直生生不息,然而,仍然難免一種蒼涼的傷感,像這個反常天氣不合事宜的冷雨,有一種錯置的荒謬與無奈;祗是,正如張鐵志所言,我們沒有悲觀的權利與必要,因為崩壞的環境並不容許消極,在外來強權壓迫力度越大的處境中,人會能生出同樣強大抵禦的能量,官方的體制腐朽了,便有來自民間的創造,舊派的人僵化成木乃伊或變臉人,便有新的世代走上街頭建造自己的家園……

最後,感謝張鐵志在他修訂再版的書《聲音與憤怒:搖滾樂可能改變世界嗎?》的扉頁上寫上:People have the Power,去年4月他送我的書《時代的噪音:從狄倫到U2的抗議之聲》寫著的是:Power to the People,合起來彷彿一個圓形的和應結構,也是一個遞進的歷程 — 給這個城市!

張鐵志兩本有關流行音樂的著作

張鐵志兩本有關流行音樂的著作

《號外》最近一期4月號

《號外》最近一期4月號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