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與我差不多年紀的香港人,大概都有個跟金庸有關的故事

2018/10/31 — 14:44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似我差不多年紀的香港人,大概每個也有個跟金庸有關的故事。我的,是這樣:

鄭少秋做陳家洛、汪明荃做霍青桐的《書劍恩仇錄》首播時,我還未出世;鄭少秋做張無忌、汪明荃做趙敏的《倚天屠龍記》首播時,我剛出世。我其實不似大家想像中的年老。第一次接觸金庸作品,是1982年黃日華做虛竹的《天龍八部》。伯父儲了印有劇照的宣傳刊物,我偷看到,他應該是支持趙雅芝吧,我猜,我只對湯鎮業有興趣。嘩,有冇咁靚仔?當然沒追看電視劇啦,得嗰四歲。

直到小學。每年暑假,午間劇場也會選一齣金庸劇來重播。劉德華版《神雕俠侶》、黃日華版《射雕英雄傳》、梁朝偉版《鹿鼎記》,以至上述的《天龍八部》,也在那個階段看過。驚為天人。反而之後再重看年代更久遠的《書劍恩仇錄》與《倚天屠龍記》,就頂唔順慢節奏,喜歡李司棋做駱冰,喜歡石堅做金毛獅王也沒有辦法。老竇那時在大陸打工,我叫他給我買一套金庸小說,他居然買來一套用廁紙作紙,用針線釘裝的老翻,簡體字,潮濕的時候,會發臭,揭兩揭,會爛。如此質素,居然也可以由頭讀到尾,可見作品質素之高。現在回想,三歲定八十,證明我份人心急,佔有慾又強,明明可以去圖書館免費借閱繁體正版,死唔肯,係要儲。

廣告

後期當然扔了廁紙版,儲回正版。搬過無數次屋,九成書不見了,友禾袋裝小說、博益版《挪威的森林》,消失人間,金庸系列還在。打算留給囡囡。看過金庸小說,如果還選擇做一個無惡不作的壞人,我也無話可說。

𡃁仔時,我最喜歡《鹿鼎記》。因為搞笑。又羨慕韋小寶,可以擁有七個老婆。望著同班的小學同學,就挑七個最漂亮的,一人安排一個角色,由阿珂到雙兒到建寧公主,說個名字出來已看到性格和外表。當其他同學大部份向楊過的深情專一學習之際,我只覺得等一個人等足十六年是戇居。人漸漸長大,終於明白自己最憧憬的,一定是《笑傲江湖》。似令狐沖不拘一格固然吸引,更值得學習是靈活變通,給岳靈珊玩弄過後,回一回氣,可以放低心魔,跟任盈盈真心相愛。郭靖大把女揀,楊過大把女揀,張無忌大把女揀。韋小寶雖然不似一般大俠,說到底也是人見人愛。真真正正在感情路上遇過重傷的,是段譽和令狐沖。學段譽堅持下去,對王語嫣不到黃河不罷休,是小說中理所當然的設定;似令狐沖,卻符合現實。我喜歡現實。

廣告

去到中學時期,本地電視劇已看得不多。改編金庸的,還是會看。張智霖版《射鵰》、古天樂版《神鵰》、吳啟華版《倚天》、黃日華改演喬峰的《天龍八部》,甚至陳小春版《鹿鼎記》,製作可能精良了,但又未精良到足夠撼動前作的先入為主。反而呂頌賢版的《笑傲江湖》,受惠於上一代周潤發搭陳秀珠的組合不算受歡迎,比較下才沒有那麼輸蝕。製作上見到突破的,應該是1994年台灣電視的《倚天屠龍記》,即馬景濤扮張無忌的一齣。一來台灣實景製作,靚好多,不再是見慣見熟的郊野公園;二來開始見到些像樣的特技。香港版找周華健主唱主題曲也有幫助,尤其林夕為《刀劍若夢》寫的歌詞,加上之後為《天龍八部》寫的一首《難唸的經》,其實是被忽略了的傑作。當時,開始想像如果有荷李活電影公司幫手改編金庸小說,就好了。連《侏羅紀公園》都拍得出,電視台一直拍不出的場面,例如《射鵰》中眾高手跟鯊魚搏鬥的一段,難題立即迎刃而解。

然後,荷李活推出《哈利波特》系列,推出《魔戒》系列,慢慢發展到今日的 Marvel Universe,以前話電影不夠篇幅,以前話特技未夠成熟,以前話華人市場未夠龐大,現在都不成問題。不是沒有導演試過挑戰高難度,但《倚天屠龍記之魔教教主》和《新天龍八部之天山童姥》也失敗收場,拍成系列的計劃無疾而終。許鞍華的《書劍恩仇錄》曲高和寡。餘下的,只有大幅度刪改的《笑傲江湖》(許冠傑)、《東方不敗》、《東邪西毒》、《鹿鼎記》(周星馳)較有口碑,對金迷來說,肯定不足夠。

說句實話,大陸電視台改編的金庸電視劇,再好看,也看得很少。畢竟,以前看過太多。如果,大陸電影公司肯落重本拍出金庸電影,卻是另一回事。一眾大俠美女說國語,本來就最合理;去實地拍攝,更寫實;用特技展現武功,也對路。聽說,徐克打算開拍《神鵰俠侶》三部曲,相當期待。只希望他不會用改編《笑傲江湖》的手法,把楊過寫到跟小龍女以外的飛來蜢也有一腿,就好。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