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五月天 — 香港與台灣的Live House也面對生存問題

2017/5/19 — 20:08

Hidden Agenda 入口

Hidden Agenda 入口

【文:袁慧妍】

五月天 Mayday五月天 阿信五月天 怪獸五月天 石頭五月天 瑪莎Mayday 冠佑

你們今年在香港舉行的演唱會已過大半,還記得早幾天阿信在台上說,當年來香港沒人認識,在一間場地狹窄的Live House開音樂會,還笑說前排觀眾看到瑪莎的肚皮。現時你們在紅館的show場場爆滿,樂迷每年撲門票也夠辛苦。

廣告

阿信說,香港對五月天很有意義,因為沒香港就沒開始(巡迴演唱會)。Live House的確為很多本土以致世界各地的樂團,提供表演機會和場地,哪怕只是舉辦一個只能容納數十樂迷的音樂會,也夠讓樂團繼續懷著希望向前走,在前路繼續播種。經過一場又一場的表演,樂迷就這樣一個一個的儲回來,成就今日在樂壇舉足輕重的五月天。雖然我不知道當年你們在香港開音樂會的Live House,是否已被現實吞噬,消失在時代之中。

廣告

五月天不會忘本。記得2012年瑪莎和怪獸也曾現身台灣立院,呼籲時任文化部長龍應台正視Live House的正名問題,皆因當時備受打壓的台灣Live House「地下社會」,不單培育了五月天,也是其他知名樂團的搖籃。

事實上,香港的Live House,也一直面對生存問題。政府以種種行政和法律手段,趕絕Live House和樂團的生存空間,例如香港一個最大型的獨立音樂Live House「Hidden Agenda」,亦一直被當局以消防條例、與工廈相關的建築物條例等等法例打壓表演,最近甚至把參加表演的外地樂團當成非法勞工處理,拘捕樂團及Live House負責人,務求把Live House趕盡殺絕。當日台灣政府只有限制Live House的法例,卻沒有專屬Live House的法例,教這些Live House無所適從,今時今日的香港Live House和樂團,正面對同樣困境。

你們曾經為不同的社會議題發聲,甚至在《入陣曲》動畫版MV加入你們對不公義的怒吼,讓我好不感動。也許我天真,我在幻想我喜歡的五月天,在香港開騷之際,也能為香港的Live House發聲,哪怕只是呼籲香港政府重視本地文化音樂,而非只有打壓沒有協助。我稱不上是獨立音樂的發燒友,只是我知道沒有Live House,就沒有我喜歡的五月天。就如阿信的歌詞說,最美的願望,一定最瘋狂,我只是想盡一點努力,用不同渠道為香港的獨立音樂發聲。

也希望被火燒過的Hidden Agenda和其他Live House,最終會成為本土音樂的鳳凰。

來自香港的五迷上

 

有關Hidden Agenda︰https://www.facebook.com/hiddenagendahk/

#當一座城牆只為了阻擋所有自由渴望
#我不怕千萬人阻擋
#只怕自己投降
#希望香港和台灣朋友也幫忙廣傳
#不知五月天看不看到
#集氣

作者個人簡介:來自香港的五迷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