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與他談《瀏陽河》、「安慰」和「滿足」

2017/5/2 — 12:31

編導李駿碩

編導李駿碩

「我很容易喊。」我問他為什麼。他靜了一陣子。「不知道呀⋯⋯」眼前的大男孩一邊抽口煙,一邊淡然道出。口中煙霧沒有事無忌諱地吐着,反而在口腔內緩緩打滾着。我問他上一次哭是什麼時候?他說:「前幾天看自己寫的劇本時,讀兩讀便開始哭了。」是因為自己代入了角色的情感嗎?「當然啦。而且每一個角色我自己都會代入。」我問李駿碩覺得自己是一個樂觀還是悲觀的人,他反問我,你覺得呢?大概愛寫故事、愛寫劇本的人都是這般多愁善感吧。

我一直認為,一齣電影可以看出一位導演的個性。這位我最近才認識的大男孩,樣子有點像林家棟,說話時總帶着一種理性但婉約的感覺。他是一位編劇,又是一位導演,最近在第十一屆鮮浪潮國際短片節放映了他的新作品《瀏陽河》,同時榮獲「鮮浪潮大獎」和「最佳導演(公開組)」。他的名字叫李駿碩。

《瀏陽河》講述一位來自湖南的性工作者嘉嘉(劉玉翠飾),遇上身體殘障的恩客偉雄(高翰文飾)的故事。二人沒有因為自己的身份或其他人對自己的標籤而自負自憐。在狹小空間之中,不單是纏綿的性愛,二人更享受平等真誠的相處時間。評審評語中有指「作品具心理深度,成熟地處理所透視的複雜性,視覺效果沉穩老練。」的確,我所看的《瀏陽河》最有趣的部份是嘉嘉和偉雄兩角色的互動設定,二人維持着淡然而且若即若離的心理狀態。

廣告

我看《瀏陽河》……

廣告

看《瀏陽河》,我還看到兩個字:「滿足」。「滿足」相對於「缺欠」。正因為「缺欠」,我們「尋找」。尋找一些物件,一些行為去補償消失的部份。於是「滿足」似乎是眾人的目標。《瀏陽河》中偉雄意想不到的是他除了在身體上找到快感外,竟然可以在嘉嘉那裏發現心靈上的安慰。縱然是生活淡然的對話,沒有過份的親密和矯情,更見二人充滿信任的關係。這會是他所嚮往的事嗎?嘉嘉從內地來港,她不以性工作者為恥,同樣有權尋覓到心內的滿足。至於嘉嘉能否做到自己想做的事,她們二人的結局會怎樣發展,我答應過導演在此不談。大家之後有機會在螢幕前再看,你便會知道。

他看《瀏陽河》……

我把這個看法跟導演李駿碩談過。他沒有反對,但與其說這是「滿足」,他反而覺得是一種「安慰」。大多觀眾很容易看到短片中尋找安慰的沉鬱,而導演則喜歡把這感覺看得淡然。他說夢想與現實永遠存在落差,而他就是喜歡探討這個差異。同代的創作人都傾向把時代的故事寫得很重,所以他想給大家多一個選擇。我喜歡短片角色眼中的「理所當然」,很多可以沉重的事,李駿碩選擇寫得很輕。角色設定上各人都因為過往不同遭遇身心受傷,以致出現今天的嘉嘉和偉雄。嘉嘉給予偉雄適當的親密度,亦只把對方以平常人看待,沒有放大彼此的痛處。

對於李駿碩,說「滿足」,似乎太多了。特別是當我們身在這個似乎動盪過的時代中,我們經歷社運意識的覺醒,家人朋友的衝突等需要彼此了解的時刻。兩個角色似乎代表了我們某種視野,在做不到自己想做的事,去不到理想國的那個時候,尋找「安慰」自身的出路。

編導李駿碩

編導李駿碩

--

《瀏陽河》

短片獲「第十一屆鮮浪潮國際短片節」鮮浪潮大獎及公開組最佳導演。

放映日期和時間:2017年5月2日(二),晚上9時30分

放映頻道:viutv 99台《鮮浪潮。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