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由閱讀 ● 我寫 ● 故我在

2017/2/28 — 15:51

A Lover’s Discourse,我認為是Barthes最艱深的書,以前看了三年懂了七成(自以為)。這一趟我從頭讀起,採取細節閱讀……

A Lover’s Discourse,我認為是Barthes最艱深的書,以前看了三年懂了七成(自以為)。這一趟我從頭讀起,採取細節閱讀……

最近實行了一個小小的試驗:每個早上提早一個小時起床(同時必須戒掉「賴床」的習慣),然後減少流連網頁的時間(開始覺得網絡的資料不再重要),省下來便有兩至三個小時的空檔,一星期總有四天左右這樣的早上,讓我重讀經典!第一個實驗閱讀的作家是法國的Roland Barthes,有兩個面向:第一是關於「書寫Writing」的論述,由 “On Reading” 開始讀起,甚麼是閱讀?為何閱讀?如何閱讀?「閱讀」必須在學院與教育以外進行,離開功利的技術與計算、不入主流、脫卸責任,才能發揮和滿足「閱讀」作為「慾望desire」的實踐; 「閱讀」是body movement,搞動情緒如揮汗流淚,也如同戀人關係,孤立自我、遠離世界,才能跟戀愛的主體(閱讀/ 書本)深入了解、移情、然後沉溺相愛…… 閱讀的最高層次是引發寫作!它的本相是「能量energy」,是生活空間、識見與理念無窮無盡的移位、錯置與複合,最終建構自己!(於是與大學學位無關!)

「閱讀」必須在學院與教育以外進行,離開功利的技術與計算、不入主流、脫卸責任,才能發揮和滿足「閱讀」作為「慾望desire」的實踐……

「閱讀」必須在學院與教育以外進行,離開功利的技術與計算、不入主流、脫卸責任,才能發揮和滿足「閱讀」作為「慾望desire」的實踐……

廣告

第二個實驗閱讀的文本是A Lover’s Discourse,我認為是Barthes最艱深的書,以前看了三年懂了七成(自以為)。這一趟我從頭讀起,採取細節閱讀,每一行目光來回停留至少三次,不單要拆解每一字、每一詞、每一句、每一段複合的意思,還要讀出自己的意義來;不單要連綴Barthes 筆下眾多Geothe、Plato、Nietzsche、Baudelaire、Sartre、Racine、Freud、Lacan、日本俳句、希臘神話、Zen 等等串連的異文與歧義,還要植入自己的身影,於是我寫,故我在——命名為「愛情哲學極短篇小說The Short Short Stories of Philosophy of Love」,將生而為人的抱歉從頭說起,而且限定在1500字以內完成每一篇,免除嘮嘮叨叨絮絮不休以至死唔斷氣,因為死唔斷氣的愛情真的比死要難受(Barthes說如何不以死亡減輕痛苦)!然後我寫了一篇〈缺席的復仇〉,1176個字,然後我又再寫一篇〈突如其來的傷口〉,暫時祗有347個字……緩慢生活,由緩慢書寫開始…… 《幪面超人阿極陀》的對白說:要過怎樣的人生由自己決定!Barthes也說「自由閱讀」就是回歸自己的慾望選擇!完成重讀Barthes 之後,下一個尼采 Nietzsche!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